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四十三章 阴阳刀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我顾不上等电梯,沿着楼梯一路往上狂奔。

    刚到五楼,就听上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抬头一看,正好和一人打了个照面。

    “王宇!”

    “是你?!”

    王宇愣了一下,随即向我扑了过来,攥着一把厨房用的尖刀就朝我胸口扎。

    我急忙侧身闪避,抬脚把他踹开。

    王宇被踹的趴在栏杆上,顿了顿,猛然回过身。????我混身一激灵。

    他的脸竟变得无比扭曲狰狞,眼珠子也变成了暗红色,脸上更是笼罩着一层浓重的黑气。

    看到他鬼一样的脸,我猛然想到一个人——野郎中。

    难道这小子也会养鬼?

    不等我多想,王宇再次挥刀向我砍了过来。

    我狠狠一脚蹬在他肚子上,顺势用没来得及收起的小刀在他持刀的手腕上割了一刀。

    “啊……”

    王宇惨叫一声,尖刀脱手,竟然倒在楼梯上蜷缩成一团,像发羊癫疯一样的剧烈颤抖起来,脸上的黑气也在瞬间消散不见。

    “徐祸。”

    “赵队!”

    赵奇喘着粗气走下来,左脸被划了一道两寸长的口子,半边脸都被血蒙上了。

    我上前仔细看了看,长出了口气说:“还好伤得不深,应该不用整容。”

    赵奇斜了我一眼,拿出手铐把王宇铐了起来。

    王宇像是缓了过来,瞪着我厉声问:

    “你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能破我的法?!”

    果然,他就算不会养鬼,也是会邪法的,否则也不能轻易把赵奇这个老牌刑警弄的差点丧命。

    我冷眼看着他:“是你把邱明推下楼的?”

    “你怎么知道?”王宇反问。

    我点点头,有了这句话,总算是能给邱明一个交代了。

    王宇见我不说话,眼珠子转了转,“你是阴阳先生?是邱明那个死胖子找你来对付我的?”

    我已经没有再和他说话的兴趣了,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阳间有阳间的法律,阴间有阴间的规矩,做了恶,总归是逃不掉的。’

    直到被押上警车,王宇都一直死死的瞪着我,“我绝不会放过你!”

    过后沈晴告诉我,王宇对害死邱明供认不讳。

    推邱明下楼是因为邱明撞破了他和吕桂芝的奸`情。

    把吕桂芝推下楼,则是因为吕桂芝发现他和别的女人有染。

    她的最后一句话,把我吓得猛一激灵。

    她说:吕桂芝怀孕了,从那么高摔下来,孩子竟然没事。

    我一下就想起了在医院做的那个梦……

    晚上回到家,我把小刀和两枚桃符拿了出来。

    “张喜,你给老子出来!”我大声喊了一声。

    我心里的谜团实在太多了,迫切需要一个答案。

    见没有动静,我拿起小刀站起身:

    “你狗日的再不出来,老子就把这破刀丢马桶里!”

    还是没动静。

    “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我作势要往厕所走,刚迈出一步,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别,别,别冲动!”

    我猛然回头,却不见人影。

    这不是张喜的声音,这声音是……老丁!

    “老东西,你终于肯说话了!给老子死出来!”我气不打一处来。

    “唉,我要是能出的来就好了。”

    我仔细寻找声音的来源,惊愕的发现,这声音似乎是从那块刻有‘福’字的桃符里传出来的!

    “你在桃符里?”

    老丁又叹了口气:

    “唉,就算是吧。或者说,我本身就是桃符。”

    我坐回沙发,点了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看着茶几上的一把刀和两枚桃符。

    半晌,沉声问道:

    “你当初为什么要害我?”

    “我想夺你的肉身。”老丁倒是回答的干脆,只是语调显得十分苦涩。

    我更加来气:“我帮你摔盆送终,你却想害我?”

    “呵呵,我已经自食恶果了,还有再追究的必要吗?”

