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六章 董大仙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眼看男人的脸消失,我就觉得胸口一阵一阵的发堵。

    愤怒、惊恐……还有说不清的各种情绪像是要把我撕裂一样。

    我没再管照片,回头想问赵奇,他记住照片里男人的长相没有。

    转过身,却不见赵奇的影子。

    跑到院子里,不见赵奇,只见他刚才拿的铁镐丢在院里。

    院门已经从里边打开,我急着跑出去,左右不见人,那个线人瘦猴也不见了。

    我拿出手机,打给赵奇,通是通了,可没人接。

    我回头朝院门里看了一眼,拉上门,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走了一阵,我才觉得不对劲,平常董家庄可没这么安静,怎么今天变得死气沉沉的,不光没有人声,就连饭菜的香味也没有。

    我刚想敲一户人家的门,看看有没有人,身后忽然传来放鞭炮的声音。

    我被吓了一跳,猛地回过头,就见一个穿着破烂棉袄,敞胸露怀,黏成绺的头发和脏胡子连在一起的家伙,正用竹竿挑着一串小鞭炮跳着脚的嘎嘎乐。

    他脚边还有一条半大不小的土狗,跟着上蹿下跳。

    “董大仙儿!”我诧异的喊了一声。

    这人本来叫董大发,是董家庄出了名的疯子,听庄上的老人说,早年间他和他老婆一起去广东打工,他老婆被工厂的一个工头给强j了。

    工头前脚走,他老婆就留了个条子,吊死在了出租屋里。

    董大发回去一看,当时就疯了,拿了把菜刀,嗷嗷叫的跑到工厂,找到那个工头,连砍了他几十刀。

    按说他杀了人,最低限度也得判无期,可是他受了刺激,是真疯了。

    当地司法部门也没法给一个疯子判刑,只好把他送了回来。

    他回来后也不伤人,就在原先的家里扎了个草人,给草人穿上他媳妇的衣服,逢人就说他媳妇儿可好了,在家给他做饭,晚上还给他暖被窝。

    庄上的人可怜他,就轮着给他送吃的。

    我就是董家庄的人,以前还给他送过烙饼咸菜呢。

    至于董大仙儿这个外号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估计是整天神神叨叨的,谁随口喊了一声,就这么传开了。

    要算起来董大仙得六十多了,没想到他还在……

    董大仙放完炮,消停下来,瞪着眼睛看了我一会儿,嘴一咧,指着我笑嘻嘻的说:“大祸害,大祸害回来了!”

    “大仙儿,庄上的人呢?”我也只能是问他了。

    董大仙低头想了想,忽然原地一蹦,转过身边跑边说:“你来,你跟我来,我带你找他们去!”

    我这会儿也没了主意,只好跟着他跑。

    那条土狗也跟着我们俩跑的欢实。

    跑出村西边,董大仙还在撒丫子往前跑。

    穿过田埂,跑进了一片树林子。

    我有点纳闷,老疯子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能跑这么带劲呢。

    跟着跑进树林,转过一棵树,居然不见了董大仙的影子,只有那条土狗还在树下撒欢儿。

    我正惊疑不定,不经意间就见树林子另一头似乎有人影。

    “我靠,老头怎么能跑这么快呢?”

    我急着追过去,到了跟前一看,全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五个纸人正脚不沾地的往前走呢,其中四个都穿着绿纸小褂,腰里系着红纸腰带,另外一个纸人却是个婆子模样。

    纸人白生生的脸上抹着红通通的胭脂,让人看了心里就毛扎扎的。

    它们居然真像人一样在走路,看似脚不点地,两腿迈起来却呼啦呼啦响。

    让我感觉毛骨悚然的是,赵奇就跟在最后一个纸婆子后边,两眼发直,踮着脚尖,和五个纸人步伐统一的大步向前走着!

