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二章 歌剧魅影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我们见过面?”我好奇的问大背头,她知道我是法医,好像还很熟似的。

    大背头看了我一眼,像是有点不可思议,“不是说做法医的观察力都很强的嘛,你怎么不认人呢?”

    见我发愣,她翻了个白眼,“那天我过生日,在湘菜馆我们不是见过了嘛。”

    我恍然大悟,依稀想起那天的那帮女孩中有这么一位。不过这不能怪我记性不好,估计当时在场的男性留意的都是那一双双白花花的大长腿,谁还有心思看长相?

    大背头性格活泼,不等我问就自我介绍说她叫潘颖,桑岚赶着上台,让她来接我。

    “你这是……”我指了指她身上的行头。

    “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出我是反串了。”潘颖挑了挑眉毛,坏笑道:“怎么样,英俊吗?对你马子好点,不然我可是会把她抢走的哦。”

    我想说我和桑岚最多算是普通朋友,一琢磨觉得这话由我来说不合适,索性作罢。????“快快,晚了就看不上好戏了。”潘颖加快了脚步,几乎是小跑着进了一扇门。

    我和赵奇对视一眼,都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跟着进去才发现,这里是表演厅的后台。

    “哎呀,我隐形眼镜掉了!”

    “你不是还有一副备用的嘛。”

    “不行,那副是透明的,掉的是美瞳。”

    “xx,帮个忙,帮我把裙子后腰收一下。”

    ……

    看着满后台穿着上世纪欧洲贵族服饰的年轻男女,听着诸如此类的对话,我有一种穿越的感觉,只不过穿越到了一个有点不伦不类的世界。

    我忍不住问潘颖,“你们这是演舞台剧?”

    潘颖蹙了蹙眉,“你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桑岚是学什么专业的。”

    我抿了抿嘴,没吭声。

    从认识桑岚和季雅云起,三个人的生活就都紧张兮兮的,还真没听桑岚说过她是什么专业的。

    穿过走廊,快到舞台后边的时候,赵奇竖着耳朵听了听,小声跟我说:“是音乐剧。”

    音乐剧?

    我有点诧异,还以为桑岚是学影视表演的呢,没想到是这么个偏冷门的专业。

    潘颖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不住的催我快走。

    来到舞台边上,她掀开幕布的一角,让我等着见证奇迹。

    我莫名其妙的往舞台上一看,顿时被惊艳到了。

    舞台上,桑岚盘着欧洲宫廷式的发髻,身穿一条中世纪的贵族长裙,显得美艳不可方物。

    我对音乐剧一窍不通,觉得还不如芭蕾舞有看头,但是此刻也被桑岚的艳丽吸引住了眼球。

    我盯着舞台,小声问潘颖她演的是什么角色人物。

    没听到回应,转眼一看,就见潘颖双手捂嘴,憋笑憋的满脸通红。

    我正纳闷,舞台上的桑岚已经唱了起来。

    她唱的是英文,又是高音,我没听明白具体意思,但听出唱的是一些尖酸刻薄的话。

    潘颖忽然抓住我的胳膊,用力摇了摇,低声在我耳边说:“好戏来了,好戏来了,千万别眨眼睛。”

    话音未落,舞台上忽然传来“呱”的一声怪响。

    我吓了一跳,转眼一看,就见桑岚神色惊恐的呆立在那里。

    过了一会儿,她似乎缓和过来,又唱了起来。

    可是没唱两句,猛然间声音一窒,再张嘴,居然发出一连串的怪叫。

    “咕咕咕呱……咕咕咕呱……”

    桑岚像是吓坏了,提着裙摆在舞台上快速的旋转,嘴里却仍是不停的发出怪叫。

    这情形虽然诡异,但我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只是表演的一部分。

    我终于知道潘颖说的见证奇迹是什么意思了,看着桑岚一身高贵典雅的装备,却满脸涨红的发出鸭不像鸭,蛤蟆不像蛤蟆的怪叫,这情形的确让人发噱。

    幕布缓缓合拢,桑岚提着裙摆就往这边跑。

    两人一照面,她先是一愣,紧接着脸就红的像是能拧出血来一样。

    她不顾形象的跳过去掐住潘颖的脖子:“你个死婆娘,不是说让你帮我把人拦着吗,你怎么把他带到后台来了?”

    潘颖笑着和她拉扯,“我不是想让他来看看伯爵夫人的精彩表演嘛,你狗咬吕洞宾!”

