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七章 老库房里的脚步声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我知道老何说的不假,忙对林东说:“林所长,带我去仓库。”

    赵奇果断说:“我和你一起去。”

    老何摆手:“不成不成,你们警察身上罡气太盛,而且阳气也重,去了只会误事。”

    说着,深吸了口气,扶着椅子站了起来。

    姜怀波忙说:“老先生,你……你的身体不好,就别……别去了。”

    我见老何两条腿直打颤,就问姜怀波他怎么了。

    老何跺着脚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他叹了口气,重又坐下,目光转动,最后落在沈晴身上,说:????“小沈是新人吧,你没什么罡气,而且是女娃,就和徐祸一起去一趟吧。”

    我说:“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老何一瞪眼,“这种事能逞能吗?你知道是什么情况?多一个人多一个帮手,就少一分意外!”

    说着,把桃木钉交给了沈晴。

    “把纸人给我。”

    我忙把纸人递给他。

    他拿起毛笔,蘸了朱砂,在纸人上画了道符,又写下钱涛的名字和生辰,把纸人交给我,说:

    “一旦找到魂魄,就把纸人挥过去,魂魄就会附在上面了。记住,不管什么情况,一定要先收魂,一定要快!”

    我点点头,把纸人收好,让林东带路。

    林东边走边告诉我说,老仓库在女监楼的后面,因为计划拆除重建,基本都搬空了。傍晚是他让钱涛去看看里面还有没有能利用的东西,没想到会出了这样的事。

    穿过女监楼,就见后边有一栋两层的旧楼。虽然只有两层,每一层却有七八个大房间的样子,外面还有一圈铁栅栏围成的小广场,看上去倒像是一座小规模的工厂。

    林东说:“钱涛他们是在二楼东头的库房被发现的。”

    我忍不住问:“这楼原来是干什么的?”

    赵奇说:“零四年以前这里是东城监狱,后来监狱搬到四平岗去了,这儿就改了看守所。这楼是以前监狱里女犯人干活的手工厂。”

    “你这么熟悉啊?”我有点诧异。

    赵奇神情一黯,喃喃的说:“她以前就在这里。”

    “她?”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多问,让他和林东、沈晴在这里等着,我自己过去。

    沈晴皱眉:“你没听老何说的嘛,你不能逞能。”

    “他说什么你都信啊?他能不收你房租吗?”

    “不行,这里是看守所重地,你现在还是编外人员,我必须跟你一起进去。”沈晴晃了晃手里的桃木钉,坚决的说。

    我犹豫了一下,点点头,问林东要钥匙。

    林东把一把大号的不锈钢钥匙和两把手电交给我,说:

    “楼里的钥匙是通用的,因为准备拆除,楼里已经断电了。”

    我接过钥匙和一把电筒,转身就往旧楼走。

    走出几步,想起件事,急忙回头对跟上来的沈晴说:“跟着去可以,把配枪留下。”

    “为什么?”

    “还问?你忘了上次在平古县你差点儿把我给爆头啊?”

    沈晴吐了吐舌头,摘下配枪交给了赵奇。

    旧楼外的栅栏门被推开,发出“吱呀”一声刺耳的响动。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响声,我忽然有种前所未有的古怪感觉。

    就好像……穿过这扇门,就到达了另外一个世界一样。

    来到楼下,这感觉越发的加重。

    我想了想,从包里拿出个塑封袋,打开后用手蘸了些里面的粉末抹在沈晴脸上。

    “这是什么?”沈晴做贼似的小声问。

    “是百草霜,抹在脸上,脏东西就看不到你了。”

    “怎么是黑色的?”

    “甭问了,抓紧时间找人。”我转过身耸了耸肩膀。才不告诉你,百草霜就是锅底灰呢,而且只要抹脑门就行了。我要喜怒不形于色……嘿嘿嘿……

    我打着手电,透过窗户朝一楼的一个房间看了一眼,里面黑乎乎的,只有两个铁架子,和一张旧办公桌。

    我看了看表,已经一点半了,就说时间有限,直接去二楼找。

    两人沿着外面的走廊来到西侧的楼梯,顺着楼梯上了二楼。

    先前那种古怪的感觉更加的强烈。

    我有些心绪不宁,低声嘱咐沈晴小心,不要离开我左右。

    出事的房间在东头,两人打算直奔那个房间。

    刚迈出几步,忽然,身后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

    “咣咣咣咣……”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急忙转身,却不见人影。

    脚步声还在,好像是有人在上楼。

    我快步走向楼梯口的同时,那个脚步声却开始远去,像是转身下楼去了。

    “咳咳!”

