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六章 佛眼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围绕着黑煞男鬼飞跑的五个小鬼倏然停了下来。

    男鬼像是被充了气似的,身体比原先大了一倍。

    五鬼一停,他鼓胀的鬼身就猛然爆裂,化作五道黑气钻进了五个小鬼体内。

    煞气附身,五鬼完全显露出鬼形。

    乍一看就是五个穿着破旧的乡下毛孩子,个子最高的一个看样子也不过只有六七岁。

    野郎中拿起五宝伞举在半空,森然的盯着墙角的女鬼。

    五鬼立刻跑跳着围了过去。

    野郎中沉声对女鬼说:“是去轮回,还是魂飞魄散,你自己选吧。”????五鬼吸了煞气,他也像变了个人似的,变得冷狠起来。

    女鬼侧目盯着他,忽然飘忽向前,凄厉的喊道:“我哪里都不去,我要找我的孩子!”

    “找死!”野郎中厉喝一声,把五宝伞向女鬼抛了过去。

    五个小鬼同时上前,把女鬼围在了中间。

    “老先生,先住手!”我忙说。

    野郎中看了我一眼,冷声说:“你应该明白阴阳不同路的道理,她执意留在阳间,必定还会残害无辜,怎么可以心慈手软?”

    我摆摆手,让他先别急着施法,我有话要对女鬼说。

    野郎中迟疑了一下,手一抄,悬浮在女鬼头顶的五宝伞就飞回到了他手上,五个小鬼却仍然围在女鬼身边。

    女鬼被围,不敢动步,却更加凄厉的咆哮:“我哪里都不去,我要找我的孩子!”

    “他已经去轮回了!”

    我缓步走到她面前,“上次有个小偷溜进来偷东西,你的孩子附在小偷身上,被带回了警局。他被警局的气势困住走不了,哭着喊着要找妈妈。我不忍心看他再留在阳间受苦,就骗他说放他走,把他送去了阴间轮回。”

    “真的?”女鬼神情逐渐缓和。

    我点点头,真挚的说:“真的。我听人说过你们一家的事,当年你丈夫破产,给你和孩子喂了安眠药,然后开煤气自杀。是他自私,你和孩子都不应该再在阳间受苦,你们应该去轮回,来生投生个好人家。”

    说着,我拿出一张符箓,默然的看着她。

    女鬼失神片刻,抬起头喃喃问:“我还能见到我的孩子吗?”

    我深吸了口气,“你们母子连心,感情深重,我相信无论是在黄泉冥海,还是来生,都会再续母子情缘。”

    女鬼泪光滢然,冲我点了点头:“谢谢。”

    我也点点头,念诵法咒,把黄符挥了过去。

    野郎中瞪着绿豆眼,不可置信的盯着女鬼幻化成的一缕青烟,“你……你单凭一纸符箓就能除尽煞气,送她去黄泉冥海,你果然是太阴传承、九阴煞体!”

    我没有理会他说什么,只是目光流转看着房间里的陈设,想象着当年一家三口在这里的幸福时光。

    季雅云走过来,拉住我的手握了握。

    我喃喃的说,其实我很羡慕那个孩子,起码他有一个真正疼爱他的母亲。

    我问野郎中是不是已经借煞成功了。

    “成了,这对夫妻应该留在这里不下十年了,男的已经成了黑煞厉鬼,五鬼分担了他的煞气,法力比先前提高了不少。”

    野郎中收起伞,长吁了口气,“这次实在太凶险了,我先前被反噬伤了元气,竟被黑煞厉鬼有机可乘附了身……如果不是你找到第五个鬼馒头,我恐怕已经被夺舍了。”

    “馒头怎么会在我兜里?”季雅云问。

    我斜眼看着她,“你又被鬼附身了呗。”

    细想起来,那女鬼也不是省油的灯,居然偷走一个上供的馒头,害得五鬼争食,野郎中乱了阵脚。

    要不是阴差阳错被我发现,谁能想到馒头被藏到了季雅云的口袋里?

