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七章 丧葬铺,渡鬼人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见到老何,我有点替老头心酸,又忍不住想笑。

    老头有把年纪了,一米六左右的身高,圆脸胖胖的,本来是很喜庆的。这会儿却是垂头丧气,低眉耷眼一脸的生无可恋。

    “小徐,我是不是出不去了?”老何哭丧着脸问我。

    “老何叔,你别瞎想,只要你没干违法乱纪的事,很快就把你放了。”

    老何拉着长音叹了口气:

    “唉……老头子一辈子遵纪守法,要是早知道那天杀的让我保管的是人头,说什么我也不能接啊。你也不用安慰我了,我听里头的人说了,就算你们相信我不知道那是人头,我也脱不了干系,至少也得判个五六年。唉,老头子是要倒头在大牢里咯。”

    “别听他们瞎说,这里头能有好人吗?”

    我嘴上这么说,心里也暗暗叹了口气。????被移交看守所羁押,本身就已经判定一个人有罪了。虽然不至于像他说的那么严重,一年半载是肯定逃不过了。

    老何搓了搓手,说:“小徐,我能求你帮我个忙吗?”

    “你说吧。”

    “我就一个孤老头子,没儿没女……”

    我忙说:“打住,你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人头,最多也就判个半年八个月。只要抓住凶手,核实了以后,可能立马就把你放了,你可别瞎寻思。”

    好嘛,这是要交代后事啊。

    也不知道里头那帮坏鸟都跟他说什么了,把老头给吓成这样。

    老何又搓了搓手,竟有些扭捏起来,“我是想说,你能先给我交一千五的大帐吗?下个季度的房租就不用你交了。”

    我一愣:“大帐?什么大帐?”

    送我来的大何给我解释:“大帐就是犯人在里头的账户,用来添补衣服、被褥和其它一些日用品,还有改善伙食、放风的时候抽的烟,这些都要犯人从大帐里出的。”

    我忙说没问题,回头我就替他把钱交上。

    “小伙子,谢谢啦。”老何感激的点着头,忽然又说:“还有件事,得请你帮个忙。”

    我看老头孤苦伶仃的实在可怜,就让他直说,能帮我一定帮。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大何,竟显得有些鬼鬼祟祟,往前凑了凑身子,压低声音说:“我那铺子不能关门,你得替我开着。”

    “啊?”我愣了一下,随即哭笑不得。

    这老财迷,都到这个份上了居然还惦记着开铺子赚钱,真是掉钱眼儿里了。

    大何在一边也是忍俊不禁:

    “老爷子,小徐是我们局里的人,他得上班,没工夫给你开铺子。你家里还有别的亲戚朋友吗?我们可以帮你联系他们,让他们替你照顾铺子。”

    老何神情变得有些悲哀落寞,摆了摆手说:

    “没人了,没人了……干我们这一行,谁能逃的了五弊三缺?老头子命犯孤星,哪还能有人帮我。”

    听到‘五弊三缺’四个字,我心中一凛。

    五弊是指鳏、寡、孤、独、残;三缺则是福、禄、寿。

    有些道门中人因为过分参透天机,就会命犯五弊三缺,生活不能够圆满。

    本来以为老何就是个普通的丧葬铺老板,没想到他居然真是修道之人。也就难怪老阴会把充满怨念的人头送给他保管了。

    我说:“老何叔,我得上班,不能帮你张罗铺子,不过我可以帮你打扫整理一下。”

    我的意思是定期过去帮他看看,就算不招贼,也别让老鼠虫蚁毁坏了他的家当。

    没想到老何却说:“这个忙你非帮不可,也只有你能帮我。”

    不等我开口,他就抢着说道:“不需要你天天开铺子,你只要在每个月的初一十五,夜里子时开门,鸡鸣五更关门就行了。”

    我又是一怔,疑惑的看着他问:“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老何习惯性的搓了搓手,又瞟了大何一眼,压低声音说了三个字:“渡鬼人。”

    说完,他又委屈的拍了拍大腿,“按说我干这一行是行善积德,怎么就会飞来横祸,吃上官司了呢?”

    还不是因为贪钱!

    我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渡鬼人是阴阳行当里较为特殊的一种,传说这类人都是在阴间挂了官职的。

    有些人因为横死,不能去轮回投胎,就要设法找到渡鬼人帮忙超度,才能够下去阴司。

    可我就奇怪了,按说超度亡魂的确是行善,老何怎么就犯五弊三缺,还惹上官司了呢?

