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一章 认罪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我从小就是村里的孩子王,打架驾轻就熟,不管对方有多少人,只管躲闪着,追着陶兴旺猛抽狂砸。

    窦大宝之前亮出杀猪刀,一帮人都不敢主动招惹他,甚至有胆子小的,见他靠近立马就躲开了。

    让窦大宝爆发大火的是新郎的加入,新郎没有帮我们,而是向我撇了块半头砖。

    这下窦大宝炸了毛了,一把揪住他的头发,没头没脑的往他身上招呼,一边打一边骂:“狗日的白眼狼!”

    两辆面包车一前一后开到,十几个穿着联防制服的家伙提着胶皮棍跳下车跑了过来:“全都不许动,双手抱头,蹲下!”

    窦大宝狠狠一脚把新郎踹倒,抱头蹲在地上。我和他并排蹲在一起,见他把挎包甩在一边,暗暗松了口气,偷偷摸出手机塞进了袜筒里。

    陶兴旺被皮带抽的像血葫芦一样,在地上打着滚哭爹喊娘:“杀人啦,他们杀人啦!”

    一个四五十岁敞着怀的矮个男人沉着脸对身边的人说:“赶紧送他去医院。”????“是!”

    “你们几个,把这两个小子带回去!”

    见对方逼近,窦大宝跳起来不服的大叫:

    “两帮人打架,凭什么只抓我们俩?噢,我知道了,就因为你们李塘镇联防队的队长是他陶兴旺的舅舅,他有后台,有关系!”

    我跟着站起来,冷眼看着发号施令那人:“两条人命!我倒要看看他大队长能不能只手遮天!”

    那人脸色阴晴不定,厉声道:“把人带回去!”

    我冷笑,回头对尤孔明说: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你心里清楚,我把话撂这儿,只要我不管这件事,任凭是谁,就算是他段乘风也救不了你一家的命!”

    说完,我瞥了一眼我和窦大宝的包,和窦大宝一起被推上了面包车。

    两人被带到联防队,一下车,就被推搡进后边的一间平房关了起来。

    窦大宝左右看了看,问我:“怎么把我们关这儿?”

    我笑笑,“咱打了人家外甥,当舅舅的肯定得替外甥报仇,先修理咱一顿呗。”

    这屋里就堆了几张办公桌和椅子,再就是几个放文件的铁架子,估摸着就是个小仓库。

    我站起来,透过窗户往前边看了一眼,从袜子里拿出手机,关了震动,打开录影藏在一个铁架子后边。

    不大会儿,房门打开,矮个儿带着两个穿着便装,拿着胶皮棍的彪悍男人走了进来。

    我冷笑:“呵呵,看来你就是陶兴旺的舅舅了。”

    矮个儿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的冲两个拿棍子的人使了个眼色。

    见两人上前,我急忙抢着说:“尤孔明家的事你应该听说了,孟华珍回来了!”

    矮个儿猛然一震,两个拿棍子的家伙也都是一愣,转回头看向他。

    矮个儿终于开口了,“你在胡说什么?”

    我冷笑:

    “呵呵,您还能不明白我说什么吗?昨天晚上的情况就和孟华珍当初的情况一模一样。你外甥陶兴旺当初借着闹新娘的由头,强j了孟华珍,队长大人您一手遮天,不光替你外甥脱了罪,还硬是把孟华珍的男朋友郑磊下了大狱。你没想到你的好外甥陶兴旺,昨天晚上又强j了那个伴娘吧?孟华珍死了,那个伴娘也死了,我倒想看看队长大人您还能不能压的住。”

    矮个儿嘴角抽搐了两下,森然的问:“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人?”

    我哈哈一笑:“要做笔录的话,我们现在应该在审讯室。这间……哈,当初孟华珍的男朋友是不是就是在这儿让队长大人您给屈打成招,强迫他签认罪书的啊?”

    这时有个瘦猴似的男人来到屋外,透过窗口说:“游队长,我问过了,这两个小子是尤孔明家找来平事的神棍。”

    矮个儿摆了摆手。瘦猴往我和窦大宝看了一眼,撇撇嘴转身走了。

    窦大宝嘿嘿一笑:“原来队长大人姓游啊。”

    游队长森然一笑:“我还以为是他妈的什么鸟,原来是两个小骗子。既然管不好自己的嘴,那我就帮你们管管。”

    说完,拿出两张打印的纸和笔,还有一盒印泥放在桌上。

    他冲两个拿棍子的一摆手,冷狠的说:“上次怎么收拾郑磊的,还怎么收拾这两个小王八蛋。”

    我往纸上瞥了一眼,“哟,我说您怎么才来呢,原来是准备认罪书去了。队长大人跟上面关系挺深啊,连认罪书都能弄到。”

    游队长又是森然一笑:“呵呵,你小子倒是门儿清,看来没少进过局子。放聪明点儿乖乖签了,还能少受点罪。”

    我咬了咬嘴唇,点点头,“行,我签。”

    我和窦大宝对视一眼,各自拿起一张认罪书。

    窦大宝看了两眼,瞪大了牛眼:“袭警?我们什么时候袭警了?”

