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章 杀生刃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从开始见到野郎中,我们就一直只看到他的侧脸,这会儿转过身,露出正脸。看到他的样子,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半边脸是原来的样子,另半边脸却是黑漆漆、皱巴巴的,表面笼罩着一层若有若无的煞气。

    而且,他这边脸上的眼睛,竟然是血红色的。

    这分明就是半边鬼脸!

    “你果然在修炼邪术!”我又惊又怒。

    “嘿嘿嘿嘿……”野郎中不再说话,只是怪笑。

    笑声在空荡的屠宰房里回荡,格外的阴森刺耳。

    “别哆嗦了!”我推开抖的像筛糠一样的沈晴。????这菜鸟女警倒不是一无是处,战战兢兢的偷眼看了野郎中一眼,再次举起枪对准他:“不许动,双手抱头,蹲下!”

    虽然眼前情形诡异,听她这么形式化的喊话,我还是忍不住想笑。

    然而,一种不祥的预感却让我怎么也笑不出来。

    野郎中还在笑,边笑边像鬼一样飘忽后退。

    “开枪!”我大声对沈晴说。

    沈晴犹豫着不肯开枪。

    只是这一犹豫,野郎中已经退出了十多米,闪身跑进了一旁的生猪架子后面。

    我刚想追,感觉温度像是忽然下降了十几度似的,忍不住连打了几个冷颤。

    我一把拉住沈晴,低声说:“别追了。”

    沈晴应该也感觉到了温度的变化,脸色发白的问:“为什么忽然变这么冷?”

    我顺着后背的寒意缓缓转过身,就见野郎中赫然站在我们身后。

    他原来正常的半边脸,这会儿也变成了鬼脸,两眼血红,凶光毕露,俨然就是凶煞厉鬼的模样!

    “砰!”

    这次沈晴果断的扣下了扳机,子弹却透过野郎中的身体,射到了墙上。

    “别浪费子弹了,他是鬼!”

    刚说了一句,野郎中已经迎面扑了过来。

    我把沈晴往身后一拉,把一直攥在手里的杀猪刀向他刺了过去。

    野郎中似乎很诧异我为什么没抱头鼠窜,直飘到跟前,才侧身避过刀锋,朝着我脖子掐了过来。

    “去你妈`的!”我猛地把杀猪刀横挥朝他脖子砍了过去。

    眼看就快要砍中他了,他却再一次的消失不见了。

    “缩头乌龟,有胆子出来跟老子单挑!”我边说边警惕的左右张望。

    忽然,一股森然的寒意从脚底板直透顶门心,一颗心却直沉到底。

    我迟疑着转过身,就见沈晴瞪着血红的眼睛,面目狰狞的举枪对着我,手指弯曲,扣下了扳机……

    “嗒!”

    一声轻响,我差点没吓得尿裤子。

    沈晴居然关了保险!

    死里逃生,我怒火冲顶,举起杀猪刀就向沈晴刺了过去。

    “臭女警,你们一起死吧!”

    我猛地反转刀子,将刀把重重的顶在沈晴肚子上。

    “啊!”

    沈晴一声痛叫:“你干嘛?”

    “拿着,快拿着!”我急着把杀猪刀塞到她手里,“把枪收起来,拿着这把刀,千万别离手!”

    我快速的从包里取出木剑,就想割破手心开鬼眼。

    “咣当!”

    大门的方向传来一声响,一个苍老的声音大声问:“谁还在里边?”

    刚问了一句,就“哎呦”了一声。

    我拉着沈晴就跑,跑到门口,就见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老头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

    “你们是什么人?撞我干什么?”老头爬起来怒气冲冲的问。

    我急着找出牛眼泪滴在眼睛里,跑回去找,鬼影人影都不见了。

    回到门外,老头正揪着沈晴不放:“你们溜进来干嘛?想偷东西?走,跟我去公安局!”

    “住手!我们是警察!”我大声说着,过去把沈晴拉开。

    沈晴反应过来,连忙拿出警官证:“大爷,我们是警察,是来抓嫌疑犯的。”

    “呃!”老头打了个嗝,嘴里喷着臭烘烘的酒气,“你们真是警察?”

    看着他红通通的酒糟鼻子就知道这是个酒鬼。

    “刚才是你锁的门?”我问。

    老头又打了个嗝,含混不清的说他就是来看看门锁没锁,见门锁了,听见里面有人声,这才开的门。

    跟着老头来到门房,我直接走进里屋。

    屋里酒气扑鼻,小桌上放着半瓶大曲酒和吃剩下的猪头肉。

    “嗡……”

    “嗡……”

    “嗡……”

    我掏出手机,发现信号竟然是满的,季雅云发来好几条短信。

    看了第一条,我就差点一头栽过去。

    ‘我弄错了,这里是平古西屠宰场,是新屠宰场。’

    ‘你在哪儿?我们要回宾馆了。’

    我给她打过去,只响了一声就接通了。

    “野郎中不是好人,他回去别给他开门!”我急着说。

    季雅云犹疑的说:“野老先生正和我们一起吃饭呢。”

    “和你一起吃饭?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过来。”

    季雅云说了个宾馆的地址。

    挂了电话,沈晴问要不要通知赵奇。

    我说先不用,让她跟我去另外一个地方。

    “这把刀?”她把杀猪刀在我眼前晃了晃。

    “带在身上!”

