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三章 吃人肉吗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没等完全转过身,我就看到了身后的情形,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都炸起来了。

    那具死尸竟然已经来到了我身后,血糊糊的脸歪在一边,插着玻璃的眼睛还在汩汩往外冒血。

    我抬脚蹬开死尸,急着去摸包,一把摸了个空,才想起包在赵奇车上。

    我是真急了,怎么都没想到刚死的人会诈尸。

    本来就算没带包,也能按照破书上的法子把诈尸定住。可那要么是用舌尖血,要么是童子尿之类的,这些东西沾染了尸体,我就违反了法医规定。

    一眼看到射灯连着断了的电线,我赶忙再次蹬开扑过来的死尸,跑过去扯起电线在尸体身上绕了两圈,从后边把他踹倒。

    赵奇见形势危急,彪悍的跳出横台,抱着帷幕滑了下来。

    “帮忙踩住他!”我急着对赵奇喊道。????赵奇抬脚踩住死尸的后背,问怎么会这样?

    我顾不上回答他,转眼四下找寻。

    “喵呜!”

    听到猫叫声,我连忙顺着声音看去。

    舞台的一侧,一个穿着黑t恤、牛仔裤的女孩儿正捂着一只黑猫的猫嘴往后退。

    我几步抢过去,不管不顾的把猫夺了过来,跑回尸体边,一手捏着黑猫的后颈,另一只手抓住猫尾巴狠狠拽了一把。

    “喵嗷……”

    黑猫发出一声惨叫。

    被赵奇踩着的死尸本来还在挣扎,猫一叫,立刻就不动弹了。

    我提着黑猫来到那个女孩儿面前。

    女孩儿泪汪汪的看看猫,想抢回去又不敢,只能委屈的说:“小黑很乖的,你干嘛对它这样啊?”

    “这里怎么会有猫?”我问。

    女孩儿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上午我们演出,我从家里把小黑带来客串的。”

    我哭笑不得,把猫还给了她。

    女孩儿接过黑猫哭着就跑了。

    郭森带着人赶到现场,拉起警戒线着手进行调查。

    因为是才发生的凶杀案,马丽又听说了诈尸的事,没有让我参加现场检验,而是和另外两个老资质的法医进行勘验。

    赵奇把我拉到后台,给我发了根烟,自己也点了一根。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啊?”

    “我要是说那是神经条件反射,你信吗?”

    赵奇看着我不说话。

    我抽了口烟,用力搓了搓脑门:

    “都说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层皮。人死了,这口气也就吐出来了。如果有阿猫阿狗刚好在旁边吸了这口气,死尸就会产生怨念,会诈尸。”

    赵奇点点头,又问:“那你拽那只猫是因为什么?”

    我说:“要是换了其它猫还没这么容易摆平,黑猫灵性足,知道那口气不是它的,怕疼就赶紧吐出来了。你写报告的话,就说静电激起尸体神经异状反射就行了。”

    “哥们儿,你们做法医的还懂这些呢?”一个声音问道。

    转头一看,就见桑岚和潘颖走了过来。

    “死的是什么人?”我问。

    桑岚回答说:“他叫李青元,是我们系里的同学。”

    “那你说什么都敏俊死了?”我忍不住问。

    潘颖咧了咧嘴:“他是韩国留学生,人长得又帅,我们背后都叫他都教授。”

    我见她刚才哭得稀里哗啦,这会儿跟没事人似的,忍不住好奇的问:“你喜欢他?”

    潘颖一愣,随即使劲摇头:“才不呢,他不是我的菜,我和你一样,是喜欢妞的。”

    “喜欢妞?”这回轮到我发愣了。

    她一把搂住桑岚,在桑岚脸上吧唧了一口,邪恶的坏笑着说:

    “别说我没提醒你,桑岚可是香饽饽,每天都有男生追。那个李青元也是桑岚的狂热追求者,前两天还捧着玫瑰花当众向她求爱呢。”

    “你瞎说什么呢。”桑岚红着脸推了她一把。

    赵奇看了我一眼,问桑岚:“你拒绝李青元了?”

    桑岚怔了怔,点点头:“我不喜欢他。”

    赵奇往舞台的方向看了一眼,嘀咕道:“死人和吊灯一起掉下来,这还真有点歌剧魅影的意思,难道是模仿剧情行凶?”