    “小徐啊,其实你第一天来找我租房,我就看出你不是普通人了,你是干什么的,我就不用说了。这件事真要求你务必帮忙,要不然……要不然那些亡魂越积越多,整条街的街坊都会被闹得鸡犬不宁的。”老何央求道。

    我皱了皱眉说:“老爷子,不是我不想帮你,关键我们不是一个行当,我干不了你的活啊。”

    老何摆摆手:

    “有什么干不了的,我柜台抽屉里那些三角符都是我事先画好的往生符。你阴气本身就重,过了子时,只要点燃犀香,就会有生意上门了。到时候你在符纸上写上客户的名字,把他们送走就行了。”

    “就这么简单?”我疑惑的看着他,总觉得这老头说话有点不尽不实。

    老何眼神闪烁了一下,嘿嘿一笑说:

    “有时候也有一些稍微麻烦点的客户,不过以你的本事,处理起来肯定不在话下。说到底,能来找我们的鬼都只是想要轮回投胎,也不会自己找不痛快的。这样吧,你帮我这一回,我给你免一年的房租,怎么样?”

    我没有被他最后一句话打动,而是认真想了想,点点头说:“房租就不用免了,就当是为了后街那些街坊的安宁。我答应你,在你出来前,先帮你照看铺子。”

    我说这话是发自内心,主动去找渡鬼人的,肯定是横死的鬼,想要投胎转世。

    如果不能达到目的,很可能会产生怨念,会殃及无辜的人。

    真要是那样,不光后街的人受祸害,横死的鬼也罪孽深重,难再轮回,那的确是很造孽的事。

    老何又交代了我一些相关事宜。

    临出门,他提醒我,千万别忘记替他把大帐交了,里面的伙食实在没有油水的很。

    替老头交了两千块钱大帐,从物品保管处拿了铺子的钥匙。

    出了看守所,大何好奇的问我,渡鬼人是干什么的。

    我跟他解释,上次上他身的小鬼,就是被喂了安眠药以后,中煤气死的,属于横死。如果没有人超度他,就会一直在阳间做孤魂野鬼。渡鬼人就是专门超度这些孤魂野鬼的。

    大何点点头,说那的确是行善积德的职业,还提醒我说今天就是十五,晚上可别忘了去后街开铺子。

    然后他又问了我那个让人难以回答也懒得回答的问题:

    你是阴倌,又是法医,就不怕解剖尸体的时候鬼在旁边看着吗?

    ……

    傍晚下了班,我先去吃了个快餐,又买了点方便面火腿肠,直接来到了后街。

    后街在老城区的一个角落,住在这儿的都是些老头老太,除了街头有一家小面馆和一个小烟酒店,就只有老何的丧葬铺是铺面,相对来说是比较冷清的。

    话说回来,在这样一条小街中间,也只能开丧葬铺。

    因为没打算正常营业,所以我只卸下一块门板。

    走进去,昏暗中看着墙边的纸人纸马,顿时感觉有些阴森。

    打开灯,发现铺子里用的居然还是老式的白炽灯泡。

    借着昏黄的灯光打量着铺子里的一切,不经意间一抬头,就见正对大门的墙上方钉着一面八卦镜。

    和普通的八卦镜不同,这八卦镜是真正铜制的,看上去很有些年头了,镜面上没有画符,镜子中`央却有一个红色的圆点。

    前两次来我并没有留意到有这么一面八卦镜,现在看了,不禁有些吃惊。

    这红点可不是瞎点的,我曾听刘瞎子说过,有些道门高人在得知自己快死的时候,会用木剑刺穿心脏,把心血滴在八卦镜上。

    道士的道行越高,滴了心血的八卦镜法力就越强。

    如果这面八卦镜上的圆点真是道门心血,那老何还真是有传承的高人了。

    把前屋后院查看一遍,见时间还早,我就坐进柜台后的藤椅里玩起了手机。

    那个叫筱雨的居然又给我发来微信,问我现在在哪儿。

    我对这个连骗都懒得骗的伸手族也没多少恶感,可还是恶作剧的说,我是开丧葬铺的,地址就在后街31号。如果孤单寂寞冷了,可以在每个月初一十五的晚上,过了十一点来铺子找我。

    她的反应很平淡,只是‘哦’了一下。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眼看就快到十一点了,我打开语音,故意压着嗓子说:

    “不好意思,到时间了,鬼门关开,我要做生意了。”

    “哦。”

    真没劲,不给钱就没激情!

    我郁闷的嘟囔着,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一根细香,点燃了插进香炉,铺子里顿时飘荡起一股若有若无的奇异香味。

    “生犀不敢烧,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燃起灵犀一炉,枯骨生出曼陀罗。”

    我喃喃的念叨,微微有些失神。

    徐祸,你当真离不开这个行当了吗……

    忽然,门外传来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

    “民女狄金莲特来拜会何居士,请居士许我进去一叙。”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