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七章 顾羊倌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你是董大发的老婆?”我问。

    女鬼抿着嘴点了点头。

    我忍不住深吸了口气。董大仙一直说草人是他媳妇儿,没想到草人身上竟真附着他老婆的阴灵。

    他疯了二十多年,她老婆就留在阳世,陪了他这么多年……

    拿出符纸超度了女鬼,土狗也不叫了,颠颠的跟着我和赵奇往回走。

    我把董大仙的事跟赵奇一说,他沉默了良久。

    我问他怎么出来了。

    他说他见屋里没人,就想去找那个线人问清楚,出了院门以后的事完全记不得了。????我越想越觉得邪异,急着跑回庄上,却见梧桐树下的院门敞着。

    “谁?!”我怒火攻心,大步走进去抓起了地上的铁镐。

    看到堂屋里的几个人,我不禁一愣,再看看那个我不想见到的女人,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桑岚一家跟着那个女人来了。

    我放下铁镐,沉着脸一言不发的走进屋,用刚才扯掉的黑纱帐把桌上的香烛供品包起来丢到外边。

    回到屋里,坐在姥爷以前经常坐的藤椅上点了根烟。

    桑岚拉了拉我,指着桌上的两个相框,带着哭音问:“你在搞什么鬼啊?”

    我吸了口烟,抬眼看着她,“你不是说认识我以后就一直倒霉嘛,你也看见了,我在家里给你设了灵堂,摆明是为了你们家的钱害你咯。”

    “你瞎说什么啊,我什么时候那么说了。”桑岚用力在我肩膀上推了我一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需要一个解释。”桑岚的父亲沉声说道,口气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温和。

    赵奇看的蹊跷,问我这是什么情况。

    我说:“这里是我家。”

    “你家?”赵奇错愕的瞪大眼睛看了看桌上的照片,“你家怎么会有……”

    “呵呵,我比谁都想知道答案,要是让我知道谁在我家搞这些东西,我他妈弄死丫挺的!”

    我越说越火大,忍不住狠狠一拳砸在墙上。

    “你手怎么受伤了?”那个女人急着问道。

    我没回答她,说姥爷走了以后,我就去市里上学了,家里的东西都没动过,让她要拿什么自己去拿。

    我已经气不起来了,姥爷去世的时候我打电话给所谓的父母,一个换了号码,一个打不通,我还能说什么。

    我指了指那个没有脸的男人照片,问赵奇记不记得他的样子。

    赵奇说他当时急着找三白眼,没仔细看。

    我苦笑,当时见家里被人布设成灵堂,我气得不行,现在想来,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我也只是有个模糊的印象。

    “福安,是你回来啦?”一个头发全白,腰杆挺得笔直的老人走进了院里。

    “三爷爷。”我连忙起身迎了出去。

    老人是以前村里的老村长,因为德高望重,村里的人都很尊重老人家。我叫他三爷爷,是因为他和姥爷是平辈,在家排行第三。

    想起刚才在村子里没见到人,我忙问他:“三爷爷,刚才村里的人都上哪儿去了?”

    三爷爷叹了口气:

    “唉,前几天董大仙儿走了,今天火化,我带着村里人送他去啦,刚回来看见你这儿门开着,就过来看看。”

    “董大仙……”想起前不久的经历,我有点失神。

    “走了也好,他这些年活着也是受罪。这些年他吃百家饭活下来,也算是咱村的人替他积福,但愿他下辈子托生个好人家吧。”三爷爷不无感慨的说。

    老爷子打量了其他人一眼,目光落在那个女人身上,眯着眼睛看了她一会儿,眉毛渐渐拧了起来:“你是亚茹?”

    那个女人急忙上前一步:“三叔,是我。”

    三爷爷又看了看桑岚的父亲等人,眉心舒展开来,淡淡的对那个女人说道:

    “这些年福安由他姥爷和村里的人照顾,总算是没遭大罪。现在他考上大学,还学了医,总算是熬出头了。你既然已经又成了家,就不要再来找他了,免得影响你现在的家庭。”

    那个女人抹了抹眼睛,带着哭音小心的问:“三叔,顾羊倌还在吗?”