    “啊?”桑岚和潘颖都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见我一脸迷惑,桑岚勉强给我解释说,她演的是女反派卡尔洛塔,按照剧情,卡尔洛塔欺负了女主角后,魅影先是将她变成了蛤蟆的声音,然后又在舞台上吊下尸体,和砸落吊灯作为警告。

    我耸了耸肩,觉得不可思议,又不是三流的电视剧,还模仿剧情杀人……

    赵奇问潘颖,尸体掉下来的时候她是不是在现场。

    潘颖说是,下一幕就该她上场了,当时她就在舞台边等,眼看着吊灯和尸体落下来的。

    赵奇点点头,让她和桑岚一起去局里做笔录。

    回到局里,我正准备回实验室,马丽从外面走进来,让我拿化验箱,跟她去华扬县出趟差。

    桑岚拉住我,跺着脚说:“你走了,我怎么办啊?”

    我愣了愣,说:“赵队会安排的。”

    对于出差,我没觉得意外,很多小地方的化验机构因为资质有限,有需要都会向相邻的城市申请临时抽调法医过去。

    华扬县离我们这儿并不远,我和马丽坐局里的车,约莫一个多钟头就到了。

    化验的尸体是一个发廊小姐,她是被p客勒死的。

    一般被勒死的人样子都不会太好看,舌头卷着吐在嘴边,眼角都因为挣扎的时候瞪裂了,两道血线像两条红色的小蛇一样蜿蜒在灰紫色的脸上。

    我从她的指甲里找到两组皮肤组织和血液样本,经过化验,认定已经被拘捕的p客就是凶手。

    马丽出具了认定书,工作就算是完成了。

    因为赶着工作,两人都没顾上吃晚饭。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马丽就说请我吃当地有名的牛肉锅。

    两人来到一家小店,马丽也没看菜单,直接点了个半肉半筋的锅子,又点了两个凉菜和四瓶啤酒。

    我是饿狠了,锅子一上来就狼吞虎咽。

    马丽看的直摇头,喝了一大口啤酒说:“小师弟啊,赶紧找个女朋友吧,也好有个人照顾你。”

    我笑笑,端起酒杯和她碰了碰:“你也知道做法医的不好找对象,要不,我吃点亏……”

    不等我说完,马丽就摆出要向我泼酒的架势,“臭小子,你要敢说拿我凑合,老娘拧死你!”

    两人吃饱喝足,回到招待所已经快十一点了。

    互相打个招呼,我回了自己的房间。

    洗完澡,我躺在床上,想起吃饭时马丽说的话,不免有些唉声叹气。

    我倒是想找个女朋友,可我找谁去?

    局里那些女警年纪比我大不说,开几句无伤大雅的玩笑还可以,真要说谈恋爱,铁定没有愿意的。

    那次在火葬场见到那个化妆师唐夕的时候,我着实心动了一回,可人家有男朋友了。

    连遗体化妆师都有男朋友,这上哪儿说理去?

    她男朋友就不怕哪天两人斗气,第二天早上起来照镜子才发现自己被化了个死人妆?

    我正胡思乱想着,手机震动了一下。

    拿起一看,是一条微信。

    筱雨。

    看到两个泥娃娃的头像,我忽然来了精神。

    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拿这骗子消遣。

    筱雨给我发的是:‘你好,还记得我吗?’

    我回她:‘当然记得,你不是那天那个美女嘛。’

    对方的打字速度似乎很慢,好半天才回:‘你还记得我的样子?’

    我想都没想,直接按下语音:“你那么漂亮,我怎么可能忘了你?”

    这次又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发来一条语音。

    点开了一听,我就觉得心里暖烘烘的。

    还真是个女的,声音很软很糯,既不让人觉得腻,也不让人觉得寡淡无味。而是十分的柔和,听着像是腼腆的邻家小妹一样。

    让我微微心动的原因是她说:

    “天开始凉了,晚上睡觉盖好被子。”

    我说:“谢谢,你也一样。”

    筱雨:“嘿嘿,我睡觉不用盖被子。”

    “你不怕着凉啊?”我问。

    筱雨:“不怕,我不会着凉。对了,你喜欢吃什么?”

    我想都没想,说:“肉。”

    筱雨又问:“什么肉?”

    一说到这个问题我就有点挠头,吃了三年多食堂,我的嘴早就糙的不能再糙了,真要说喜欢吃什么,还真想不起来。

    我想了想,说是肉都行,我就是肉食动物。

    这一次,筱雨过了好一会儿,才发来一条讯息:你吃人肉吗?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