    “可我需要一个解释!”我大声说。

    老丁苦笑:

    “那天是我大限之日,我怎么都没想到,你会去到阴间。一时起了贪念,才骗你替我摔盆……”

    “阴间?”我猛然想起在老槐树下做的那个怪梦。

    “是,没有什么槐园村。你那天见到我,是在小桃园村,只不过那不是阳间,而是阴间!”

    “为什么会这样?我为什么会去阴间?”我额头渗出了冷汗。

    老丁干笑两声:

    “你本就是煞体阴身,再加上百年老槐的阴气,自然就生魂离体,去到阴间,在我死后见到了我。

    煞体阴身对于阴魂和有道行的妖邪来说,都是难得的宝贝。我当时见你带着两个难缠的凶煞,以为你命不久矣,我就想,与其便宜那两个凶煞,不如我来得这个便宜。

    我哪里想到,你……你居然是九阴煞体!我也是瞎了心了,一时的贪念落得如今这般田地,也是我罪有应得吧。”

    “到底什么是九阴煞体?”

    我不止一次听人提到这四个字,实在是疑惑到了极点。

    “煞体阴身是身为阴、后生煞;九阴煞体却是身为煞、再生阴。说的直白点,就是天生的恶鬼凶煞之身。”

    说到这里,老丁又叹了口气:

    “那时你在我店里,阴差对你视而不见,我就应该想到这一点的,只是被猪油蒙了心……”

    我揉了揉太阳徐,问:“张安德又是怎么回事?”

    老丁冷笑:

    “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对我知根知底,那天在灵堂上,他已经看出了我的用意,知道我如果不能遂愿,就会变成恶鬼凶尸。他本来有办法破解,但他不愿意损耗修为,所以推波助澜,让你担当祸事。

    呵呵,他也没想到你是天生煞星,以为可以置身事外,没想到报应不爽,不但被吊死鬼找了替身,还落得尸骨不全。”

    “呵,所以他不甘心,才会在我哥们儿的灵堂作妖害我。”

    “不不不,这你可冤枉老张了。张喜在九月阳桃上吊死,变成了阴阳红衣,他的尸身也吸收了日精月华。魂魄离体,如果尸身不能及时毁去,不光会变成凶尸,魂魄更会变成厉鬼。老张那么做,只是想赎偿罪孽。”

    “这把小刀又是怎么回事?那天你为什么要骗我用刀伤方刚的鬼魂?”我问。

    “阴阳刀不可擅用,如果没有用刀的能力,却用阴阳刀伤了鬼,就会被阴阳刀反噬,那时你的九阴煞体就会被破掉……”

    “你就又能夺我肉身了。”

    随着一个个谜团的解开,我心情轻松不少。

    “阴阳刀……”我拿起小刀翻来覆去的看了看,问老丁:

    “这把刀到底有什么特别?你是怎么得来的?”

    老丁似乎也郁闷稍减,抬高声音说:

    “世间流传:刽子手的刀、仵作看得见、扎纸人的手艺、二皮匠的针线,这四门都是有很深门道的。

    刽子手的刀是大凶大煞;仵作的眼睛可通阴阳;手艺高明的扎纸匠人可以用扎纸令逝者还魂;二皮匠缝尸、起尸更是一绝。

    世人只知高明的仵作可见阴阳,鲜有人知道仵作的刀也是有门道的。这把刀,便是能够通达阴阳两界的阴阳刀!”

    “仵作的刀?”

    “对,仵作,现代人也叫做法医。”

    我身子剧烈一震。

    老丁说:“你是法医,阴阳刀交托给你,也算是适得其主。你以前不能用这把刀,是因为你不能真正的通达阴阳,现在你和昆仑鬼玉息息相关,已经开了鬼眼,应该能够看到福祸牌上的阴阳刀谱了。”

    “阴阳刀谱?”

    我拿起刻有‘福’字的桃符,反过来一看,背面果然多了一些规整的字迹。

    开鬼眼……

    难道说我在医院看到鬼老太和时运高低没关系,而是因为那块鬼头玉?

    这一夜,老丁没再开口。

    整整一晚,我都在查看两枚桃符后的阴阳刀谱,以及桃符的用法。

    我是阴倌,也是法医……徐祸。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