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八章 送不走的鬼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听到这个声音,我不由的一愣。

    看看时间,正好夜里十一点。

    真有鬼找上门了?

    我稳了稳情绪说:“进来吧。”

    刚说完,就见一个女人款步走了进来。

    看清来人的样子,我又愣住了。

    这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盘着老式的妇人头,穿着一件墨绿色绣着金花的无袖旗袍。

    她的样子只能说是中等偏上,但那种古典的风韵足以让男人为她倾倒。????很快,我就认定了她的身份。

    她没有影子,是鬼。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乍一见这么个女鬼堂而皇之的来到面前,我也说不出是惊艳到了还是感觉到了恐惧,有些莫名的紧张。

    女鬼看到我,居然也是微微一愣,好一会儿才缓缓的说:“你不是何居士。”

    “不是,我姓徐,何居士有点事,要过一阵子才能回来。”

    我刚想问她是不是想去轮回,没想到她竟有些失望的说:“哦,那我下个月初一再来。”

    说完,朝我点了点头,居然转身走了出去。

    我愕然的看着她消失在门口,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听口气,这个自称狄金莲的女鬼是认识老何的,既然见过老何,为什么没有被超度呢?

    很快,我就意识到了关键所在。

    我想到了老何在交托我开店的事时,有些闪烁的眼神。那老家伙肯定还有别的事瞒着我。

    我有种被欺骗了的感觉,可是不等我恼火,门外又响起了一个声音。

    一个苍老的男人声音问:“我能进来吗?”

    我冷静了一下,让他进来。

    这次来的是个六十多岁的老鬼,看清他的样子,我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

    他半边身子都烂了,白森森的肋骨就那么参差交错的暴露在空气中,让人看了就感觉心发麻。

    我很快冷静下来,看了看他的伤口问:“被车撞死的?”

    老鬼点了点头。

    我没有多说,直接问他叫什么名字。

    我按照老何说的,先把他的名字记在一本泛黄的册子上,又从抽屉里拿出一道折成三角形的符箓,用毛笔蘸了朱砂在上面写下他的名字和生辰。然后点燃了桌上的一根牛油蜡,把符就着烛火烧了。

    老鬼的残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朝我点头说了声多谢,转身飘出了门。

    牛油蜡就像是个讯号,点着以后,就不断有‘客户’进来。短短的两个小时,就超度了十多个横死鬼。

    超度完一个亡魂后,我靠在藤椅里长吁了口气。

    按照老何说的,每次营业最多只接待十八个客户,眼下不算女鬼狄金莲,已经十七个了,只要再送走一个就能提前关门了。

    正想着,一张血淋淋的脸忽然从门口探了进来。

    我吓得一哆嗦,窝火道:“你不知道叫门啊?”

    妈的,就算神经再大条的人冷不丁看见这样一张血糊糊的脸也得被吓一跳。

    “对不起,对不起!”来者急忙道歉。

    “进来吧。”我就是被吓着了,还不至于小心眼到跟他一般见识。

    等到他进来,我才看清楚他的样子。

    这是个身材十分胖大的中年男人,不光是脸血糊糊的,而是半个脑袋都扁了。

    我拿起笔问:“叫什么名字?”

    “邱明。”

    “生辰。”

    “72年1月16号。”

    我拿出符箓,写下他的名字和深沉,就着烛火烧了。

    可是符纸烧完,邱明的样子却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顶着扁了一半的脑袋站在柜台外面直愣愣的看着我。

    我愕然看了看烟灰缸里的符灰,忽然发现这张符纸烧成的灰烬和先前烧出的符灰不一样。

    之前的符灰就和普通的纸燃烧后一样,是灰白色的,而这道符烧出的符灰竟然是暗红色的!

    这是怎么回事?

    老何没说过会有这种情况啊,还有送不走的鬼?

    邱明忽然毫无征兆的上前一步。

    我猛一激灵,顺手拿起了一直放在桌上的桃木钉。

    阴桃木剑在林彤家被鬼脸咬断,只能拿来当桃木钉使了,虽然威力打了折扣,但对付普通的鬼还是绰绰有余的。

    没想到邱明居然激动的说道:

    “先生,我是被人害死的,求先生替我伸冤啊!”

    我忍不住倒吸了口气,让他把事情详细的说一遍。

    邱明说他自己开了家小公司,是做纺织品生意的。

    这两年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他的公司已经到了濒临倒闭的地步。

    “上个星期我出差提前回来,到家以后发现我老婆居然穿着一件我从来没见过的情`趣nei衣……她居然背着我偷人!我到处找奸`夫,我跑到阳台,忽然有人从后面抱住了我的腿,把我从阳台上推了下去!”

