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八章 太岁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外八行的盗门里,憋宝牵羊素来有‘万盗之长,诡盗之尊’的称号。

    以前听刘瞎子说起那些憋宝牵羊的轶事,我都很好奇,很想知道真正的羊倌是怎么样的。

    然而,现在的我,充满了复杂的情绪,唯独没有好奇。

    我很少怨天尤人,但之前发生的事,让我气得差点吐血。

    自从上了大学,我很少回董家庄的家。

    原因很简单,那盛载了我成长记忆的农家小院,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只能是一种折磨的刑具。每次回去,我都要承受一次旁人无法理解和承受的冷清折磨。

    我只是每个月回去打扫一下,打开门窗,把房子透透气。

    可我没想到,仅仅只是间隔了不到一个月,竟然有人把我的大本营,或者说把我的‘狗窝’布设成了灵堂!????我很想像桑岚一样,找个人,委屈的跟他说:我得罪谁了?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可是,相对于委屈,我更想自己去寻找答案……

    按照顾羊倌给的地址,一行人两辆车来到临县郊区的一处宅院。

    开门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个子不高但很敦实,圆脸,蒜头鼻,年纪不大,眼睛却有些吊眼角。

    听桑岚的父亲说明来意,他没有把大门完全打开,而是有点鬼祟的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居然从身后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小灯笼,挨个在我们脸前头照。

    所有被照到的人都皱起了眉头,季雅云和桑岚更是捂着鼻子往后退了两步。

    这灯笼也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糊的,有一股浓重的臭鱼腥味,实在让人难以忍受。

    赵奇皱着眉头小声问我,这天还没黑呢,他照什么照啊?

    我让他别多问,事实是我也不知道这小子在搞什么鬼。

    少年把我们照了个遍,吹灭灯笼,拉开大门让我们进去。

    这里和普通的农家院区别不大,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院里一侧的盆景格外嶙峋茂盛;还有就是院子一角的一口水井,井口被一块磨盘大的青石压得严严实实的,让人不明其意。

    进了正屋,八仙桌旁的一把太师椅上,一个瘦小干瘪的老头正坐在上面,闭着眼睛,‘吧嗒吧嗒’抽着旱烟。

    见老头眼皮也不抬一下,那个女人试探着小心的喊了一声:“顾先生?”

    老头仍然没睁眼,又抽了口烟,缓缓的说:

    “你在电话里说,你的女儿有难,我看在海山大哥的份上,才答应见你们一面。至于小福安的事,我当年已经跟你们说的很清楚了,再也休提。”

    我姥爷的大名叫董海山,这一来我便清楚,眼前的这个老头就是顾羊倌了。

    那个女人急着上前一步,“顾先生,小福他……”

    顾羊倌脸一沉:“小雷,送客!”

    见刚才的蒜头鼻少年上前,我连忙说:“老先生,您先别急。您说不提,咱就不提。”

    “你是谁?”

    “我叫徐祸,是桑家之前请来平事的阴倌,可我只会些野路子,帮不了她们,所以跟着她们来找老前辈帮忙。来的冒昧,唐突了老先生,请您海涵。”

    顾羊倌摆摆手:“既然同是外八行的人,都懂得规矩,那还客套个什么劲,坐吧。老头子眼睛不行了,失礼勿怪。”

    他又“吧嗒吧嗒”抽了两口烟,才转向那个女人,沉声说:“董家丫头,说说你闺女是怎么回事吧。”

    桑岚这会儿像是横下心似的,看了我一眼,自己把这些天的经历说了一遍。

    “就今天,我还被人配了冥婚!”桑岚委屈的说着,忍不住愤愤的抹了抹眼角。

    顾羊倌听完眉头紧锁:

    “鬼胎还魂术……没想到现在还有人会这种邪法,冥婚也只是其中一个步骤罢了。借腹养鬼胎还阳,你就等同是他的童养媳……冥婚……冥婚……”

    见他反复念叨‘冥婚’两个字,我迟疑了一下,说:

    “用来配冥婚的灵堂,就布设在桑太太,也就是董亚茹的家里。”

    顾羊倌竟像是一点也不觉意外,摆摆手说:

    “那是必然的,有人想借鬼胎还阳,除了要找八字相合的孕妇做生祭,要配童养媳,还必须要借太阴太岁来作法设灵堂。方圆百里之内,也只有我在小福安床下种的那个太岁了。这样都能被找到,看来对方妖法不低啊。”

    我皱了皱眉:“太阴太岁?”