    游队长淡淡的说:

    “在这里,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签了它,最多坐个两三年。要是不签,我重新帮你们弄一份认罪书过来,就不止两三年了。”

    “卧槽,你这也太黑了!我们就是打了你外甥,最多也就是拘留半个月,他们七八个人呢!”窦大宝气得眉毛都立起来了。

    我按住他肩膀,斜了两个‘棍子’一眼,“我们签。”

    我拿起笔,又看了游队长一眼,刚要在认罪书上签字,刚才的瘦猴忽然推门探头进来,气喘吁吁的说:“队长,市公安局来人了,问他们的人在哪儿!”

    “他们的人?”游队长眉头一紧。

    “是这儿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瘦猴被拽了出去,紧跟着房门大开,赵奇和队里的一个便衣走了进来。

    游队长一愣,“你们是什么人?”

    赵奇嘿嘿一笑:“你好,游大队长,我是市公安局刑警队的赵奇。”

    他指了指我:“我听说我们同事在您这儿犯事了,诶,我就想问问,您怎么没把他们送派出所呢?”

    游队长脸色沉了下来:

    “你也知道他犯事了,他俩不光把人打成重伤,派出所的警察同志出警,在亮明身份的情况下还遭到了两人的袭击。你也是警察,同事被打了,当然要先收拾他们一顿。”

    “别他妈跟我扯皮,人呢?!”郭森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游队长眉头一皱,转身冲院里怒道:“市局的人都这么横吗?”

    郭森冷着脸走进来,劈头就对我训斥:“我不是让你等我吗?你干的这叫什么操蛋事儿?”

    “郭队,咱队里来了多少人?”我平静的问。

    郭森瞪了我一眼,闪开身,门外站了七八个总队的刑警。

    马丽抄着手走进来,走到我身边习惯性的搭住我一边的肩膀:

    “小师弟,你可真够牛叉的,俩人,打八个?我还以为我是来给你验尸的呢。”

    “要验尸,不过不是给我,是给那个叫芳芳的伴娘检验。她被这个游队长的外甥强`暴,上吊了。郭队,我现在举报这个人,他涉嫌滥用职权,包庇罪犯,还强行诬陷定罪。”

    游队长指着我厉声道:“你血口喷人!”

    我走到架子旁,拿出藏着的手机,点了几下屏幕。

    我盯着游队长,冷冷道:

    “刚才队长大人的表演我已经发到市局总队共享文件里了。我想接下来您可以去总局喝茶了。”

    郭森和赵奇等人各自拿出手机看了看,赵奇点了下屏幕,很快,扬声器里就传出刚才的对话。

    “……上次怎么收拾郑磊的,还怎么收拾这两个小王八蛋……在这里,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签了它,最多坐个两三年。要是不签,我重新帮你们打一份认罪书过来,就不止两三年了……”

    赵奇收起手机,斜眼看着游队长。

    郭森走到游队长面前:

    “游长民,你现在涉嫌违反公务人员条例,滥用职权包庇不法分子,使用暴力陷害无辜人员和企图使用暴力陷害公务人员。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游长民脸色死灰,抹了把脸上的冷汗,忽然咆哮着向我扑了过来:

    “你害死我了,我杀了你!”

    郭森猛然一把抓住他胳膊,熟练的把他按在墙上,反剪双手打了背铐:

    “带走!”

    赵奇拿出手铐,笑眯眯的看着两个‘棍子’,“两位,跟着走吧。”

    三人被带出去,马丽搭着我肩膀往外走,“你也太冲动了,就不能等老郭他们来了再说?非得在镇上闹那么一出,还打人?你还想不想毕业了?”

    赵奇笑着说:

    “他就是个实习生,又不算编制内的。两个打八个,打赢了那叫牛13,连斗殴都算不上。再说了,他要不打那一架,咱最多只能查伴娘被强`暴的事,这个游长民还得继续横行霸道。”

    郭森回过头说:“吊死的伴娘叫唐芳,我已经让人把尸体转送你们实验室了。”

    马丽点头:“我马上让大梁他们着手提取证据。”

    赵奇看了一眼我和窦大宝,挑起一边的眉毛:“你们两个伤得不轻啊,还认识打你们的那帮人吗?认识的话跟我抓人去!”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