    我一个箭步蹿到楼梯口,却只听见两声咳嗽,然后就没了动静。

    我看了看向下的楼梯,又抬眼往上方看了看,心里一阵发毛。

    虽然没见到人,但我听得清清楚楚,咳嗽声是从上方传来的。然而这栋楼只有两层,根本没有再往上的楼梯!

    而且……根据判断那的确是上下楼的脚步声,一楼通上二楼的楼梯是水泥浇筑的,我听到的却像是大皮鞋踩在铁板上的那种声音。

    “怎么了?”沈晴赶过来问。

    我转眼看着她:“你没听见?”

    沈晴下意识的往下方看了一眼,回过头问:“听见什么?”

    我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阵,摇了摇头,“直接去东头。”

    要在以前,我一定以为自己刚才是幻听,可现在却持怀疑态度。那脚步声和两下咳嗽实在太清晰了。

    从狄家老宅回来的路上,我反复问过窦大宝和潘颖,在老宅前院的时候,他们的确没看到我在雨中看到的一幕,也没有听见那一男一女的对话声。

    事实是,狄家老太和狄金莲都已经验证,狄金莲的确是在前院水缸里被浸死的,而且死的时候就穿着那件绿旗袍。

    百鬼谱的末尾提到,确实有灵觉的存在。而且随着与阴魂的接触日久,灵觉会逐渐增强。

    而我的这种灵觉,貌似是在给鬼头玉开光之后出现的。

    刚才的脚步声,会不会又是灵觉的引导……

    两人一路往东头走,一边打着手电透过窗户观察每个房间。

    就像林东说的,里面已经差不多被搬空,就只剩下些铁架之类的杂物。

    来到东头的房间,门没有锁。

    站在门口一眼望去,就见屋里除了几张破旧的桌子,就只有角落里有个铁架子,上面堆放着一些资料。

    架子旁边的地板上,有一滩未干的血迹,应该就是那个女管教摔下来的地方。

    沈晴屏着呼吸看了一圈,小声问我:“你有没有看见什么?”

    “没有。”

    我走到铁架子旁边,上下看了看,心里满是狐疑。

    架子上就只有一些废旧的宣传册,最高的一层离地面也就一米七左右。如果要拿东西,就算个子矮点,只要踮着脚尖也能够得着,那个女管教为什么要爬到上面去?

    “她为什么要爬上去?”沈晴也觉出了不对。

    我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又看了看地上的血迹,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她不光爬上去了,而且是爬到最上面,然后一头栽下来的。要是爬到一半摔下来,只能是后背和后脑勺着地,不可能颈骨折断。”

    “现在怎么办?”沈晴问。

    “没办法了,只能楼上楼下挨个房间仔细找。”

    凭借感觉,我能够确定这栋楼有问题,但在这个房间里除了觉得女管教的死蹊跷以外,看不出有什么异状。

    两人出了房间,开始回过头往回找。

    第二个房间里也是没有任何异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不禁有些焦急,急着去下一个房间搜寻。

    刚迈出门口,忽然,又听到了踩踏铁板的脚步声!

    这一次脚步声不是从楼梯的方向传来的,而是从……从东头的那间房子里面传出的!

    我不顾一切的跑向那间房,刚跑到窗口处,猛然间就呆住了。

    房间里的一切竟然全都改变了,这哪还是什么房间,根本就是一个楼梯间。

    两个穿着灰扑扑衣服的人背对着这边,站在另一侧的窗口旁。手里各自拄着一杆上了刺刀的步枪。

    看着两人帽子上垂下来的‘驴耳朵’,我差点没惊得喊出声。

    那居然是两个日本兵!

    就在原先摆放架子的地方,竟然变成了一段铁板焊制的楼梯,不光向下,而且还延伸向上。

    更让我惊愕无比的是,一个穿着酒红色旗袍,黑色高跟鞋的女人正背对着这边往楼上走。

    高跟鞋踩踏铁板……

    “噔…噔…噔……”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