    “太阴太岁……”顾羊倌似乎想到了什么,有点神游物外,喃喃道:

    “当年董家丫头两口子把小福安抱回董家庄,我听两人说,自从小福安出生,两人就大灾小灾不断,还几次差点丧命。我觉得奇怪,就替小福安量骨,发现他居然是煞体阴身,克亲近之人。我想他年纪还小,可以更改命格,就下功夫做了一番准备。可谁知当晚子时我正准备起坛帮他改命,忽然间阴风大作。等到阴风散尽,那……那……”

    “老人家,别激动。”

    “不是激动……当时的情形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你既然是阴馆,应该知道七十二路野仙吧?当时阴风散去,香烛尽灭。狐黄白柳灰,孙眉鳞符鸣,蝶百丝螫夜,蜈蜘蝎蝙蛾……甚至七十二路之外的柴仙(狼)……整整二十一路野仙都来到了院儿里。”

    说着,顾羊倌忍不住站起身,用烟杆点着大门外:

    “你能想象当时的情形吗?满院子的野兽、毒虫,就那么围着你,一双双的凶眼瞪着你!姓顾的走南闯北,半辈子憋宝牵羊,也没见过那样的阵势。”

    “后来呢?”我问。

    顾羊倌长叹了口气:

    “那时候我才知道,小福安不是普通的煞体阴身,有可能是……唉!都那样了,我还能做什么?当时我把法坛推倒,挨个冲那二十一路野仙作揖赔罪。回到屋里,我跟海山哥说这孩子天命如此,不能改。海山哥当时在屋里也从门缝里看见了,问我这可怎么办?

    我说,还能怎么办?这小子天生是个大祸害,再这样下去,你闺女、女婿就得让他克死。海山哥是个狠人,我俩喝了半夜酒,他跟我说,让我想个法救他闺女,还说一定得不能伤他外孙。

    我们俩最后一商量,只能决定跟董家丫头两口子反过来说,说他们夫妻俩和孩子相冲,他们要是跟孩子在一块儿,就得把小福安克死,用这个法子让他俩离得远远的。

    小福安得有人带啊?海山哥让我想办法。我想来想去,只能是把之前从昆仑山得来的一块太岁种在孩子床底下。不为别的,只为以煞制煞,好让海山哥有命把这孩子带大。

    我前几年回去的时候,去看海山哥。那时候我再看那床底下,本来磨盘大的一块昆仑太岁,居然变得形影渺渺,我断定如果挖出来,最多也不比手掌大,那太岁阴煞居然被小福安给吸收了!”

    我闭了会儿眼,睁开眼沉声问:“那些人为什么要在那里作法配冥婚?”

    顾羊倌顺口“啧”了一声,“那可是昆仑太岁,再小也留有余威。别说方圆百里,就算找遍全省,也没那么好的阴地了!”

    我想了想,把五个纸人的事说了一遍,然后冲他深深鞠了一躬:

    “顾前辈,我该说的都说了,想知道的也知道了。谢谢老前辈指点,也多谢前辈保全我父母性命,徐祸告辞。”

    说完,转身向外走去。

    “嘶……”

    顾羊倌猛地吸了口气,转身面向董亚茹:“他……他是……”

    赵奇跟着出来,朝不远处看了一眼,拉开车门跳上车,打着火才转过头问:“你相信他说的话吗?”

    我摇了摇头:“无所谓信不信,过去的事,再想也没意义。”

    “那桑岚……”

    我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那辆白色小轿车,“你不是让沈晴跟着保护她嘛。我是实习法医……徐祸。”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