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章 泥螺山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我为什么要帮你?”我盯着狄金莲问。

    除了惊疑,我现在的心里就只剩下恼火了。

    我和潘颖只是一面之缘,连朋友都算不上。

    一个民国的女鬼跑到我家来,占据了她的身子,她却进到了……进到了我厕所里的镜子里头。

    不管是潘颖和女鬼狄金莲串通好的,还是受了狄金莲的蒙骗,我似乎都有理由发火,没有理由帮她们。

    本以为狄金莲会哑口无言,没想到她从潘颖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一样东西放在桌上:

    “我知道何居士的规矩,这是我预付的酬金,事成之后,我还有重谢。”

    我有点懵了。????她放在桌上的,居然是一个翠玉的手镯。

    我对玉石没有研究,但是真正的好东西,外行人也是能一眼看出来的。

    这玉镯通透如水,翠绿欲滴,温润晶莹的就好像年轻女人的肌肤,让人忍不住想要触摸。

    老何的规矩?

    我直接问狄金莲,老何有什么规矩?

    这次轮到狄金莲发愣了。

    她反应了一会儿才说:

    “无论人鬼,但凡有事相求,必须要付足够的报酬。”

    我一口老血哽在嗓子眼里,差点就喷出来。

    早知道老何是财迷,没想到老东西居然没底线到这个地步。

    我忽然想起,上次和昨晚开铺子的时候,有几个横死的老鬼在被超度后,看我时都露出一种疑惑不定的眼神。

    妈的,原来老丫替鬼超度也是要收好处的!

    我拿起玉镯看了看,又放回桌上,问狄金莲:“这镯子哪里来的?”

    狄金莲神情一黯,“是我丈夫当年送给我的。”

    我点了点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人死以后,如果对喜爱的东西割舍不下,就会把一些灵气附着在上面。如果死了的人在阳间徘徊久了,更有可能寄身在喜欢的东西里。

    有些人把某些个古旧的东西淘换回来,结果东西莫名其妙不见了,又或者接连遇到诡事,多半就是这个缘故了。

    我对狄金莲说,既然是定情信物,那就好好收起来。

    开玩笑,夺人所爱的事我都不愿意干,更何况对方是个女鬼。

    狄金莲却说,一旦找到婚书,圆了心愿,或是去阴司轮回,又或者魂飞魄散,东西都是带不走的,让我无论如何收下,她也好心安一些。

    我没多争纠,想了想,决定跟她走一趟。

    一来是周末,我连着两天休息,再就是……潘颖还在镜子里呢,怎么都得把这不着调的娘们儿弄出来啊!

    来到后街,窦大宝正在卸门板,我让他这两天别营业了,跟我走一趟。

    窦大宝瞪大眼睛盯着跟在我身边的狄金莲:

    “我靠,又换了一个小美女!都是阴倌,为什么你身边美女不断,我就是孤家寡人?”

    我也没瞒他,把狄金莲和潘颖的事说了一遍。

    本来还想听听他对这件事的看法,结果这货愣了半天,说:潘颖…狄金莲……两个人合体,不就是潘金莲?

    我两眼一黑,直接倒在车后座上晕死了过去。

    开了五个多小时,总算到了白眉县,我也把缺的觉补回来了。

    窦大宝贪吃,硬是找了家当地特色的饭馆儿,点了一桌子菜,居然还点了一盘羊眼。反正我是吃不了这东西。

    我看着狄金莲直发愣。

    她居然吃的比窦大宝还多,而且吃相不比窦大宝好看多少。

    见我盯着她,她有点不好意思,低声说:“我很久没吃过东西了。”

    看着她清澈明亮的眼睛,我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她真是狄金莲吗?

    吃完饭,三人开车来到县城南郊一个叫齐眉镇的小镇。

    我问狄金莲,狄家老宅具体在什么地方,她居然显得有些迷茫,说不出个所以然。

    我说你都忘了家在哪儿了,怎么还能确定老宅子没被拆除?

    她居然诡异的笑了,说她还在,狄家老宅就一定不会拆。

    我和窦大宝对视一眼,都觉得这事越来越邪乎。

    鬼在阳间停留的久了,会执念于某些事,忘记另外一些事。但狄金莲的情况和别的老鬼似乎很不一样,她好像不单是忘记了一些事,而且还刻意隐瞒了什么。

    事到临头,只能靠嘴问。

    恰好到了一个集市,我们把车停在路边,下了车,单找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问,结果都不知道有什么狄家老宅。

    我郁闷的不行,可又不死心。

    大老远的来了,总不能就这么打道回府吧?