    门房老头一瞪眼:“那怎么行?这可是我们厂里的财产。”

    见他喝得五迷三道,我也没跟他废话,掏出一百块钱往桌上一拍,拉着沈晴就走。

    车开起来好一会儿,沈晴才像做梦似的吸了口气:“真有鬼?”

    我说:“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又过了一会儿,沈晴瞪着眼睛问:“不能当没发生过啊,我开了一枪,报告怎么写?”

    “赵奇会帮你搞定的。”

    想起刚才她对我开那一枪,我后脑勺一阵发凉。

    “你怎么就想起来把保险给关了?”我心有余悸的问。这他妈才真是白捡回一条命呢。

    “你不说枪没用吗?根据警讯条例,枪不用的时候必须上保险。”

    沈晴像是想起了什么,悚然的说:“我刚才是不是朝你开枪了?”

    “多谢不杀之恩。”我由衷的说。

    也就是这个菜鸟一板一眼的按规矩来,要是换了赵奇那样的老油条,冷不丁被鬼上身,一枪就把我给崩了。

    “枪没用,杀猪刀就有用了?”沈晴问。

    我说:“看这把刀有年头了,不知道给多少只猪放过血。杀生刃煞气重,能镇宅辟邪。拿着它,就不会被鬼上身了。”

    沈晴:“还是有鬼!”

    我:“……”

    到了季雅云说的宾馆,我和沈晴径直来到二楼的餐厅。

    季雅云、凌红和桑岚的父亲都在,靠窗坐着的一人,居然就是野郎中!

    “不许动!”见到野郎中,沈晴立刻拔出杀猪刀对准了他。

    我差点一口老血喷死她,“赶紧收起来!”

    我拉她坐下,叫过一旁的服务员,点了两个简餐。

    “徐祸,刚才你在电话里说的,那是什么意思啊?”季雅云问。

    我摇摇头,问野郎中:“老先生,去过后街31号吗?”后街31号就是老何的丧葬铺子。

    野郎中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没有,没听过这个地址。”

    “听说过老阴这个人吗?”我问。

    野郎中摇摇头:“没有。”

    沈晴瞪着他,冷冷的说:“你就是老阴,还不承认?不承认不要紧,跟我回局里,自然有人认识你!”

    “别冲动,先吃饭。”

    我狼吞虎咽的吃着炸猪排饭,脑子一团乱麻。

    沈晴吃了几口,拿出手机说:“不行,我得通知赵队,让他来带人。”

    “先别打。”

    我放下筷子,指了指野郎中的右手对沈晴说:“你看看他的右手,和之前见到的那个老阴有什么不一样?”

    沈晴看了看,狐疑的说:“他的手指好像短了一截。那个老阴,手指头没事。他俩不是一个人?”

    我点头:“我往这边打电话的时候,他已经在这里吃饭了。就算两边车程只有十分钟,他也不可能跑这么快吧?”

    “小道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野郎中皱着眉头问。

    我三两口扒完饭,抹了抹嘴说:“市里发生了一起凶杀碎尸案,我们根据涉案人员做出的拼图,怀疑你可能也是涉案人之一。”

    野郎中眉头皱得更紧:“我来这里是受了桑先生的委托,帮他们平事的,来了以后,我几乎都和他们在一起,怎么去杀人?”

    桑岚的父亲点点头:“我可以作证,野老先生这些天一直和我们在一起。”

    我和沈晴对视了一眼,说:“那可能是人有相像。不过还得麻烦野老先生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一下。”

    野郎中摇头:“这两天不行。”

    沈晴蹙眉:“为什么不行?就算是协查,你也有义务配合!”

    野郎中指了指季雅云,对我说:“小道友,你应该也看得出,她身上的阴煞越来越重了吧?我可以配合调查,但是要等我帮事主平事以后,才能跟你们走。”

    我看了一眼季雅云,不用开阴眼都能看出她乌云盖顶了。

    我没有当时告诉赵奇认出拼图里的人,就是考虑到这一层原因。

    可是眼下沈晴已经见到了拼图里的人,如果不带野郎中回去,就是违反规定。

    电话震动,见是段乘风打来的,我连忙接了起来。

    “段前辈。”

    段乘风沉缓的声音传来:“徐祸,我闲来无事,替你那两个事主卜了一卦,那个叫季雅云的女人,凶劫就要到了。不出意外,应该就在明晚子时。你最好有个防备。”

    我看了一眼季雅云,“谢谢段前辈。”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段乘风才又说:“另外还有件事,我算出桑岚不出七日必遭大难,这一次能不能救她,救不救,就看你了。”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