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四章 鬼道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我理不出头绪,就问野郎中还要不要再借煞?

    野郎中摇头,说他被五鬼反噬,元气大伤,暂时不能够施法。还说留在平古县再没了意义,可以回去了。

    季雅云一言不发的上了我的车。

    我知道她有话要问,没说什么。

    路上,季雅云憋了很久才问:“你一早就知道是小红陷害我?”

    我说:“我不确定是不是她和齐薇薇、关飞一起陷害你,只知道她会一些邪法。”

    “你怎么知道的?为什么不告诉我?”季雅云虚弱的问。

    “我也是离开你们家之前才想到的,不告诉你是因为……你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我不想你心里难受……”????没等我说完,季雅云就委屈的哭了起来,“她不会害我的,我们认识十几年了,她一直对我很好,她不会害我的。”

    我叹了口气:“我也感觉她不会害你,但是她利用你做了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

    “那张照片。”我点了根烟,放下车窗,深深吸了一口。

    季雅云猛地扑到我身后,惊恐的声音发颤:“你是说……小红用邪术迷惑我,我和方刚……”

    “你冷静点,听我说完!”

    我干脆把车停在路边,回过头说:“先冷静点,别自己吓自己,就算是被普通的鬼迷,也会有感觉的对不对?你是女人,要是真做过那种事,你事后不可能一点感觉没有,对不对?”

    “那照片是怎么回事?照片不止一张,还有很多底片没有洗印出来,那上面的人是谁?”季雅云握住我一只手,像是抓着救命稻草一样。

    我迟疑了一下,说:“是凌红。”

    “小红?!”

    “对,是她。”

    “可那明明是我的样子啊?”季雅云眼中满是茫然。

    我抽了口烟,说:“可那不是你。那天齐薇薇去你家,事后凌红晕了过去,你和桑岚把她抬进沙发的时候,我看到她腰里有一块硬币大小的浅红色胎记。照片里的女人,腰里也有同样的胎记。”

    “是小红?”季雅云瞪大了眼睛。

    我点点头:“我仔细看过那张照片,那个女人的样子和你一样,但是我能确定,你不可能有那种复杂的表情。他们的动作很疯狂,男人很兴奋,但是女人的表情一点都不幸福。那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心里想的是别的女人。”

    “那怎么可能啊?我和方刚根本就没什么的。”季雅云哭道。

    我说:“你是和他没什么,但这两年来,方刚一直以为他和你有私情。”

    “怎么会?两年前我才第一次见到他啊,就是影楼刚开业,一起拍宣传照那次。”

    “你想没想过,就算一个女人再热爱摄影,又怎么会容忍自己丈夫和别的女人拍的婚纱照摆在自己面前,一摆就是两年?”

    季雅云再次露出茫然的神情。

    我犹豫了一下,说:

    “那些底片虽然没有冲印出来,但是我仔细看过,看上去是不同的房间、不同的场所,但其实都是在一个房间里拍的。”

    “什么叫看上去不同,其实是同一个房间?”沈晴忍不住问。

    我直视着季雅云的眼睛:“所有的照片,都是在凌红影楼的二楼拍的。那些所谓的房间,都是布景。”

    季雅云呆呆的看了我一阵,喃喃的说道:“小红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叹了口气:

    “凌红热爱摄影,更爱方刚。她应该是在替你和方刚拍完宣传用的婚纱照以后,发觉方刚对你念念不忘。她为了挽救两人的婚姻,利用凌家家传的邪术让方刚以为他和你有私情。我仔细看过二楼的布景,那多数都是房间里的布景,加上一楼展示的巨幅婚纱照,这些都能给人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大多数男人都希望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正因为这样,方刚才在这两年里,和凌红继续维持夫妻关系。他和凌红是夫妻,但是到了影楼,他和‘你’就有了……有了苟且。也就是说,凌红利用你,维系了她自己的‘感情’。”

    我告诉季雅云,这些都只是我个人的推测,凌红这么做,或许还因为她坚持开设影楼,影响了夫妻间的关系。凌红家的小区实在是很老旧了。

    季雅云哭着说,在开设影楼前,凌红和方刚就不止一次吵架……

    回到市里,野郎中显得有些焦躁,说本来如果能顺利借到煞气,他还有信心对付红袍喜煞。现在煞气没借到,他还伤了元气,怕是难以应对。

    他思索了片刻,皱着眉头问我:“你既然是太阴鬼道的传承,对付红袍喜煞应该轻而易举,为什么不肯帮她们?”

