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八章 不存在的三楼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直到一节白生生的小腿从眼前晃过,我才从震惊中缓释过来,可随着女人迈上最后一级台阶,房间里顿时一暗,楼梯不见了,两个日本兵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我刚才是不是在做梦?”

    闻声转过头,就见沈晴站在我身后,手捂着嘴,瞪圆的眼睛里满是惊恐,显然也看到了刚才的一幕。

    我快步走进屋,走到角落的铁架子旁,抬头往上看了看。

    “我好像知道女管教为什么会从架子上摔下来了。”

    “为什么?”沈晴声音发颤。

    “他们应该也看到了我们刚才看到的,不知道怎么,钱涛被勾了魂,女管教可能是想把他拉回来。”

    我指了指上方,铁架子的位置正是楼梯出现的位置,现在楼梯消失了,上下的出口自然也不见了。????“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沈晴问。

    我又往上看了一眼,“去楼顶。”

    “楼顶?”

    “别问我为什么,我解释不了。”

    到了楼梯口,我下意识的向上看了看,边下楼边对沈晴说:“这老楼诡异的很,可能不止一个‘好朋友’,你最好回去和赵奇他们在一起。”

    “不行,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冒险。我可能帮不上大忙,但两个人一起,总算是有个照应。”

    我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两人绕到楼后,就见后墙上有一排钢筋镶嵌,直通楼顶的维修梯。

    “这楼绝对够年头了。”我喃喃道。

    可是就算楼再老,也不可能是建国前的建筑,怎么会出现日本鬼兵呢?

    还有那个女人……又是穿旗袍的女人……

    我迟疑了一下,拿出那包锅底灰,在额头上抹了一把,又取出牛眼泪交给沈晴,让她滴在眼睛里,以防万一。

    两人一前一后顺着维修梯往上爬,雨虽然不大,却都感到一阵阵的寒意。

    眼看快到楼顶了,我低声叮嘱沈晴:一会儿无论看到什么,都尽量不要说话。

    爬上楼顶,就只见一片空旷。

    “会不会弄错了?”沈晴小声问。

    “时间不多了,只能试试看。”我把锅底灰交给她,让她再‘补补妆’。

    钱涛的魂魄被带到‘三楼’原本就只是猜测,但是上来以后,先前的那种诡异感觉更加的清晰强烈。

    我感觉‘另外一个世界’近在咫尺,要做的,就是寻找入口。

    最开始听到的脚步声是在西边,我们是在东头房间里看到的旗袍女和日本鬼兵,两个上楼的脚步声截然不同,也就是说两边都有楼梯……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从东边入手。

    一来钱涛是在东边出事的,再就是女鬼怎么也比日本鬼子招人待见。

    两人打着手电往东边走,没走几步,沈晴忽然“咦”了一声。

    我回过头,顺着她的目光一看,心里顿时一咯噔。

    地上竟然有一个巴掌大小的小墓碑!

    碑上没有人名,却刻着一道符箓,显得十分的妖异。

    沈晴想把墓碑拿起来查看,我连忙阻止她。

    “这多半是有人作法布设的,如果乱动,钱涛的魂魄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人为的?”

    “嗯。”我点点头,心中越发的不安。

    如果老楼一直都有问题,不会到今天才出事,有人搞鬼就解释的通了。

    没走多远,又发现一个同样的小墓碑,我越发肯定是有人作法。

    可这些小墓碑看上去摆在这里很久了,究竟是什么人在什么时候摆下的,目的又是什么……

    来到东边,果然又见到一个小墓碑,而墓碑所在的位置,应该就是二楼铁架子的上方。

    我拉住沈晴的手,缓缓走到墓碑跟前,先前的奇异感觉更加强烈。

    在这种感觉的促使下,我甚至伸出手,做了个开门的动作。

    这只是个下意识的动作,可是没想到,当我这样做的时候,竟然真的出现了一扇门!

