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章 伴娘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感觉身后阴风袭来,我来不及转身,躬下身猛地往后撞去。

    感觉撞到实物,我连忙转过身,就见一个穿着红色套裙的女人被撞的倒飞了出去。

    眼看着就要撞在墙上了,女人猛一挺身,定在了原地。

    我看看她脚上的红色高跟鞋,再看她一脸狰狞怨毒,顿时明白过来。

    这是新娘,她的确被鬼附身了。

    而且就散发出的煞气来看,附身的不是普通鬼,而是厉鬼!

    怪不得能把那么大一条狼狗弄死呢。

    我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腿肚子也有些哆嗦。????窦大宝说他看到的是红衣女鬼,红衣女鬼虽然比不上红袍喜煞凶悍,但也是厉鬼凶煞。

    而且她现在附身的是同样一身红衣的新娘子。二红合一,喜气变成了煞气,想要把女鬼从新娘身上弄出来可就难了。

    我咬了咬牙,冲楼下喊:“大宝,把伴娘抱出去抢救!”

    “你自己小心,我把人送出去马上回来帮你!”

    见红衣女鬼没有追的意思,我稍许松了口气,紧握着木剑问:

    “你和这家人家有什么仇?为什么要害他们?”

    女鬼冷森的看着我,冰冷麻木的说:“我和这家人没有仇,但是我恨这里的所有人,我要杀光他们。”

    我倒吸了口冷气,“为什么?”

    红衣女鬼没有再回答我,只是发出一连串“嗬嗬嗬嗬嗬”的冷笑。

    被附身的新娘眼底快速充血,眼睛转瞬变成了血红色,猛然弓腰向我撞了过来。

    我大惊失色,身后就是栏杆,要是被撞下去摔在台阶上,不死也得骨折。

    可我要是躲开,被附身的新娘就得冲下去。

    到时候活人变死人,楼里又只有我一个人,真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转念间,我上前两步,身子一滑,照她脚上铲去。

    女鬼正往前冲,被铲中高跟鞋,失去重心猛地扑在了我身上。

    我举起木剑要拍她前额,没想到她的速度竟快的惊人,力气也出奇的大。

    她竟然一把抓住了我握剑的手腕,用力在地砖上一磕,木剑撒手,她张开嘴就朝我脸上没头没脑的咬了下来。

    我本能的抬头去撞她的脑袋,对撞了一下,只觉得眼冒金星。

    她却是头一仰,再一次向我咬了下来。

    我还想和她对撞,猛然间想起她是被女鬼附体的新娘,再怎么撞,女鬼本身也没有感觉。

    情急之下我猛地一蹬栏杆,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下面。

    她却像是泼妇一样,不等我去抢木剑,另一只手直接往我脸上抓了过来。

    我急忙躲闪,就地一滚顺势抓起了阴桃木剑,朝着她胸口刺了过去。

    可我怎么都没想到,就在木剑快要刺到的时候,她猛一翻身,双手撑地,把眼睛朝着木剑的剑尖送了过来。

    我连忙收剑,蹿起身跑向对着栏杆的一侧。

    这凶悍的女鬼说的没错,她附身在新娘身上没有别的企图,只是想杀人,不但不在乎新娘的肉身,甚至还狡猾的用她来做挡箭牌。

    我把手伸进背包装符纸的口袋,却一把摸了个空。我一下子想起来,红袍喜煞的事了结后,我就没再画过符箓,唯一两道超度亡灵的符纸在董家庄用来超度董大仙夫妇了。

    “祸祸,我来了!”窦大宝匆匆跑了上来。

    “别站栏杆边上!”我大声提醒他。

    窦大宝反应倒是不慢,闻言立刻闪到了我对面的墙边。

    附身在新娘身上的女鬼倒是不急着攻击我们,好整以暇的站在原地,两只血红的眼睛怨毒中带着嘲讽。

    我深吸了口气。

    虽然她的眼睛异于常人,但我还是看出了这眼神中的含义。

    那是一种绝杀的眼神,只求达到目的,魂飞魄散也在所不惜……这根本不是厉鬼的套路啊。

    “你到底是什么人?有多大的冤才会这样?”我忍不住问。

    女鬼不答。

    窦大宝却说:“她应该也是个新娘子,就是……就是头发披散着……”

    窦大宝倏然瞪圆了眼睛:“你是孟华珍?!”

    “你认识她?”我愕然。

    窦大宝又仔细看了看,“她就是孟华珍,是我高中同学。孟华珍,你怎么死了?怎么还变成红衣鬼了?”

    女鬼不说话,只是用仇视一切的眼神看着我们俩。

    我咬咬牙,到了这个份上,就算打伤新娘也在所不惜了。否则束手束脚,我和窦大宝都得让她弄死。

    我向窦大宝使个眼色,就想动手。

    忽然,一个声音从楼梯口传来:“华珍姐,原来是你啊。”

    一个淡淡的虚影飘忽上来。

    看到她身上的鹅黄色纱裙,我控制不住的大吼出声:“啊!!!”

