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五章 诡异的卧房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林彤抬起头的一瞬间,我心里不自主的毛了一下。

    见她的脸除了略显苍白,没有任何异状,才长吁了口气。

    不是我胆小,实在是见过鬼的人才最怕黑。

    “大师,你一定得帮帮我。”林彤哀求道。

    我往她因为激动而上下颤动的胸脯看了一眼,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别激动,先去把衣服穿上。”

    林彤脸一红,转身急匆匆跑进了卧室。

    我可不认为她只包了条浴巾是故意想勾引我。

    肚子里掏出那么多头发,头发里还有会飞的甲虫,不光恐怖,而且恶心的要命,换了谁摊上这种事都得六神无主。她没疯就算不错了。????等了约莫十分钟,林彤还没有出来。

    我看看表,已经快十一点了,又等了一会儿,忍不住过去敲门。

    “林女士!林女士?!”

    我喊了两声,才发现门没有锁。

    没听见回应,我又反手在虚掩的房门上敲了两下,“林女士,换好……”

    不等我问完,房门随着敲击已经打开了一道巴掌宽的缝。

    透过缝隙,就见林彤背对着门口,一丝不挂的站在梳妆台前,低着头,掂着脚的在那里晃悠。

    “林彤!”我抬高了声音。

    她却像是没听见一样,还在那里晃悠。

    不锁门,不穿衣服,在外面叫也不回应……就是不设防咯?

    我想到了重点,看着她动人的背影微微有些心动。

    可是很快,我就发觉不对劲。

    一个女人要勾引一个男人很容易,但是林彤是有着一定素养和身份的,就算要勾引男人,也不应该这么露骨。

    她站在那里的姿势看似很平常,就像是自信满满的少妇在对着镜子自我欣赏。

    可是她的两只手却抬在身前,低着头,耳根不断的抽动,这是人在吃东西的时候才会有的反应。

    光着身子,站在镜子前吃东西?

    我急着从包里拿出木剑黄符,重新回到卧房门口,又大声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没得到回应,我抬手把门推得大开,缓步走了进去。

    刚进门,房间里的日光灯忽然快速的闪动了几下,灭了。

    房间里顿时一片昏暗,只有镜子有着轻微的反光和梳妆台前白花花的身影格外明显。

    我提高了戒备,又往前走了两步,猛然发觉不对。

    就算卧室里的灯坏了,外面的灯不还亮着吗?怎么镜子里的反光会这么暗,而且还感觉青嘘嘘的。

    我急忙转头去看,这一看不要紧,浑身的血顿时就凉了,一颗心倏地提到嗓子眼,差点没直接蹦出来。

    卧室的门不见了!

    不光门不见了,原先门的方向,竟然变成了一面嶙峋的石壁!

    再回过头,眼前的情形更让我骇然惊魂。

    这哪儿还是什么卧室,根本就是一个黑森森的山洞!

    所有的家具摆设,都不见了,只有孤零零的一个梳妆台摆在那儿,林彤依然在对着镜子,低着头晃悠着。

    我强迫自己冷静,几步走到林彤身边,看到她的侧脸,我头发都立起来了。

    她低着头,腮帮子大幅度的鼓动着,发出轻微的“嘎吱嘎吱”的咀嚼声。

    随着她的咀嚼,一股股暗红色的血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

    我顺势看向她的手,看清她捧着的东西,终于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她用两只手捧着的竟然是一只猫仔大小的黑毛老鼠!

    那老鼠的肚皮被啃出了一个血淋淋的窟窿,两只眼睛正对着我这边,似乎还没有完全死透,尖嘴上的胡须还在微微颤抖。

    “呕……”

    我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

    等到吐得只剩下酸水,我才勉强再次看向林彤。

    正好看见她低下头,张开嘴狠狠的在老鼠肚子上咬了一口。

    我又是一阵干呕,可当她抬起头开始嚼的时候,我却发现了一个细节。

    林彤是张大嘴,狠狠的咬了一大口,老鼠肚子上的伤口,却和之前我看到的没有明显的区别。

    那老鼠算是很大个儿了,但再大也只是老鼠,不可能大到夸张的份上。照林彤这狂吃猛嚼的样子,最多三四口就把老鼠给吃完了,可现在那老鼠还是挺着肚皮上的伤口微微颤抖,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不对,我不可能一下从住宅楼来到山洞里,山洞里也不可能有梳妆台。

    就算林彤有异食癖,我也不相信她有勇气吃老鼠。

    “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

    我大声念诵起法诀,同时用省桃木剑重重的在林彤的前额上拍了一下。

    “啪!”

