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四章 福源酒楼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我送先生离开吧。”狄金莲说着,迈出大门,款款向前走去。

    她仍是穿着那件墨绿色绣着金花的旗袍,身姿是那样的摇曳多姿。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同样穿着绿旗袍的潘颖,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经过跨院,我停下脚步,看了看院中的水缸,回头看向哑女人。

    她也在看水缸,眼中竟然露出比先前都要惊恐的神情,就好像那边有个吃人的怪物一样。

    我忍不住问狄金莲:“这个水缸里的女人,是谁害死的?”

    胖子说那个女人是自己跳缸淹死的,我就觉得奇怪,水缸再大,也没有一个成年人的高度,怎么可能会淹死人呢。要说是崔道人一伙害死她的,也说不通,人贩子拐卖人口为的是钱,没被发现,为什么要把拐带的人害死?

    狄金莲避开我的目光,低声说:“娘算到我要回来,替我续了鬼命。”????又是续命……

    “你们这么做,不怕遭报应吗?”我冷眼看着她。

    狄金莲抬起头,眼里含着泪水,“我是这个家的主人,如果我魂魄消亡,狄家上下二十六口就会永不超生。是我害死他们的,我不想他们永远做孤魂野鬼。”

    我身子微微一震,边往前走边问她:“你先前找老何,后来找我跟你回来,目的就是要夺我们的阴身吗?”

    狄金莲摇了摇头,“我是真记不得回家的路了。”

    “那你现在除了那个男人,什么都想起来了?”我讥讽的说道。

    狄金莲没有分辨,而是说:“给你的那个盒子里,有很多你想知道的答案。”

    我没再说什么,出了狄家老宅,走上山岗,回过头,远远的就见狄金莲还站在坍塌的门楼外,在她的身后,站着神情麻木的崔道人父子和巧姐……

    到了县城,我从提款机取了一万块钱,交给了哑女人,把她送到公安局门口,让她自己进去。

    窦大宝问我为什么不把她送进去。

    我说我这趟来,身份是阴倌。

    事实是崔道人一伙或是死,或是变成了活死人,留在了狄家老宅。这种事跟警察说不清楚,也没有解释的必要。

    回去的路上,潘颖忍不住唏嘘感慨:“没想到狄金莲是我的姨奶奶,来这里还能见到自己的祖宗。”

    我往她旗袍开衩下露出的大腿瞄了一眼。

    她竖起眉毛瞪我,“桑岚不在你就反了天了是不是?”

    “我是想说,你难道就没想过,你为什么会穿着这件旗袍,躺在棺材里吗?”

    “啊?为什么?”

    我放下车窗,点了根烟,浅浅的吸了一口,说:

    “我相信狄金莲说的都是真的,也相信你和她们是亲戚,但是昨天晚上……她们不光想夺我的身子,还想你永远留在狄家老宅。”

    潘颖想了想,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她们为什么要那么做?”

    “狄老太说过,狄家的鬼术主要是女人修炼的,狄金莲是她的嫡传,是狄家的女主人,或许只有她有能力对付狄家的仇人。有了肉身,她才能继续去寻找仇人。”

    潘颖愣了一会儿,竟坚持说就算是这样,也和狄金莲无关,她相信狄金莲是不会害她的。

    傍晚,下了高速,潘颖接到一个电话,问我能不能送她去福源酒楼。

    我说行,刚好和大宝去打打牙祭。

    潘颖瞄了我一眼,说她约了同学吃饭,顺便请我们一起,算是感谢我帮了狄金莲。

    我还没开口,窦大宝就两眼放光的满口答应下来。

    这个货可不笨,知道潘颖是艺术学院的,同学一水儿都是美女。

    到了地方,停好车,把肉松留在车上,三人一起进了酒楼。

    上楼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怎么就感觉所有人的眼神都变得有点古怪呢。

    到了一间包厢门口,潘颖忽然挽住了我的胳膊。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就把门推开了。

    包房里本来闹闹哄哄的,门一开,所有声音都停了下来,好几双眼睛都定在了我们身上。

    一眼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我不禁一愣。

    是桑岚。

    “噔噔噔…噔噔噔……”

    没等我缓过神来,潘颖就哼唱着上海滩的前奏,挽着我走了进去。

    顺着所有人诧异的目光往自己身上一看,我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见了谁都觉得怪了。

    不是旁人怪,而是我身上的衣着怪。

    我还穿着那件月白长衫,潘颖也还穿着旗袍,两人一副民国装扮,能不让人觉得另类嘛。

    潘颖显然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故意耍宝的。

    “哈,潘潘,你这是唱的哪出啊?”

    随着一声询问,包房里炸开了锅。

    潘颖得意洋洋的挽着我,径直走到桑岚面前,冲她眨了眨眼,“你看看我们俩配不配?”

