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章 拘魂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老太太的声音很柔和,就像慈祥的长辈在和晚辈说话。

    可是,她的话却像是一把榔头,狠狠的在我心窝子上砸了一下。

    换了以前,有人这么说,我一定不信。

    但是槐园村的经历让我不得不相信老太说的是事实,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荒废的老宅为什么会焕然一新。

    阴间……这么说……

    我悚然的看着每一个人,如果崔道人说的是事实,狄家的人一夜之间惨遭灭门,那这些人……岂不全都是鬼!

    那我和潘颖呢?

    我下意识的转头看向潘颖,看清她的表情,我心里一咯噔。????她的样子没有任何变化,相反,眼神还恢复了先前熟悉的灵动。

    可这并没有让我觉得安心,反倒有一种奇诡的感觉越发猛烈的冲击着我的大脑神经。

    潘颖骨碌着大眼睛看了一圈,往我身边靠了靠,小声问:

    “这是哪儿?这些都是什么人?”

    果然,她恢复了意识。

    可我怎么觉得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呢?

    我略一迟疑,向老太问道:“狄金莲呢?”

    老太太微微皱眉,“六丫头已经嫁做他人妇,你问她做什么?”

    我也皱起了眉头,“是狄金莲有求于我,我们才会来这儿,我想当面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老太眼神不易察觉的闪动了一下,点了点头,仍是那般和蔼的说:

    “事到如今,是应该把一些事给你们说清楚了,老太婆也不想自家的孩子死了还糊里糊涂的。”

    “我们死了?”潘颖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我让她稍安勿躁,强作镇定的看着狄家老太,等着她开口。

    从言语和气势上能够看出,她应该是狄家真正做主的人,我必须了解现在是怎么个处境,才能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狄家老太笑盈盈的看着潘颖,像慈祥的奶奶在看着自己的小孙女。

    我只是这么感觉,没想到老太忽然笑呵呵的说:

    “这小丫头真水灵,倒是和六丫头像的很。”

    我一愣,听她一说,我也发现潘颖和狄金莲倒真有几分相像。以前没这么觉得,是因为两个人的气质完全不同,而且没站在一起比较过。

    潘颖绝对是个没心没肺的傻娘们儿,听老太这么说,竟然嘿嘿一笑,“老奶奶,我也觉得我和小狄姐姐挺像的。”

    老太太倒是没什么,旁边一个中年人却是脸一沉,“不得放肆,你要叫老祖宗!”

    老太笑盈盈的摆摆手,“你跟个小孩子那么较真干什么。来,丫头,到老祖宗这儿来,让我好好看看我狄家的闺女。”

    她的话像是有股子魔力,潘颖只稍微犹豫了一下,就起身想要走过去。

    我一把拉住潘颖,大声说:“让狄金莲出来,我要当面把事情问清楚!”

    “放肆!”

    “不得无礼!”

    一时间,桌上好几个人都怒斥起我来。

    听老太自说自话,我早没了好心气,见状伸手就往身后摸,想从包里拿家伙。

    一把摸了个空,我心里暗暗叫苦。

    我都不知道是怎么来这儿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换的衣服,包更加不知哪儿去了。

    老太竟又嗔怒的制止了那些喝叱我的人,还是那句话——跟小孩子较真个什么劲。

    我估摸了一下形势,心里拔凉拔凉的。

    窦大宝不知所踪,傍身的家伙也不在手上,真要打起来,我怎么可能对付得了这一屋子的鬼,更何况还有潘颖这个小拖油瓶。

    可我有种强烈的感觉,狄家这一屋鬼根本没打算让我和潘颖走。逗留的时间越长,就越难脱身。

    可怎么才能离开呢?

    一眼看到跪着的三个人,我指了指三人,直接问狄家老太,这三人是怎么回事。

    老太太冷哼一声,说:

    “他们也算是人?给咱家当看门狗还勉强够资格。”

    “他们是人是鬼?为什么没有影子?”

    老太冷笑:“只是三个被拘来的魂罢了,咎由自取,活该有此下场。”

    拘魂!

    我太阳穴猛地一跳。

    老太指着年纪大些的崔道人说:

    “此人三十年前便干那人拐子的勾当,我嫌他污我家门,便拘来他的魂魄,让他的肉身在阳间替我看守宅院。”

    不等我开口,她又指向另一个崔道人,“当年我顾念他年纪幼小,饶了他一条性命,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也干起了这缺德的勾当,既然天意如此,就让他留下跟他老子做个伴吧。”

    我听得心惊肉跳。

    原来两个崔道人竟然是父子。

    这么说来,我们在前院看到崔道人的时候,并没有看走眼。那不是鬼,而是没了魂魄的行尸走肉。

    做了鬼还能拘人魂魄,我根本闻所未闻。

    老太的目光落在满脸横肉的巧姐身上,脸色变得铁青起来,对身边的一个中年人厉声喝问:“她为什么会我狄家秘术?”