    林彤的身子猛一哆嗦。

    我也感觉眼前光亮了许多。

    再一看,林彤手里捧着的哪是什么死老鼠,根本是她垂在肩侧的头发!

    她在吃头发……

    见她仍有些失神,我忙又拿木剑在她前额拍了一下。

    这一下,她的反应出奇的大,“啊”的一声尖叫,震得我耳朵都疼了。

    我连忙把她的脸按在我胸口,不住的在她耳边轻嘘……

    好半天,她才止住哭泣,缓缓抬起头看看左右,看清周围的情形,又哭了起来:“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在这里?”

    呵,你算是问对人了……我比你还想知道答案呢。

    刚才念的法诀,我一直认为是破书上最有用的记载之一,念诵法诀,轻易就能破除鬼遮眼、鬼打墙之类的把戏。

    眼下我连着念了三遍,却仍然在这诡异的山洞里。

    是法诀失灵,还是作祟的鬼魅太凶悍……

    “啊!”

    林彤再次发出尖叫。

    我忍不住皱眉:“叫有用的话,我和你一起叫啊?”

    很快,我就反应过来她为什么要叫了……她没穿衣服。

    我快速的把衬衫脱下来塞给她,把脸偏向一边。

    不经意间,看到梳妆台的镜子,顿时像是被人在脖子里别了根钢筋似的,头再也转不开了。

    镜子里,林彤居然还在低着头啃老鼠,而且那只老鼠已经被啃得只剩下一个尖尖的脑袋。

    她血糊糊的嘴边露出半截老鼠尾巴,似乎还在摆动着。

    她的两只眼睛上翻,像是死死的盯着镜子外面的我们……

    我被她盯得发毛,感觉我就和那只老鼠一样,下一秒钟就会被她吃进肚子。

    “她是谁……”林彤颤声问,显然也看到了镜子里的一幕。

    我和她对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恐。

    让人悚然的远不止镜子里那个林彤的举动,而是她身后的所在,正是原先那间卧室!

    而我和林彤,却置身在一个空旷的山洞里。

    “林彤!林彤?你穿好衣服没?”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忽然响起,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似的。

    我正寻找声音的来源,林彤忽然一下抱住了我的胳膊,缓缓抬起手,指向了镜子。

    我感觉她浑身都在颤抖,不自禁的也跟着微微发颤。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往镜子里看去,就见镜子里,卧室的门打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觉得那声音耳熟了,从门外进来的是我!

    那声音根本就是我的声音!

    镜子里映出的是我刚才进屋时的情形!

    我刚得出这个结论,镜子里的林彤忽然一口把老鼠头吞进嘴里,快速的抹了抹嘴。

    镜子里的我刚走到跟前,她就猛然转过身,扑进了‘我’怀里。

    两人的身体很快就纠缠在了一起,四片嘴唇也贴合在了一块儿。

    “呕…呕…”

    我又忍不住弯下腰,扶着膝盖一阵干呕。

    刚直起腰,就感觉一个柔软火热的身躯贴进了我怀里。

    “你干什么?”我急着想把林彤推开,她却又像是在包房里一样,竭力的纠缠不休,动作竟和镜子里的那个林彤一模一样。

    随着她狂野的动作,一蓬长发甩到了两人之间。

    看到被啃的参差不齐的头发,我猛一激灵,驾轻就熟的把她摁在地上,捏住她的下颚就往她嘴里抠。

    果然,随着两团被粘液包裹的头发被从她嘴里扯出来,她的眼神再次变得惊恐起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不知道!”我焦躁的回答着,把她拉了起来。

    估计阴倌这个行当里,只有我敢理直气壮的对客户说这三个字了。

    想到包房里从发团中飞出的甲虫,我急着抬起脚,对着两团头发猛踩一气。

    “嗑啪!嗑啪……”

    听到头发里发出硬壳被踩爆的声音,我头皮一阵阵发麻。

    想用打火机把头发烧了,一摸口袋才想起烟和打火机都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幽冥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唯道独尊,体有阴光,覆应吾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生。诵经万遍,身有光明……”

    我是彻底没了方向,只能盘膝坐下,一遍又一遍的念诵破书上的清心法诀。

    林彤听了两遍,竟也盘腿坐在我身边,跟着念诵起来。

    不知道念了多少遍,周围忽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嚎叫。

    分不清是男人还是女人的叫声,就像是从地狱里传来的一样,凄厉的让人汗毛耸立,胆寒心颤。

    嚎叫声中,原本昏暗不明的山洞开始忽明忽暗起来。

    我大喜过望。

    这明暗交替虽然十分诡异,却是和日光灯闪动差不多。

    我们果然还在房间里,法诀起作用了!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