    窦大宝也是大惊失色,“她……她是那个伴娘!”

    “她死了……”我无力道。

    伴娘是直接拴好绳子,从栏杆上翻出去的,身体下坠的力量直接要了她的命。

    想起刚才看到的血迹,我问伴娘:“是哪个王八蛋侮辱你的,你认得他吗?”

    伴娘摇摇头:“我不认识他,我只看见他眼角有道疤。”

    “是那个家伙!”窦大宝咬牙道。

    我转向红衣女鬼,声音转冷:“是你害死她的?”

    红衣女鬼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恢复了正常,眼神柔和的看着伴娘:

    “芳芳,强bao你的男人叫陶兴旺,我们都是被他害死的。你年纪还小,快去轮回吧。我会帮你报仇的。”

    “不是你害死她的?”我问。

    伴娘摇了摇头,哭道:

    “昨天晚上他们把我抬到那个房子里,无论我怎么喊怎么叫,他们都不肯放过我,他们关了灯,我只看到那个有疤的男人压到我身上,其他人……其他人还在不停在我身上摸……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

    “艹他妈个叉的!”我忍不住破口大骂,收起木剑就往下走。

    红衣女鬼猛然挡在楼梯口,“你想跑?”

    我笑笑:“我如果只想保命,刚才我就不会对你留手了。我未必能打的你魂飞魄散,但你也留不住我。现在,你想做什么随你的便,我要那个姓陶的,还有那帮孙子现世报!”

    红衣女鬼惨然一笑:

    “你怎么让他现世报?当初我和芳芳一样,给人当伴娘,被他给糟蹋了。我报警,可他舅舅是镇上联防队的队长,和上面有关系。我怀孕了,他家里怕事情闹大,就说要娶我。我家里人怕丢脸,硬逼我嫁给他。我男朋友去找他拼命,被他们打了,还要被告蓄意伤人,在坐牢。”

    我恨得咬牙,问:“你是怎么死的?”

    “呵呵,他们让我嫁,我就嫁,结婚当晚我就吊死在他家里了。我不知道人死了会变成鬼,我只能用这个法子来报复他们。”

    窦大宝抹了抹眼角说:“孟华珍,你和芳芳一起去轮回吧,我和徐祸会帮你们报仇的。”

    红衣女鬼摇摇头:“大宝,我相信你说的话,可你们斗不过他们的,你们走吧。”

    “我可以。”

    我从包里掏出实习工作证:

    “我是市局刑警大队法医实验室,实习法医徐祸,我会替芳芳的尸体做化验,一定让那些混蛋受到惩罚!”

    “真的?”红衣女鬼仍然有些不大相信。

    “真的,我发誓!如果不能让陶兴旺绳之于法,我就不穿那身警服!”

    红衣女鬼盯着我看了半晌,样子忽然间起了变化,眼睛一闭,瘫在了地上。

    看着仍然站立在眼前的红衣女鬼,我恍惚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这是自己脱离新娘的身体了。

    “我送你去轮回。”我一边说,一边取出黄纸朱砂。

    女鬼孟华珍“嗯”了一声,“我相信你,相信大宝,我走。你们……你们能帮我给郑磊带句话吗?他是我男朋友,被关在第四看守所。你们帮我告诉他,让他忘了我,好好的生活。行吗?”

    我深吸了口气,摇摇头,“阴阳殊途,我不能帮你带这个话。我希望你能明白,不是话带到,他就能忘的。如果他能忘掉你,我和你一样祝福他,如果忘不掉,他愿意想你一辈子,那是他的幸福。一路走好……”

    说完,我将画好的符箓向两个女鬼挥了过去……

    我点了根烟,给郭森打了个电话,和窦大宝一起走出了尤家。

    尤孔明父子急忙迎了上来。

    “徐大师,搞定了吗?”尤孔明问。

    他儿子问:“我老婆怎么样了?”

    “你老婆没事了。”我指了指不远处的救护车,“闹伴娘好玩吗?”

    父子俩低头不语。

    “切,闹伴娘是我们这儿的习俗,那娘们儿就他妈矫情,大家伙一起热闹热闹又不会少块肉。”那个眼角有道疤的青年骂骂咧咧道。

    身边几个穿着西装的青年也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我点点头,把包放在一边,问他:“你叫陶兴旺?”

    陶兴旺一愣:“你认识我?”

    “你认识孟华珍吧?”

    陶兴旺浑身一哆嗦,下意识的往院门看了一眼。

    “孟华珍,她让我给你带个话……”我一边说,一边把手伸进腰里提了提裤子,顺手抽出皮带朝着他头上猛抽了过去。

    “麻痹,敢在我们李塘镇撒野,打丫的!”其余青年同时扑了过来。

    “大宝,开打!”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