    门被推开,我和沈晴几乎是同时捂住嘴瞪大了眼睛。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不再是黑暗,也不再是楼顶天台,而是一个亮着灯的房间!

    我和沈晴对视一眼,冲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缓缓的走进了门里。

    还没来得及打量房间里的情形,对面的另一扇门就被推开了。

    听到脚步声,我本能的拉着沈晴躲到一旁的衣架后面。看到她黑漆漆的小脸才反应过来,两人都抹了锅底灰,鬼应该看不见我们才对。

    我正想偷眼看看来的是什么人,忽然就见沈晴瞪大眼睛,用手朝我身后下方指了指。

    我心里一激灵,缓缓回过头,垂眼一看,悚然的发现,就在我身后的角落里,竟然蹲着一个人!

    看到这人,我不由得愣了。

    这是个女人,准确的说,应该是个女鬼。

    我们之前看到的旗袍女和日本兵都和这个时代不符,可角落里蹲着的女鬼却是穿着现代人的衣服。

    女鬼显得很惊恐,却又有些麻木,就好像蜷缩在角落里很久了似的。

    确定她看不见我们,我强压着狐疑透过衣服之间的缝隙向外看去。

    忽然,我面前的衣服被一只染着红指甲油的手给摘掉了。

    我根本来不及躲,直接跟那只手的主人打了个照面!

    看到眼前这人,我顿时惊呆了。

    从穿着看来,她就是先前我们在二楼见到的旗袍女。

    她的面容并不怎么美艳,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风韵。和狄金莲的古典韵味不同,而是一种……沾染了风尘的颓唐味道。

    女人看了看手上的衣服,像是不大满意,又挂了上去,然后拿起旁边的一件黑丝绒旗袍,转身走到一边。

    透过缝隙,就见她把身上的酒红色旗袍脱了下来,一边往身上穿那件黑丝绒旗袍,一边嘴里还说了句什么。

    那应该是某个地方的方言,我听不懂,但是知道那绝不是好话,应该是骂人的话。

    女人换好衣服,有些疲惫的扭了扭脖子,推门走了出去。

    我松了口气,回过头,就见沈晴表情古怪的斜眼看着我。

    我冲她摊了摊手,我也没想到这里会是更衣间,女鬼主动脱衣服,我难道不看啊?

    可是话说回来,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更衣室?

    我又看了一眼蜷缩在角落的女鬼,强忍着向她询问的冲动,示意沈晴去外面找钱涛的魂魄。

    走到女人出去的那扇门后,我摒着气听了听外面的动静,一咬牙,伸手把门拉开了一道缝。

    凑眼往外一看,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外面居然是个有舞台的大厅,这扇门就在舞台的一个角落。刚才那个女人此刻正在舞台上唱歌,正对着台下,竟然坐了十几个二战时期的日本军官!

    沈晴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咧着嘴冲我朝另一个角落斜了斜眼。

    顺着她的眼神一看,我不禁又吃了一惊,在那些日本军官的后方,一个身影正满脸茫然的垂首站在角落里。看身形样貌,居然就是钱涛!

    ‘现在怎么办?’沈晴用眼神询问我。

    我回头往衣架看了一眼,在她耳边小声说:“你留在这里,我出去把钱涛的魂魄收了,然后我们原路返回。”

    沈晴点了点头,“你小心点。”

    我摸了摸口袋里的纸人,从包里拿出阴阳刀反扣在手心里,轻轻把门打开一条缝,踮着脚尖走了出去。

    眼前的场景让我不自主的心跳加速,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只能是低着头,沿着墙根往前走,心里边默念: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好在锅底灰遮灵台果然有效,那些日本军官只是色眯眯的看着台上,完全没发现我这个不速之客。

    台上的女人声音十分的悦耳,不过唱的却是日本歌。

    我根本已经没心思想旁的了,只管闷着头走到钱涛待的那个角落,眼看靠近,我从兜里拿出了纸人。

    刚要丢过去,忽然,旁边的一扇门打开了。

    一个人从外面走进来,和我眼对眼的打了个照面!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