    我挠头说:“老先生,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什么是太阴鬼道,我也没有对付红袍喜煞的把握。关于阴阳,我所有的能耐都是从几页破书上学来的,有些符咒具体是干什么用的我都不清楚。”

    野郎中问我有没有画好的符箓,拿给他看一下。

    我把一道超度亡魂用的符箓递给他。

    他一看眼睛就直了,“你用过这符箓没?”

    我说用过。

    “被施加符箓的阴魂后果如何?”他追问。

    我想了想,说:“我按照书上说的,念着符咒,把符甩过去,鬼被符甩中,就变成一股青烟,被超度了。”

    “啊?!”野郎中瞪圆了绿豆眼,一脸不可置信的瞪着我。

    好半天他才转动眼珠,摇着头小声嘟囔了句什么。

    然后,他把符箓还给我,笃定的说:“这就是太阴符箓,你就是太阴鬼道传承。”

    听他又说起太阴鬼道,我忍不住问太阴鬼道到底是什么。

    他瞪着我说,道有阴阳之分,上元三清是阳间道法,太阴鬼道就是来自阴间的道,施展的是阴间鬼法。

    “阴间鬼法?”

    野郎中点头:“我学的五鬼术也是阴间鬼道法门,但是和太阴鬼道不能相提并论,所以我才说,我和你只算半个同门。五鬼术是传自镇宅神君鬼王钟馗,而太阴鬼道,相传是无常二爷中七爷谢必安的独门鬼法。”

    “七爷?白无常?!”我愕然。

    “不错,你刚才给我看的符箓,不是普通的送魂符,而是太阴炼鬼符,一旦奏效,不但能将阴魂超度,而且能炼化恶念执念,来生能有纯净之身。这太阴炼鬼符,可是比三清道家的送魂符要霸道的多啊。”

    我愣了愣,用力甩了甩头,“前辈……”

    野郎中忙摆手:“不敢当,你还是叫我野郎中吧。”

    说完又小声嘀咕:“如果是普通的煞体阴身也就算了,居然是九……”

    他声音越来越小,我也懒得问他嘀咕什么了,直接说:“老先生,眼巴前要紧的是怎么把红袍喜煞给驱除了,您老经历的多,道行高深,赶紧给想个法子吧。”

    野郎中沉吟了一会儿,说:“照你说的,你只是得了太阴鬼法的手抄本,而且是几页残卷,法虽高,但是不能一举诛除红袍喜煞。”

    他使劲搓着秃顶叹了口气,“那次在莲塘镇,我以为你只是被凶煞缠身,所以才借你的煞气引出鬼鲶,没想到你居然是先天煞体……唉,这次可不只是赔了一截手指,怕是要折寿了。”

    “老先生……”

    “别说话,容我好好想想。”

    我和季雅云、桑岚的父亲对视,都大气不敢出。

    沈晴在一边骨碌着眼珠,表情像是个追剧追到兴头上,摒着气看插播广告的小三八。

    过了一会儿,野郎中开口道:“我一时半会儿没有能力阴地借煞了,五鬼反噬,纠缠我那一阵,煞气也消耗不少,难以克制红袍喜煞。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直接找恶鬼借煞……徐祸,你是本地阴倌,你知道哪里有恶鬼凶灵吗?”

    我……我特么是个半吊子阴倌,而且还是过去式,我哪儿知道哪里有恶鬼?

    沈晴忽然凑到跟前,压低声音说:“我来这儿前,在网上看到说,这里的光华路48号是凶宅,那儿会不会有恶鬼?”

    天工匠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