    “你们在搞什么啊?”桑岚看了我一眼,勉强笑着问。

    潘颖撇撇嘴,“不跟你玩儿了,还给你。”

    说着,硬把我按在桑岚旁边的位置上。

    再见到桑岚,我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不舒服,可到了这份上,再说走就说不过去了。

    再看窦大宝,眼睛早看直了,肯走才怪。

    “你们怎么这身打扮啊?”桑岚不自然的问我。

    不等我回答,潘颖就抢着说:

    “我刚请徐祸去外地帮我一个忙,这衣服是当地买的纪念品。”

    她把窦大宝拽到一边坐了,指了指我说:“这位就不用我介绍了吧,还有谁没见过他的,自己问岚岚。”

    几个男女都是桑岚的同学,经过上次2号表演厅的事,倒是都认出我来了。

    一个挑染着头发的女孩儿好奇的问窦大宝:“你叫什么名字?你也是法医?”

    窦大宝清了清嗓子,很正式的说:“我叫窦大宝,是个阴阳先生。”

    “阴阳先生?!”

    “你会不会看手相?帮我看看吧。”

    “我前几天遇到件很奇怪的事,你赶紧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也帮我看看手相吧。”

    窦大宝一脸幸福来的太突然的表情,真就假模假式的捧起一只白嫩的小手端详起来。

    一个男生调侃的说:“我最近总倒霉,高人你也帮我看看呗。”

    窦大宝正色的说:“我的规矩是只接女人的生意。”

    我一口老血差点没喷他脸上,这话能当众说嘛,别人听了不往歪处想才怪。

    见窦大宝被众星捧月似的围着,桑岚讷讷的对我说:

    “对不起,我真不知道给玉开光会吸收你的阳气。”

    我看了一眼她脖子里的红绳,淡淡的说:“没事了,都过去了。”

    桑岚定定的看了我一会儿,有些犹豫的说:“这块玉……这玉真和你特别像。”

    “你的意思是我长得像鬼?”

    “不是,就是看上去,特别像你发火时候的样子。就像……对了,那次在林寒生家里,捅假道士的时候就是那副样子。”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向她胸前看了一眼,鬼头玉是圆的,她胸口的衣服被顶起一个小小的凸起。

    “你不相信我说的?”桑岚小声问。

    我摇了摇头,“我和那玉真不像,它待的地方我都不能待。”

    “什么地方?”桑岚愣了愣,顺着我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胸口,才反应过来我指的是哪里,红着脸在我胳膊上捏了一把,“滚蛋!跟你说正经的呢。”

    我理直气壮:“我说的就是正经的。”

    “别闹,我跟你说,这玉特别奇怪,戴着它……”

    正说着,门一开,又有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儿走了进来。

    这女孩儿和桑岚差不多高,也是大长腿,样貌竟和桑岚不分伯仲,身材倒是比桑岚还要挺翘一些。

    见我看着她发呆,桑岚小声在我耳边说:“怎么?看上人家了?我给你介绍啊?”

    我收回目光,撇了撇嘴,低声说:“这女的倒贴我都不要。”

    “瞎说什么呀,人家可是我们学校公认的校花。”

    她刚说完,潘颖就过去拉着那女的手大声说:

    “徐祸,大宝,给你们隆重介绍一下,章萍,和桑岚并称我们艺术学院两大帅哥杀手。”

    我斜眼看向桑岚,“你刚才是夸自己呢?”

    桑岚翻了个白眼,脸微微有点红,小声说:

    “才不是,章萍是真漂亮,也是我们学校公认的身材最好的女生。还倒贴都不要,美得你吧。”

    我摇头,“不是不想要,是不能要,我还想多活几天呢。”

    桑岚大概以为我说的是‘精尽人亡’的意思,横了我一眼,没再说话。

    事实是,我盯着章萍是因为发现她的身体被一种淡淡的,像雾一样的红色血气环绕着,这种怪异的血气我以前在一个客户身上见到过。

    可以断定,这个女人身上隐藏着某个秘密,这个秘密不光会要男人的命,还会要她自己的命!

    当着这么多人,我也不好说破,那毕竟关乎到一个女人的声誉。

    我看了看窦大宝,他只是花痴的盯着章萍,似乎没看出我看到的状况。

    转过头,再看章萍,无意间看到旁边一人,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桑岚感觉到我的这一举动,小声问我怎么了?

    我刚想开口,那个先前说自己倒霉的男生忽然抬高声音说:

    “徐祸,你们做法医的也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他的语气和眼神都不怎么客气。

    我愣了一下,见章萍就坐在他身边,和他偎在一起,才反应过来,我坐在桑岚身边,目光却一直停留在章萍身上,激得这小子吃味儿了。

    我心说还特么有心思吃飞醋,你小子就快大祸临头了!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