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一章 见证奇迹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解决了红袍喜煞,我并没有轻松多少,通过这件事显露出的疑团实在是太多了。

    张喜肯定不会害我,但他为什么没有和李蕊一起去轮回?

    老丁和张安德两个老家伙,连窦大宝那邪门的眼睛都看不见他们,但可以肯定,两个老头一直都阴魂不散的跟着我。

    白影出现的时候,两人异口同声的喊‘金刚尸’,那又是什么……

    回到局里,屁股还没坐热,就被赵奇叫去了他的办公室。

    一进门,就见野郎中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里。

    我笑着说:老先生脚底抹油的功夫真是一流。

    野郎中脸一红,却理直气壮的说,他做阴阳行当只是为了两餐一宿,犯不着豁出性命。要怪只能怪凌红,害他白费力气,不能请鬼王过堂,否则也不会搞得那么狼狈。????我说可以理解。

    想想也是,如果不是和季雅云她们接触时间长了,多少有些感情,而是一开始就遇到那么危险的情形,说不准我也得拔脚逃走。而且野郎中事先说过,做完这单生意就金盆洗手,实在没必要再拼命。

    野郎中对于我还活着似乎一点也不意外,笑眯眯的问我是怎么对付鬼尸双身的。

    我岔开话题,问赵奇指认过没有。

    赵奇说指认过了,老何说他只是和老阴长得像,不是老阴。

    野郎中说,他就是知道人有相似,所以一早赶来把问题解决掉,免得徒惹麻烦。

    我没太觉得意外,拼图毕竟不是照片,误差肯定有的。

    野郎中掸了掸袖子,说现在弄清事情和他无关,他可以安心回老家了。

    赵奇说:“老先生,请留步。您既然是阴阳先生,我还想向您请教一些问题。”

    野郎中放下二郎腿,“请教不敢当,有问题你就问吧。”

    赵奇看了我一眼,说:“老先生可知道,有什么邪术是用女人来祭祀的?”

    野郎中翻了翻绿豆眼,“从古至今用活人祭祀都不稀罕,道法万宗归一,邪术五花八门,你说的这么笼统,我哪知道是哪一种?”

    我想了想说:“被害人是个年纪大约二十五岁左右的女人,被剃光了头发和眉毛。人头被送到丧葬铺子,尸体被肢解剁碎。”

    “多少块?”野郎中问。

    我说:“不算头,九十九块。”

    野郎中猛一拍大腿,“不对,不算头,应该是一百零一块才对!”

    我和赵奇对视了一眼,赵奇缓缓的说:“除了头被割掉,尸体的心脏和女性`器官还没找到。”

    野郎中反应更大,竟然跳了起来,“尸体有没有被啃咬过的痕迹?”

    我摇摇头:“没有。”

    野郎中吐了口气,“那还好,就怕作妖那人不肯甘休,再去残害别的女子。”

    赵奇‘噌’的站了起来,走到沙发旁,急切的说:“老先生,事关重大,请您说清楚点。”

    野郎中看看我,又看看赵奇,似乎有点难以启齿。

    我忙说:“我们只是以私人身份向老先生咨询。”

    我很清楚野郎中的顾虑,像刘瞎子那样的风水先生和警方是没什么搭界的,阴阳先生可就不同了。和警方说太多,很可能会被扣上宣扬封建迷信的帽子关起来,更何况野郎中还是养鬼人。

    野郎中眼珠转了转,说:

    “邪术五花八门,具体是哪种,我也说不清楚。我只听说过有一种邪术,叫做鬼胎还魂术,可以令死去的亡魂在短时间内投胎重生。”

    “投胎重生?”赵奇皱起了眉头。

    野郎中又看了我一眼,见我点头,才说:

    “有些横死的人,单靠作法超度也未必能轮回。鬼胎还魂术是作法让女子先怀上这横死之人的鬼胎,再由其亲属给这女子受孕。这样一来,横死阴魂就能借胎投生。”

    我听得心一沉,不等赵奇开口就问:“怎么才能让女子怀上鬼胎?”