    “赵队!”我喊了一声,上前拽住赵奇。

    他被我拉着,脚下还在不停的迈步。

    见他一脸木然,眼睛直勾勾的,我猛然反应过来,他这是被鬼给迷了魂了。

    我连忙拿出木剑,追上纸婆子,照着它的后心就刺了过去。

    纸人被刺穿,竟然真的发出一个婆子的惨叫声。

    随着这声尖利的惨叫,一股黑气迅速从纸人里蹿出消散。

    赵奇身子猛一哆嗦,眼珠转了转,惊疑不定的问:“我艹,我怎么在这儿?”

    不等我说话,前边四个穿小褂的男纸人似乎听见了纸婆子的惨叫,同时‘呼啦啦’转过身来了。

    只一照面,四个纸人就同时向我和赵奇扑了过来!

    “妈的,纸人还敢造反!”赵奇又惊又怒,抬起脚就要踹。

    “走开,离远点!”

    我急着用肩膀把他顶开,木剑横劈砍在一个纸人的头上。

    纸人发出一声男人的惨叫,扑在地上不动弹了。

    我又连砍带刺的解决掉两个纸人,却见最后一个纸人看样子像是张牙舞爪的扑上来,身子却在上蹿下跳的倒退。

    仔细一看,我忍不住乐了。

    跟着董大仙的那条土狗正咬着纸人的脚脖子,上蹿下跳的往前跑着。

    我追上去,想解决这个纸人。

    没想到土狗忽然松开了纸人,蹿起身向我扑了过来。

    不等我反应,一下就咬住了我拿木剑的手腕。

    纸人被松开,立刻再次向我扑来。

    我甩不开土狗,情急之下只好反手伸进包里,拿出一纸符箓朝着纸人挥去。

    符纸一贴上纸人,立刻燃起了绿色的火苗,纸人也跟着烧了起来。

    “大祸害回来啦!大祸害回来啦!哈哈哈哈……”

    烧着的纸人冷不丁喊了这么一嗓子,我吓得猛一哆嗦。

    “董大仙儿!”

    土狗听到这声音,立马松开了狗嘴,围着纸人欢快的上蹿下跳起来。

    转眼间,纸人就烧成了灰烬。

    土狗消停下来,无精打采的朝着我“汪汪”叫了两下。

    我看了看它,低头再看,右手腕血淋淋的,伤口却不深。

    我能感觉到,这狗刚才就没用全力咬我,就是用狗牙卡着我的手腕向下坠。

    赵奇过来看了看我的手脖子,“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这狗没真想咬我,它不想让我杀这个纸人。”

    “这些纸人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还能动啊?”赵奇问。

    “每个纸人里边都藏着一个鬼,被纸人沾上,鬼就附到你身上了。”

    “还真有鬼附身?”

    我看了他一眼,说:

    “警察身上有浩正罡气,普通的鬼是不能近身的,这五个鬼不一般,特别是那个纸婆子,她居然能迷你的魂儿……那应该是有人养的。”

    我递给他一根烟,自己也点了一根,我深吸了一口,指了指树林子外边的河:

    “赵队,你还得记住刘瞎子给你的忠告,万事小心。要不是董大仙带我找来,你就跟着下到河里去了。”

    说起董大仙,我又是一阵犯疑。

    看刚才的状况,他应该是已经死了。

    带我来的是死鬼,可为什么他又会到了纸人里面?

    两人带着满心的疑惑往回走。

    快到树林子边上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连串的狗叫声。

    回过头,就见那条土狗,正对着一棵树狂叫,像是很焦急的样子。

    我再次疑惑起来,这好像就是之前董大仙消失不见的那棵树。

    我走到树下,围着树绕了一圈。

    赵奇忽然指着树上说:“上面怎么有个草人?”

    我抬头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

    树杈上果然有个麦杆儿扎的草人,草人里头穿着女人的衣服,外边却披了一件破棉袄。

    那居然就是我之前见到董大仙的时候,他穿的那件棉袄!

    想起庄上的老人说的董大仙的事,我猛一拍大腿:

    “带我来的不是董大仙儿,是他媳妇儿!”

    我急着从包里翻出牛眼泪,朝眼睛里滴了一滴,再往树上看,就见草人的身边果然站着一个女鬼!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