    出了48号,我给赵芳的秘书庄瑞妮打了个电话,让她转告赵芳,房子已经清理干净了,并约好转过天把钥匙交给她。

    野郎中拉着我,说他如果没有被反噬,还有九成的把握应付今晚的场面。如今虽然借煞成功,自身的元气却仍很虚弱,一定要我留下帮他。

    我没犹豫,当场就同意了。

    一来沈晴肯定不会让他脱离自己的视线,再就是,我越来越觉得这个自称野郎中的老头有古怪。

    他说要季雅云亲身借煞,坚持要带她上平古岗、进凶宅。

    可是整个借煞过程中,季雅云几乎没有任何参与。

    还有,他敕令五鬼借煞的时候,我听他报出了自己的真名——殷六合。

    把人头送到老何那里的人,自称老阴。

    殷六合,老阴…老殷……

    我问野郎中,晚上要在哪里作法。

    这种事不可能在季雅云她们家,否则桑岚她们都有可能被殃及池鱼。

    桑岚的父亲说,地点已经选好了,是野老先生亲自选的。

    我问是哪儿。

    野郎中一字一顿的说:“十莲塘。”

    四点钟赶到莲塘镇,我直接把车开到了窦家饭铺。

    窦大宝正好在店里,一见我们来,兴奋不已的让他老爹赶紧烧菜。

    他一边搂着我的肩膀往楼上走,一边猥琐的小声问我:

    “你小子挺有艳福啊,才几天不见,就又换了个小美女,进展的怎么样了?有没有那个那个啊?”

    我说:“有,还很激烈呢,你没看见她脑袋都撞的起包了嘛。”

    窦大宝愕然:“什么姿势能把脑袋撞出包来?”

    上了楼,他忽然一下掀开我的衣服,瞪眼盯着我的肚皮:

    “居然有腹肌,怪不得能撞出包呢。你也太不怜香惜玉了,人家都肯用嘴了,你就不能温柔点?”

    我差点一口老血喷死他。

    这小子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啊。

    饭菜上桌,窦大宝又吵着要和我喝酒。

    我说今天不行,晚上有事情做,不能喝酒。

    他喜怒全在脸上,问有什么大事比兄弟俩喝酒要紧。

    我刚要说改天一定和他不醉不归,沈晴忽然敲了敲桌子:

    “他可不能喝酒,我们在执行任务呢。还有,徐阴倌晚上还得帮人抓鬼驱邪呢!”

    听她说话,窦大宝眼睛一亮,看了看她脑门上的红肿,疼惜的说:“怎么撞成这样呢,还疼吗?”

    沈晴被她问愣了,摸了摸额头的包,摇了摇头,“不怎么疼了。”

    窦大宝在我肩膀上捶了一拳:“都是这小子,太愣了,我已经数落过他了。也难怪,年轻人,火力壮,冲动起来就难免……”

    我日,我赶紧捂住他的嘴,让他别瞎说。

    上次喝酒我就看出来了,这货不光是色胚,还是个没把门的大炮嘴。

    见沈晴疑惑的看着我,我连忙招呼着赶紧吃饭。

    窦大宝一被放开,就又咋呼着说:“她刚才说什么来着?你们是来抓鬼的?”

    我捂脸。

    真不该来他家的。

    这家伙本来就是个浑人,又爱凑热闹,偏偏沈晴嘴也没个把门的。

    实指望他怜香惜玉过后就把抓鬼驱邪的事忘了,没想到丫记性还挺好。

    我不想骗他,只好点点头,说这种事不是闹着玩的,让他别跟着掺和。

    窦大宝反应强烈,“怎么叫掺和啊?咱俩是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冒险啊。我虽然不会抓鬼驱邪,可我能看见鬼,肯定能帮上你的忙。”

    “你能看见鬼?”野郎中忽然插口问。

    窦大宝斜了一眼他脚畔的五宝伞:

    “哼哼,是又怎么样?我要是没看错,你这把伞里是养了五只小鬼吧?哼,上次你让小鬼往徐祸杯子里撒尿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野郎中沉吟了一下,忽然抬起一只手在脸上抹了一把。

    等他把手放下,窦大宝忽然打了个冷颤,颤颤嗦嗦的在我耳边小声说:“你还抓个毛的鬼,这老头就是个黑脸红眼的大鬼!”

    我猛一激灵,看向野郎中,却见他还是原来的样子。

    想到他几次变成那副鬼样,今晚又关乎季雅云的生死,我终于忍不住问他:“老先生,你那副鬼脸是怎么回事?”

    野郎中小眼直勾勾的瞪了窦大宝一会儿,才转眼看向我,叹了口气说:

    “唉,这都是养鬼人的命,一旦做了养鬼这行,就等于是一脚鬼门关里,一脚鬼门关外,说是半人半鬼也不算过分。你在平古岗和48号看到的,是我的法身,也就是鬼王元神。如果不是我被五鬼反噬伤了元气,你就算开阴眼也看不到。”

    窦大宝壮着胆子问:“那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是人!”

    野郎中的反应比他还激烈,“我倒是好奇,你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我只是稍露法身,你竟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窦大宝嘿嘿一笑,挑起大拇指指着自己的鼻子说:

    “要在以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能看到,今天你算是问准了。我上午刚找高人帮我看过,我才是真正的九世童子转生,我的眼,是真正的通天佛眼!”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