    “顾羊倌?”

    三爷爷眉头又皱了起来,摆摆手说:“他搬走了。”

    “他搬哪儿去了您知道吗?”

    “你找他干啥?”

    那个女人看了看我,低声说:“我家岚岚出了点事,我想让他帮忙看看。”

    三爷爷看了一眼桑岚,‘哼’了一声,拿出个小本翻了几页说:“头几年他回来过一趟,留了个手机号,现在能不能打的通我就不知道了,你记一下吧。”

    等他说完号码,我忍不住问:“三爷爷,我怎么不记得咱庄上有这么个人啊?”

    三爷爷少有的一瞪眼,抬高了嗓门:

    “你爹妈把你扔下的那年他就搬走了,那年你才几岁?你记得个屁啊!”

    说完,老爷子起身边往外走边念叨:“老头子要是没记错,咱福安明年就能毕业咯,等毕了业,再找个媳妇儿生个娃,就算是熬出来咯。”

    我一直把老爷子送回家里,又在他家待了一会儿才回来。

    进了屋,我把两个相框交给桑岚说:“段乘风给我打过电话,说你这几天会有大劫。野郎中不做了,也不靠谱,赶紧去找高人帮你看看吧。”

    “这照片是怎么回事?”季雅云问。

    我迟疑了一下说:“我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偷偷进来我家,把这里搞成这样,我想那人的目的是要给桑岚配冥婚。”

    “冥婚?!”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

    我点点头,说没什么事就走吧,我要锁门了。

    那个女人忽然拉住我,悲戚的说:“小福,我们已经联系上顾羊倌了,你跟我们一起去找他吧。”

    我轻轻推开她的手,说:“桑太太,我已经不做阴倌了。”

    “不光为了岚岚,还因为你。当年顾羊倌给你看过,说如果我和荣华在你身边,你就会死……”

    “呵呵,这么说你们还是为了我好,是我害你们离婚的?”

    那个女人再次拉住我,哭道:“你跟我们去找顾羊倌吧,他会告诉你整件事的真相。”

    我叹了口气,问她顾羊倌现在住哪儿,听她说了地址,我点点头:“好,我跟你们去。”

    赵奇看了看表,说:“刚才的事太邪性了,我也想去找高人问问。”

    上了车,我刚想关门,就见那条土狗在地上冲我直摇尾巴。

    我拉开中门,冲它一招手:“上车。”

    土狗像是听懂了我的话,噌的跳上了车。

    赵奇边打着火边笑着说:“单身男人养什么狗啊,赶紧找个女朋友吧。”

    “找女朋的事另说,这狗可不一般,虽然是土狗,可是比一般的狗有灵性。重要的是它重情义,是条好狗。”

    路上,赵奇好奇的问我,放羊的能是什么高人。

    我说董家庄可没有羊放,这个羊倌也不是放羊的羊倌。

    我告诉赵奇,除了传统的三百六十行,还有外八行。外八行里最大的是盗门,其中又分许多流派。

    例如金点(算命先生)、响马、贼偷、倒斗(盗墓)、走山(山贼)、采水(海盗),这些都属于外八行里的盗门行。

    其中有一个行当最特殊,叫做牵羊憋宝。简言之就是能够通过一些奇术辨别寻常人辨认不出的宝贝。干这个行当的人,就被称作羊倌。

    赵奇不解的问,他倒是听说过有憋宝的,可没听说过羊倌还能帮人平定邪乎事。

    我说:你只知其一未知其二,原本的盗门流派众多,会的手艺也各不相同,但是在唐代,曾有人将所有流派都统一起来,使盗门成为外八行里最大的势力。

    不过到了明朝,盗门又再分散开。届时各个流派间已经相互交集了几百年,多数人除了独门技艺,还学会了别的手艺。做羊倌的未必就没有平定阴阳事的本事。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