    野郎中咬牙切齿的说:

    “说起来,这法门真是有损阴德。先要找一个和死鬼八字相合怀有身孕的女子,令其胎死腹中,再作法让死鬼抢占胎体。用这女子活祭,然后取走子母连心和生育器官以邪法供奉,尸身按某种特别的方法分割,只要符合条件的女子吃下一块,就能怀上鬼胎!”

    赵奇满眼疑惑的看向我,“这也太邪门了吧?”

    我问野郎中:“人头为什么会被送到后街31号?”

    “后街31号?”野郎中一愣。

    赵奇又看了我一眼,叉着腰吐了口气,“咳咳,是一个丧葬铺子。”

    野郎中‘哦’了一声,“被割头分尸的孕妇既是祭品,又是作邪法的媒介,自然怨念深重,势必要把人头送交通晓阴阳的人手里,早午晚各三炷香,才能化解滔天怨念。”

    他眼珠不自觉的转了转,说:“以上所说,只是我个人的猜测,你们最好去找接下人头的人证实一下,如果交托人头的人有焚香供奉的交代,那么就十有八九能够印证了。”

    说完,起身走到我身前,微微一笑说:“小道友,我知道的都说了,此间事了,从今以后,世上再没有了野郎中,只有殷六合这个糟老头子了。”

    我抿了抿嘴,朝他点了点头,“恭喜老先生功成身退。”

    野郎中走后,赵奇拍了拍我的胳膊,“你脑子转的挺快,看他刚才的反应,是真没去过后街。根据老何的交代,老阴的确让他早午晚给那个盒子上香,难道真有鬼胎还魂术?”

    见我不说话,他又拍了我一下:“这案子你怎么看?”

    我说:“如果他说的是真的,碎尸和人头被我们找到,之前作法妖人的功夫白费,很有可能会卷土重来。”

    “所以我宁可相信他的话,相信有什么狗屁还魂术,可关键这案子到现在一点线索也没有,我们根本无从着手!”

    我看着他抿了抿嘴,说:“有,桑岚。”

    赵奇神情一凛,一把抓起车钥匙:“走,找她去!”

    我打给桑岚,电话没人接。

    打给季雅云,季雅云明显还有些失神,虚弱的说桑岚的学校下午有活动,她回学校了。

    赵奇雷厉风行,立马拉我赶到了艺术学院。

    到了门口,我正想再打给桑岚,她却先一步打了过来。

    明显压着嗓子说:“我刚才表演呢,刚看见你给我打过电话。”

    “你在哪儿?我过来找你。”

    桑岚小声说:“在学校,2号表演厅,你没学生证,进不来。”

    我看了看赵奇,不自觉的跟着压低了声音:“我带了个条子,除了正在营业的女澡堂,基本上哪儿都能进。”

    挂了电话,就见赵奇一脸纠结的看着我:“兄弟,你们技术警也是警察,咱能别把自己个儿说的跟土匪似的吗?”

    我忍着笑指了指门卫室:“2……2号表演厅。”

    过了门卫这一关,我眼睛就开始不够用了。

    这学校里头的美女实在太多了,和这儿比起来,我们那学校的女生简直就跟阴间的牛头马面似的。

    找到2号表演厅,进了前厅,我正想给桑岚打电话,一个穿着燕尾服,打着领结,蓄着两撇小胡子的青年快步走了过来。

    “hello,?”

    看着他梳的一丝不苟的大背头和明亮的眼睛,我局促的搓了搓手:“iam徐祸。”

    青年“扑哧”一笑,嘴角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这就叫术业有专攻,原来法医的英文也菜的一13!”

    “你是女的?”我下意识的向她胸口瞄了一眼。

    大背头斜睨着我说:“看什么看?敢说我小,你就死定了!你马子也死定了!”

    “你……你是谁啊?”我一头雾水。搞不懂怎么会忽然冒出这么个女扮男装,还打扮成洋鬼子模样的奇葩。

    大背头看着我坏笑:“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接下来我会带你见证奇迹就行了!”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