    说到这里,邱明咬牙切齿,神情变得有些狰狞,脸上竟隐隐透出一股黑色的煞气。

    我沉声提醒他:“你最好控制一下情绪,否则能不能轮回两说,还有可能魂飞魄散。”

    邱明点点头,攥着双拳,强行压制住情绪:

    “所有人都以为我是因为破产才跳楼的,只有我知道,我是被那对奸夫淫妇害死的。我不甘心,我连那奸夫的样子都没看到……求你一定要帮帮我,帮我把奸夫找出来,否则我死不瞑目!”

    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拿出纸笔,记下了他的家庭住址和一些背景资料。

    打发走他,我才感觉到一阵头大。

    符灰变成红色,邱明不能轮回,说明他真有冤情,不能够超度。

    可就算他说的全是真的,他的尸体已经被火化,想要提取指纹证据都不能够了。

    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天亮先去见一见他老婆再说。毕竟这已经是涉嫌谋杀了。

    再就是邱明本身已经有了怨念,如果不能尽快给他个答案,他很可能会变成恶鬼。

    到时候不光他老婆要倒霉,还会殃及到其他无辜的人。

    关了铺子,回到家我泡了桶方便面,吃完以后把自己扔到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上午九点起来,我给马丽打了个电话,请了半天假,直接开车来到了邱明家的小区。

    乘电梯上了十楼,刚一出电梯,就闻到一股檀香的味道。

    “1003……”

    我在半敞开的防盗门上敲了敲,很快,一个女人就来到门后,探出半边身子低声问:“你找谁?”

    “这是邱明家吗?”我问。

    女人说:“是,你是……”

    “我叫徐祸,是邱哥的朋友,听说他出事了,过来看看。”

    “哦,那你进来吧。”女人打开门把我让进屋。

    进了门,就见客厅的一张桌子被布置成法坛的模样,两个和尚正盘腿坐在法坛前念诵经文。

    法坛后的一个相框里,照片上的人正是邱明。

    女人把我带到沙发旁,给我倒了杯茶。

    我见屋里除了两个和尚就再没有其他人,就小声问她:“你是嫂子吧?”

    女人嗯了一声。

    “节哀顺变。”

    嘴上说着,我开始仔细打量她。

    邱明说,他老婆叫吕桂芝,比他小七岁,今年三十四。

    或许是因为保养的好,真人看上去倒像是比实际年龄要小几岁。

    她的个子不高,大约一米五五左右,但是身形比例很匀称,除了稍微显得有些过于丰腴,倒是个很有成熟魅力的美妇。

    因为有僧人在诵经超度,两人都没怎么说话。

    过了十多分钟,两个和尚起身,其中一个年纪大些的走到吕桂芝面前:

    “阿弥陀佛,邱施主的亡灵已经被超度,逝者已矣生者如斯,女施主节哀。”

    吕桂芝忙双手合什:“谢谢大师,谢谢大师。”

    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恭恭敬敬的交给了和尚。

    我暗暗皱眉。

    邱明要是这么就被他们超度了,我还来这儿干什么。

    现在的和尚,就算是真的,也是越来越没有底线了。

    和尚接过信封,又拿出两串佛珠交给吕桂芝,说是已经开过光了,带在身上可保不被邪祟侵扰。

    我越看越觉得不对路。

    听和尚话里的意思,佛珠不是赠送的,而是吕桂芝特意求的。

    邱明说他和吕桂芝没有生育,家里就夫妻两人,她为什么要求两串佛珠呢?

    吕桂芝虽然稍微有些憔悴,但是由始至终神情都没有多少悲伤,听和尚说邱明被超度,倒像是轻松了许多。接过佛珠,眼睛里竟多了几分神采奕奕。

    送走和尚,吕桂芝又给我添了杯茶,问我和邱明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以前没听他说过。

    我胡乱说,我在一家纺织品公司工作,邱明曾经提携过我。

    我给邱明上了炷香,装作被香味呛到了,走到阳台查看。

    阳台是封闭的,推开窗户往下看,下面是一片水泥地。

    “都说了不让你搞这些东西,你偏不停,非得让那俩秃子给骗一顿你才舒服啊?”一个男人声音突兀的响起。

    回过头,就见一个身材高大,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的大男孩从一间屋子里走了出来。

    男孩儿看上去也就十六七岁,戴着一副近视眼镜,个子得有一米八以上,显得很粗壮。

    “小徐啊,这是邱明的表弟,他叫王宇。”吕桂芝边给我介绍,边把一串佛珠戴在王宇手上。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