    赵奇忍俊不禁的说,刚才表演的应该是《歌剧魅影》里的一场曲目,桑岚演的是一个尖酸刻薄的女高音,被魅影诅咒声音变成了蛤蟆。

    桑岚和潘颖打闹了一会儿,红着脸把我们带到一间屋里。

    她看了看赵奇,“赵队长,你怎么也来了?”

    赵奇把拳头挡在嘴边轻咳了两下,正色说:“桑小姐,关于那起碎尸案,我们想再向你了解一些情况。”

    “碎尸案?”桑岚疑惑的看向我。

    赵奇看了我一眼,看样子也有点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我叹了口气,对桑岚说:“你流年不利,又被人惦记上了。”

    听我把野郎中说的情况一说,桑岚脸色惨白,好半天才咬了咬嘴唇,眼里包着泪却跺着脚说:“我们得罪谁了?为什么要缠着我们不放!为什么啊?”

    我揉了揉鼻子,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赵奇劝她冷静点,警方既然已经了解到这些,就一定会尽力保证她的安全。

    过了一会儿,赵奇问:“桑小姐,近两个月,或者说近半年,你都和哪些人有过接触?当中有没有你觉得特别,感觉特殊的人?”

    桑岚摇头,“我平常除了上课就是和小姨在一起,最多是和要好的同学逛逛街,吃吃饭。要说特别……”

    她指了指我:“就他了。”

    我瞪了她一眼:“是,就是我想害你,想跟你生个别人家的孩子,这样冬天就不用花钱买帽子了。”

    “什么买帽子?”桑岚不解的问。

    我没好气的说:“都别人家的孩子了,那还不是现成的绿帽子。”

    桑岚举起拳头在我肩上捶了一下,忍不住破涕为笑。

    赵奇忍着笑意,想要再问什么,刚张嘴,潘颖忽然跑了进来,满脸眼泪的拉住桑岚:“岚岚,都……都敏俊死了!”

    我和赵奇都是一愣。

    都敏俊?

    那不是韩剧里的主角嘛。

    桑岚也是满脸惊愕,扶住潘颖问:“李青元死了?”

    潘颖点头。

    “他怎么死的?”

    “刚才舞台上的大灯掉了,他……他在灯上面!”

    见她语无伦次,出于职业警觉,赵奇拉着我就往外跑。

    后台已经乱成了一团,有女生尖叫着往外跑,还有人朝着舞台的方向跑。

    “我是警察!所有人全都待在原地别动!”赵奇大声道。

    我急着跑上舞台,见围满了人,连忙大喊:“所有人都退后,不要破坏现场!”

    见几个男生还在往前凑,我一把揪住前头的一个,奋力的甩到后边的人身上:“跟着瞎凑什么热闹?还不报警?!”

    “你谁啊?”被甩开的男生瞪眼道。

    我咬了咬牙,沉声说:“市刑警大队,徐祸!”

    赵奇赶到,两人和几个老师一起总算控制住了场面。

    围观的学生被赶下舞台,我这才看清现场。

    舞台中央,一盏舞台专用的照射灯摔得粉碎,舞台上到处都是飞溅开的碎玻璃。

    就在照射灯的一旁,侧身躺着一具男人的尸体。

    我拿出手机打给马丽:“丽姐,艺术学院2号表演厅,有个男人颈骨折断死亡,我和赵奇在现场。”

    “保护现场,立刻检验死者死亡时间。”

    挂了电话,我找出手套戴上,走到尸体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人侧身躺在射灯边,脸朝身体相反的方向歪着,脸上和身上插了不少灯罩碎片。还有一块碎片竟然直接插进了左眼。

    我翻开尸体的右眼看了看,又在尸体扭曲的脖子里摸了摸,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赵奇走过来说:“死者不是被灯砸死的,在场的人说他是和射灯一起从上面掉下来的。”

    我站起身,抬头往上看,见悬空的钢结构横台上正有几个男生探头看着下面。

    我艹,这些人怎么这么爱看热闹!

    我在心里骂了一句,跑到一旁,拿起一个麦克风大声道:“上面的人留在原地不要动,不要接触栏杆扶手!其他人也全都留在原地!赵队,你上去保护现场,死者的颈骨是横向断裂,他是被人拧断了脖子!”

    赵奇愣了一下,连忙跑向后台。

    见上面几个男生慌乱的抓着栏杆想跑,我急得大骂:“我让你们他妈的别动,别碰栏杆!”

    “都别动!别碰扶手!”

    赵奇跑到上面,喝止住几个男生,探头向下问:“打给局里了吗?”

    “打了,丽姐和郭队正在赶过来!”

    猛然间,后台和台下同时传来刺耳的尖叫声。

    赵奇瞪圆了眼睛,“小心后面!”

    我头皮一紧,连忙转身……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