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五章 槐树皮,百鬼谱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见我不说话,男生露出一抹坏笑,压低声音说:

    “如果这个世界真有鬼,你解剖尸体的时候,死尸会不会一下子跳起来,抓住你拿手术刀的手:‘别割我!疼!’”

    他猛地抬高了声音,几个胆小的女孩儿顿时被吓得惊叫起来。

    男生顺势揽住章萍的肩膀,得意的冲她挑了挑下巴。

    我本来注意力全集中在他和章萍身上,听了他这种低级笑话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淡淡的说了一句:“别拿这种事开玩笑。”

    “哟,还生气啦?”男生充满讥讽的撇了撇嘴,“也对,人家是学医的,不能怪力乱神。”

    我摇了摇头,不准备再搭理他。

    没想到他垂眼看了看我的手,打了个哈哈说:????“说实话,我真佩服你们法医的心理素质,上一秒钟刚摸完死尸,下一秒就能吃得下去毛血旺。”

    他满眼戏谑的看着桑岚,笑嘻嘻的说:

    “我也挺佩服你的。那些尸体有跳楼死的,摔得像肉泥一样;有被车撞的四分五裂的……桑岚,你不膈应吗?”

    桑岚冷着脸说:“丁明昊,适可而止吧。不要拿别人的专业开玩笑,这一点都不好笑。”

    丁明昊脸沉了沉,却又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又没恶意,我就是好奇,一个法医,一个阴阳先生,怎么会有交集。”

    说着,鄙夷的看了窦大宝一眼。

    窦大宝忍不住说:“你这人说话怎么夹枪带棒的啊?我欠你钱了?”

    丁明昊冷笑,“你没欠我钱,我只是眼里不揉沙子,看不了有人装神弄鬼的骗女孩子。”

    见窦大宝瞪眼,我连忙摆了摆手,示意他别冲动。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个丁明昊除了自己,眼里就没谁了。这种人要的就是出风头,只想成为被人瞩目的焦点,是无理也能搅三分的主。实在没必要跟他一般见识。

    眼看本来融洽的气氛被搞得尴尬不已,他还得意洋洋,我有心想走,可又觉得心里窝囊。

    我犹豫了一下,说:

    “我不敢说有没有鬼,但是我相信一个人的运势有高低。你刚才说你最近很倒霉,我相信你真的很倒霉。”

    说着,我拿起桌上的牙签罐,拧开盖子,抽出一根牙签交给桑岚,“掰断它。”

    桑岚愣了愣,接过牙签一掰为二。

    “哟,看不出来,你力气还挺大嘛。”我调侃了她一句,把其中的半根牙签在她秀发间蹭了蹭,连同整罐牙签都倒进一个干净的碗里。

    潘颖一拍巴掌,“我明白了,你是想行酒令啊,谁抽到断的牙签谁喝酒?”

    我不置可否,捂着碗摇了摇,看也不看的从碗里拿出一根牙签摆在面前。

    桑岚看了看我,也从碗里抽了一根。

    其他人也都来了兴致,都有样学样的抬着头不看,从碗里抽牙签。

    章萍忽然盯着我,眼波流转的说:

    “这碗里的牙签怎么也都有百十根吧,这么抽得抽几圈啊?”

    我看了一眼丁明昊,淡淡一笑:“一圈下来肯定有人能抽到。”

    说话间,碗转到了章萍面前。

    她迟疑了一下,才伸手从碗里抽了一根,是完整的。

    丁明昊嗤笑一声,随手也抽了一根。

    “哈,还真被你抽中了!”潘颖大笑。

    “你不会这么倒霉吧?”

    “喝酒喝酒!”

    一干人跟着起哄。

    丁明昊看着手里的半截牙签怔了怔,把牙签丢回碗里,端起啤酒一口喝干。

    见他爽气的把酒喝了,其余人兴致更高。

    本来嘛,都是爱玩爱闹的年纪,出来聚图的是开心,谁愿意不欢而散。

    又一圈抽下来,丁明昊看向我,眼睛盯着我,伸手从碗里抽了一根。

    “我去,看来你的运气真不怎么好!”

    “怎么又是你啊?”

    “徐祸,这是怎么回事啊?你没搞鬼吧?”

    ……

    丁明昊看着手里的半截牙签,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但仍是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等转到第三圈,他再次抽出半根牙签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了。

    “所有人都看到了,我绝对没有动手脚。你最近运势的确很差,最好找个高人看一下吧。”

    我对潘颖说:“这两天我和大宝都累了,吃饱喝足,先回去睡了。”

    “我运势真的很差吗?”丁明昊忽然冷冷说了一句,把整碗牙签都倒在面前的盘子里,随手抽了一根,赫然又是半根牙签。

    我冲桑岚点了点头,站起身和窦大宝往外走。

    走到门口,我犹豫了一下,转过身说:

    “对了,正式介绍一下,我叫徐祸,除了是法医,还是阴倌。不过我的规矩是只接女人的生意。如果各位美女要看看面相手相什么的,可以去后街31号。平时大宝在,初一十五,我看铺子。”

    说完,看了章萍一眼,转身和窦大宝一起离开。

    上了车,窦大宝问我:“那个小子真有问题吗?”

