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八章 小楼里的棺材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我避开巧姐的刀,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她的两根手指,竟然深深的插进了‘螳螂脸’的眼窝里!

    更让人吃惊的是,‘螳螂脸’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化成一股黑气飘了出去。

    鬼是有形无质的,能够害人全靠怨念转化的鬼法,想要把鬼打的魂飞魄散并不算太难,可像这样把鬼打残却是闻所未闻。

    巧姐居然能徒手废了螳螂脸的一双眼睛!

    螳螂脸本已经是鬼,被废了五感之一的双眼,就算是能够轮回,也只能生生世世做瞎子了。

    这老娘们儿用的到底是什么邪术,竟有这样逆天的能力……

    我上来就先打晕了战斗力最强的胖子,崔道人也被肉松咬到了重要部位,形势立刻扭转了过来。????巧姐只是仗着一股子狠劲,眼见形势不妙,回头朝我砍了一刀,拔腿就跑了出去。崔道人更是狼狈逃窜。

    我和窦大宝追到门口,见两人跑进雨中,我拉住窦大宝,说穷寇莫追。

    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是对的。

    两人回到屋里,就见刚才被打晕的胖子已经醒了过来,竟然正骑在哑巴女人的身上,双手死死的掐着她的脖子。

    那女人就像是一只柔弱的兔子,被一只肥大的豺狼按着,根本没有挣扎的余地,只有张着嘴等死的份。

    我抡起铁棍就砸了过去。

    胖子听见动静,抬手一挡,胳膊顿时发出骨头断裂的声音。

    他跳了起来,却抬起脚要去踩那女人的脖子,一副非要置她于死地的样子。

    我怒火中烧,冲上去狠狠一棍砸在他膝盖上。

    胖子惨叫一声,想夺路逃走,被窦大宝连着几脚踹倒在地上。

    我把哑巴女人拉了起来,见窦大宝攥着杀猪刀,还在朝胖子狂踢猛踹,担心他一时冲动,连忙将他拉开。

    “王八蛋,你干嘛非要对一个女人下死手?!”窦大宝是真炸毛了。

    我强压着愤怒说:“他是想杀人灭口。”

    “艹!”窦大宝又朝胖子身上补了两脚。

    胖子疼的直叫唤,“哎哟……你们……你们不是公安!”

    “你麻痹的,老子要是公安,现在就一枪崩了你!”窦大宝红着眼睛道。

    我冷眼看着胖子,“死狗是你们放的?”

    胖子看了看窦大宝手里的杀猪刀,勉强点了点头。

    “你们一共有几个人?”

    “四个,不……现在就我们三个。”胖子像是想到了什么,朝门口看了一眼,明显打了个寒噤。

    窦大宝瞪着眼睛问:“你们真是人贩子?”

    胖子低着头不说话,等同是默认了。

    窦大宝又踢了他一脚,指着哑巴女人,大声问:“除了她,你们还有没有拐卖其他人?”

    胖子慌忙摇头,“没……没有,就这么一个。”

    “放你妈的屁!”我指着门外,“跨院水缸里那个不是你们弄死的?”

    刚才我就发现,差点把我拉进缸里的女尸才死了没多久。

    现在看来,这帮丧尽天良的狗杂碎把这废宅当成了藏匿被拐妇女的老窝,跨院水缸里的女尸十有八九就是他们作的恶。

    胖子脸如死灰,却强辩说,那个女人不是他杀的,是自己跳缸里淹死的。还说他只是个小角色,老崔和巧姐才是主犯。

    “少他妈废话,潘颖呢?”窦大宝厉声问。

    胖子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眼珠转了转说:“她被关在前面的地窖里,我带你们去找。”

    我和窦大宝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虽然胖子明显心怀鬼胎,但这个时候首要是找到潘颖,也顾不上想别的了。

    胖子爬起来,被窦大宝用刀顶着一瘸一拐的往外走。

    刚走出门口,他忽然一改蹒跚的模样,竟拔腿冲进了雨里。

    窦大宝刚要追,忽然,胖子脚边的草丛里猛然伸出了一双手,死死的抓住了他的脚脖子。

    胖子扑倒在地,转眼一看,顿时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

    任凭他怎么挣扎,都摆脱不了那双干瘦的手,就像条垂死的豺狗一样,被一点一点的拖进了草丛深处。

    我和窦大宝赶过去,悚然发现,草丛里竟然又是一口大水缸。

    那双手就是从缸里冒出来的。

    除了手,水里还露出一个人脑袋。

    这人闭着的眼睛里不断汩汩往外冒着黑色的血水,三角脸显得无比狰狞……正是我和窦大宝刚才看到的螳螂脸。

    “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胖子边扒地面边哀嚎着向我和窦大宝求救。

    窦大宝咽了口唾沫,“那个三角脸好像叫三儿,是他们一伙的……他这是诈尸了。我们要不要救……”

    “不救。”我冷冷的说,“我就是个实习生,没有救人的义务,就让他们狗咬狗吧。”

    眼看着胖子被拖进水缸,翻腾了一会儿,沉下去没了动静,窦大宝忽然转向我:“那潘颖怎么办?地窖在哪儿?”