    分头行事的窦大宝忽然给我打来电话,说他问到狄家老宅在哪儿了,让我回去碰头。

    车边上,除了窦大宝和狄金莲,还多了一个身材高大,穿着黑色道袍,头顶梳着发髻,道士打扮的中年人,手里还拿着个幌子,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铁嘴道人’四个大字。

    窦大宝说:“这位是崔有德,崔道长,他知道狄家老宅在哪儿,愿意带我们去。”

    我冲崔有德点点头,迟疑了一下说:

    “崔道长,劳烦您告诉我们狄家老宅在哪儿,我们自己去就行了,就不麻烦您了。”

    崔有德倒是和善的很,摆了摆手说:

    “既然都是道友,就不要客气了,你们叫我老崔就行了。那老宅子偏僻的很,没人带路,你们是很难找到的,刚好我就住那附近,也算是搭个顺风车了。”

    道友?

    不用说,窦大宝又已经显摆过了。

    我犹豫了一下,说好,让他上车。

    我把窦大宝拉到一边,问他是怎么找到这个道人的。

    窦大宝说:

    “他就是个摆卦摊算命的,我问旁边的人,刚好让他听见了。他说知道狄家老宅在哪儿,又正好收摊,所以我就把他带过来了。”

    我没再说什么,和窦大宝一起上了车。

    说实话,我对这个崔有德第一印象非常不好,总觉得他的眼睛让人看了不舒服。

    他的眼珠比一般人小,而且发黄,四面都露出眼白,两边的眼角一样大小,就好像两块瓦片扣在一起似的。

    我虽然不懂相面,但也听刘瞎子掰扯过一些。

    在相学中,人的眼睛分很多种。

    譬如龙眼、凤眸、龟目、狮眼、雀眼等等。

    而崔道人的眼睛却是典型的羊眼!

    有这种眼相的人看起来温顺和善,事实上却是奸诈贪婪,阴毒邪``淫的很。

    刘瞎子虽然不精于相面,但是看人却很少走眼,所以在这方面我还是很相信他的判断,心里不免对这个过分热心的老崔有些戒备。

    按照崔道人的指引,开了约莫有二十分钟,来到一个偏僻的山村。

    崔道人指着村子背面的山说,这片山叫泥螺山,村子就叫泥螺村,他就是村里的人,狄家老宅就在泥螺山的一个山坳里。

    我有点傻眼了,这要是没人带,还真找不着地方。

    崔道人说,他先回家把摆摊的家什放下,然后带我们过去。

    我只能是感激的道谢。

    看着崔道人进村,窦大宝忽然鬼鬼祟祟的小声说:

    “祸祸,你觉得这一片山头,像不像一片大坟地?”

    “嘶……”我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

    村子背面的山头一个连着一个,不是很高,但一眼看上去很平整。山形有点像是河里的泥螺,这大概就是山名和村名的由来。

    可听窦大宝这么一说,再仔细看,那片山头与其说像泥螺,更像是一个连着一个的大坟包!

    我疑惑的问狄金莲,对这里有没有印象。

    她又露出了迷茫的神情,好一会儿才说,好像是这里。

    我越发的狐疑。

    看狄金莲原来的打扮,如果真是民国时候的人,那肯定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又或者是显赫人家的太太。怎么会住在这样偏僻的山沟里。

    再说了,就算再不懂风水,也该看得出这山形有多丧气了,有些家底的人怎么会把宅子建在这样里的山里……

    见崔道人回来,我把车上的手电放进包里。

    三人一起下了车,带着肉松一起跟着崔道人往山里走。

    窦大宝忍不住问崔道人:

    “老崔,狄家以前是干什么的啊,怎么会把宅子盖在山里头?”

    崔道人边走边说:

    “听村里的老人说,解放前狄家是方圆百里有名的大财主。有人说狄家出了个大官,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也有说狄家早先是土匪,干了一票大买卖,然后才搬到这里的。

    最离奇的说法是:狄家是修行邪门妖术的,专门用邪法替有钱有势的人害人。还有的干脆说,狄家的人不是人,是黄大仙变的。总之说什么的都有,都这么些年了,谁还知道哪是真,哪是假。”

    我看了一眼狄金莲,问:“狄家现在还有人吗?”

    “切,早就荒了。你们也看见了,这些山头说是像泥螺,存粹是自欺欺人,根本就像是一个个的坟头。要不说泥螺村是十里八乡最穷的村儿呢,都是被这些坟头给克的。这年月要是还有人住在这山里头,那就真是他娘的黄皮子精变的了!”

    说着,崔道人忽然停了下来,转过头,有些贼眉鼠眼的向我们扫了一眼:

    “两位道友,还有这位姑娘,你们来狄家老宅,也是要找狄家埋藏的财宝的吧。可别怪老崔没提醒你们,那老宅子不干净!”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