    “你没看出来?”

    窦大宝挠头,“看出什么?”

    我把着方向盘,心里也是疑惑不已。

    先前我并没有看出丁明昊有什么异状,可是章萍坐在他身边以后,他就变得乌云盖顶,前额像是涂了一层墨汁一样。

    这种情况我以前是从来没遇到过的。

    难道说他的噩运和章萍有牵连?

    我没有再多想,边开车边笑着对窦大宝说,咱哥们儿可是够意思了,怕你一个人看铺子孤单寂寞冷,专门替你招揽美女客户。

    窦大宝两眼放光,摩拳擦掌,说明天就去买两本《麻衣神相》恶补一下看相方面的知识。

    回到家,我先冲了个澡。

    看到换下来的月白长衫,想起了狄家老太给的那个木盒。

    从包里拿出木盒放在桌上,想到被勾了魂的崔道人等人,我有些犹豫。

    从来都只听说鬼能迷惑人,狄家的人做了鬼却能勾魂,这未免太妖异了。

    最后我还是决定打开盒子,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

    如果是邪门妖术,只看个大概,也好避免以后遇到类似的状况手足无措。

    扁平的红木盒子并不算精致,但一定经历过很多年月了。盒子的表面经过长期的摩挲,散发着柔和的光晕。

    打开铜制的搭扣,刚把盒盖掀开一条缝,就感觉到一股寒意扑面而来。

    看清盒子里的东西,我不由得一愣。

    里面居然只有一块树皮!

    从纹理上看,这应该是一块槐树皮,而且年代久远,似乎有些石化的迹象了。

    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小字,只看了一眼,我就一阵头大。

    所有记载全是繁体字,而且字迹十分的潦草。

    “靠,得亏我是医科生,否则这‘鬼画符’能看得懂才怪。”

    我庆幸了一个,点了根烟,开始逐行查看。

    只看了几行,我就倒抽了一口冷气。

    上面竟记载了各类鬼魅妖邪的出处和特征、弱点,这根本就是一卷百鬼谱!

    我是真正的半吊子阴倌,就凭几页破书混事,对诸多鬼魅都缺乏根本的了解。这槐树皮百鬼谱倒是正好弥补了我在这方面的认知。

    按照段乘风的说法,我这辈子都脱离不了阴倌行当。

    也罢,既然脱离不了,那就深入了解一下。接不接生意两说,万一不小心遇到邪祟,起码有自保的能力。

    凌晨两点,我盖上木盒,靠进沙发里长出了口气。

    狄金莲说的没错,这盒子里的东西,的确替我解开了不少心中的谜团。

    她没有说谎,她离家追寻仇人七十年,不光鬼法消耗殆尽,而且逐渐迷失茫然,如果没有人指引带领,她就回不了家了。

    能够外出七十年,远离葬身地,则是因为一般的鬼只有鬼法,她却是拥有鬼道之术的鬼灵。

    但是有一点,狄家老太还是不尽不实,那就是修炼鬼道,死后为鬼,并不是说不受阴司管束的。就百鬼谱上看来,狄家人修炼鬼道,死后成为了鬼灵,单单一个鬼灵,被阴差撞见,也是要收的。

    狄家满门鬼灵,又藏身在险山恶水的老宅里,再加上狄金莲这个狄家女主人执念深重,遮蔽了全家的阴煞之气,所以才会留在阳间这么久。

    怪不得狄金莲说,只要她在,狄家就在呢。

    百鬼谱的末尾提到了灵觉……

    狄老太说过,我那天在雨幕中看到狄金莲被谋害的情形,就是因为灵觉的存在。

    能够感应到寻常人感应不到的东西…真有这么神奇吗?

    接下来的几天,除了上班,我都沉浸在研究百鬼谱里。

    撇去专门的目的不说,这东西看通顺了,比足本山海经还要好看。

    这天夜里又在下雨,我看完一段,拿起手机和筱雨聊天,正施展浑身解数想约她见面,大门忽地从外面打开了。

    沈晴风风火火的走进来,一进门就说:“赶紧穿衣服,局里有案子。”

    一听有案子,我不敢怠慢,从里屋找到裤子套上,边穿外套边嘟囔:

    “姐姐啊,下次来先敲门吧。我要是没穿衣服,还不全让你看光了?”

    “切,谁稀罕看你。”沈晴撇嘴。

    我拿起包,朝厨房看了一眼,“那些都是你买给我的?”

    “什么?”沈晴一愣,随即连连摆手,“别说废话了,看守所死人了,赵队让我们直接赶过去!”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