    我想了想,抬眼看着左边的那栋小楼,“先去找狄金莲。”

    狄家老宅实在太大,天也已经快黑了,盲目的去找什么地窖是很不明智的。况且胖子说的未必就是实话。

    我有种直觉,只要找到狄金莲,很多疑问都会得到解答。

    我让窦大宝照顾好哑巴女人,三人一狗直奔小楼。

    到了楼下,我隔着窗户朝一间屋里看了看。

    只一眼,心里就是一阵发毛。

    屋里桌椅板凳保存的十分完好,可墙角却停放着一口黑漆漆的棺材!

    窦大宝往里看了看,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说:

    “这宅子也太邪门了吧,怎么还停了口棺材,而且棺材盖还盖着…里边不会还有死人吧?”

    “别自己吓自己,进去,上楼看看。”

    说是这么说,可进了门,我就觉得一股寒意直往后脊梁骨里钻。

    一楼有两间房,楼梯在外间,刚才透过窗户看到的是里间。

    照狄金莲说的,这小楼是她出阁前的绣楼。

    按照格局来看,一楼里间应该是丫鬟婆子的房间。

    谁家会把棺材停在后院内宅……小姐绣楼下面……丫鬟婆子的卧房里?

    而且,就摆放的位置来看,那个位置应该是……是床的位置!

    我被这个忽然冒出的想法吓的打了个寒噤。

    我用力甩了甩头,我这才是自己吓自己呢,谁家会把棺材当床睡。

    “哎,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听到窦大宝的惊呼,我连忙回头,就见哑巴女人瘫在他怀里,两眼紧闭,面色灰白。

    我赶忙走过去,仔细查看了一下,忍不住叹了口气,“之前她受过虐待,营养不良,再加上受惊过度……尽快把这里的事解决,送她去医院。”

    “那现在怎么办?”

    “你留在这里照顾她,我一个人上去看看。”

    窦大宝点点头:“自己小心点。”

    肉松想要跟着上楼,我看了看门外,示意它留在楼下。

    崔道人和巧姐都是穷凶极恶的家伙,万一找来,它在楼下也能发出警示。

    我提着先前夺来的铁棍,沿着木质的楼梯亦步亦趋的上了二楼。

    同样是两个房间,客厅不大,但古色古香,有种特有的精致。

    看着深具时代特色的家俬摆设,让人有种时空错位的感觉。

    崔道人起码有两件事说的是对的。

    狄家的人身份很神秘,普通人绝不会在山里建这样一所大宅院;

    狄家人死后,这宅院的确变得古怪……或者说,狄家大宅一直都很古怪。

    看房间里的陈设,似乎没有外人来过。

    将近一个世纪了,这里的一切怎么可能保存的这么完好?

    我从架子上拿起一个花瓶,看了看,随手放了回去。

    见里间的门虚掩着,走上前,抬手轻轻推门。

    看到屋里的情形,我头皮猛地一麻。

    无论是看布局,还是房间里的摆设,这都应该是女眷的闺房。

    可屋子的正中,竟然也停着一口黑漆棺材。

    这口棺材比楼下那口几乎大了一倍,所以棺材虽然敞着,从我的角度却看不清里面有什么。

    我抬眼看了看周围,深吸了两口气,缓步走到棺材旁。

    看到棺材里的情形,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棺材里面躺着一个女人,穿着墨绿色、绣着金花的无袖旗袍。

    贴身的旗袍将女人美好的曲线完美的展现出来……女人的面容恬静祥和……

    这个女人居然就是我们要找的潘颖!

    “潘颖!潘颖!”

    我喊着她的名字,急着把手伸进棺材去探她的鼻息。

    感觉到一丝温热的气息,我长出了口气。

    不经意间一抬眼,就见她旁边还有一个枕头,枕头上摆放着一身月白色的衣服。

    一口棺材,两个枕头……

    想到楼下那口棺材摆放的位置,那种诡异的感觉越发的强烈。

    没有人会把棺材停在二楼。

    这口棺材是拿来当床用的!

    我使劲捏了捏眉心,想把潘颖从棺材里抱出来。

    忽然,感觉门口似乎正有一双眼睛注视着我。

    我猛地抬起头,看向门口。

    不知道是不是用力过猛,只觉得大脑一阵恍惚。

    门外没人。

    难道是我多心了?

    想到窦大宝还在楼下,我有点不放心,见潘颖暂时没事,就急着走出了卧房。

    来到楼梯口,我刚要问楼下没事吧。

    忽然间,就听楼下传来女子嬉笑的声音。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