    那人明显一哆嗦,匆忙起身,低声说:“看样子,她多半是那个死丫头的后人,我这就去把祸根除掉。”

    说完就匆匆走了出去。

    潘颖固态萌发,好奇的问这女人是怎么回事。

    老太对她倒是好声好气,说这女子的祖辈多半是狄家以前的下人,不但偷学了一些狄家密不外传的法术,竟还传给了后人。这算不得什么大事,让老大去把祸根铲除便是。

    她说的轻描淡写,我听得胆战心惊。

    巧姐先前能轻易废了鬼的眼睛,竟是因为先人偷学了狄家的邪术。

    铲除祸根……

    我不敢想象这四个字意味着什么。

    来时崔道人起码说对了一件事,狄家的人很邪门。

    现在看来,何止是邪门,简直是妖孽!

    我实在不敢再待下去,拉着潘颖起身,后退两步沉声对老太说:

    “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回去了。”

    “傻孩子,说什么傻话。这里是你的家,你还要回哪儿去?”老太太仍是那般笑盈盈的说道。

    我尽量克制着情绪,缓缓的说:

    “我们来这里,只是受狄金莲的请求,来帮她找婚书。不敢说是一番好心,但也绝没打搅狄家安宁的意思。阴阳殊途,这件事应该到此为止了。”

    老太昏黄的眼珠转了转,看了一眼潘颖,笑着说:

    “真是傻孩子,这小丫头是我们狄家的姑娘,你是她的男人,自当和她一起留下白头偕老。说什么阴阳殊途,我们在这里住了百十年了,哪里不比阳间舒服?”

    潘颖这会儿也知道怕了,颤声说:

    “老奶奶……不,老祖宗,我只是见小狄姐姐可怜,才答应帮她的。我可不是你们狄家的人。”

    一直没开口的老头冷哼了一声:“不是狄家的人,你又怎么能和六丫头一起来到这儿?你明明就是金枝那死丫头的后人!”

    潘颖身子一震,眼中浮现出一丝迷茫:“金枝?狄金枝?那……那是我奶奶。”

    我大吃一惊,潘颖的奶奶竟然是狄家的人?!

    想到发生在她身上的怪事,我有点相信老头说的是事实了。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狄金莲能轻易占用潘颖的肉身,多半是和两人的血缘关系有牵连。

    再次不经意看到跪着的三人,我猛然感到一阵惊恐。

    如果崔道人父子和巧姐真是被拘了魂,那我和潘颖是不是也被拘了魂?

    狄金莲能轻易占用潘颖的肉身,那我来到阴间……我的肉身呢?

    这老头口口声声要我们留下,说是要把事情的情由告诉我们,却一直顾左右而言他,分明是在拖延时间。

    想到那个小四出去前看我时那种兴奋的目光,我心一阵下沉。

    艹,说什么忘了自己的丈夫是谁,要来找婚书……

    狄金莲把我们骗来这里,根本就是想要夺我和潘颖的肉身!

    “走!”

    我大喊一声,拉着潘颖就往外跑。

    “来了就别想再回去了!”老太太的声音在背后凄厉的响起。

    大门倏然合拢,我不顾一切,抬脚就踹。

    刚把门踹开,就觉得身后刮来一股阴风。

    我又惊又怒,看也不看,劈手就往身后打去。

    “啊……”

    一声男人的惨叫传来。

    狄家老太似乎“咦”了一声。

    我也不管打中的是谁了,径直拉着潘颖跑了出去。

    跑出门,刚跑出几步,我就呆住了。

    院子里的景物竟然再次起了变化,又变得荒草蔓延,一片的荒芜。

    回过头,刚才的正房也变得破败不堪,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最要命的是,原先左边的那栋小楼不见了!

    “怎么又回到前院了?”潘颖指着前方问。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果然见到了坍塌的门楼。

    一道亮光划破天际,闷雷阵阵,竟然又下起了雨。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却觉得手上黏糊糊的。

    低头一看,竟然摸了一手的血。

    感觉潘颖身子发颤,我忙抬起头。一瞬间,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炸开了。

    大雨像瓢泼似的,却不是银白的雨水,而是猩红的鲜血!

    血雨密集,落在地上很快汇聚成河,就在我们的脚畔流淌。

    漫天血雨,遍地猩红,让人觉得如置身血池地狱一般。

    我咬着牙,拉着潘颖跑向先前烤火的那个房间。

    刚跑到廊檐下,潘颖就发出一声惨厉的尖叫。

    顺着她惊恐的目光一看,我头皮一阵发炸。

    那条被剥了皮的大狗,居然站了起来,呲着獠牙,瞪着血红的眼睛一步步向我们走了过来。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