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九章 老阴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你说什么?”赵奇问。

    我迟疑了一下,摇头:“没什么,快下班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赵奇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

    回实验室换了衣服,一出门就碰上了沈晴。

    她笑嘻嘻的说:“有便车搭真幸福啊。”

    我向赵奇的办公室看了一眼,没说什么。

    上了车,沈晴问我去哪儿。

    我撇撇嘴:“一句话就露馅了,你还刑侦毕业呢。”????沈晴脸一红,“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好,我现在送你回家。”

    “不行,我要跟着你。”

    “那不就截了?”

    我暗暗叹了口气,赵奇到底是老牌的刑警,观察力哪是一般人能比的。我看到拼图时表现出的异样,还是没逃过他的眼睛。

    他让沈晴跟着我,已经是很大的信任,和给面子了。

    我边开车边翻出桑岚之前的短信,给她打了过去。

    听她那边闹哄哄的,我问她在哪儿。

    桑岚说:“我学校下午有表演,我在后台等上场呢。”

    “野郎中在你家吗?”我问。

    “不在,老先生说小姨灾劫将至,带着她和凌阿姨,还有我爸他们去平古县了,今天晚上不回来了。”

    “平古县?”我怔了一下,“把你小姨的手机号给我。”

    “你不是有吗?”

    “我换手机了。”

    挂了电话,很快就收到桑岚发来的短信。

    我看了一眼沈晴,见她闭着眼装睡,不禁好笑。

    打了把方向,直奔平古县。

    平古县离我们这儿不远,大约开了四十多分钟就到了。

    我给季雅云打电话,问她现在在哪儿。

    她那边的信号不好,说话断断续续的。

    我打过去两次,都是这样。

    好在不多会儿,她就发信息来问我刚才说什么。

    我回信,问她现在在哪儿。

    她回信,说在平古屠宰场。

    我太阳穴一蹦,野郎中这会儿带她去屠宰场,难道说估算到红袍喜煞今晚会来找她换命?

    如果是那样,凌红怎么也跟来了?

    桑岚没把凌红的事告诉野郎中?

    我没再发信息,导航了一下,直接来到了平古屠宰场。

    “天都快黑了,来屠宰场干什么?”沈晴问。

    “赵奇是不是告诉过你,我以前是干什么的?”

    “嗯,所以我对你非常好奇,阴阳先生做法医,你解剖尸体的时候,不怕本主的鬼在边上看着啊?”

    我无语。

    从开始实习,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开玩笑的问这个问题了。

    他们怎么就不动动脑子,哪个鬼闲得蛋疼,没事跑去看尸体解剖啊?

    还有一些恐怖电影里演的,主角正在上厕所,马桶里忽然伸出一只手……

    拜托,鬼也有尊严的好不好,没道理做了鬼就喜欢钻马桶啊!

    我拿过手机,没信号。

    沈晴的手机也一样。

    屠宰场都是天光开宰,这会儿早就下班了。

    我看看表,6点。

    拿着包下了车,跑到门房一看,里边没人,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走了进去。

    沈晴寸步不离的跟着我,问我天都黑了,来这儿干什么。

    我说你既然知道我做过阴倌,那就不瞒你了。

    我之前有个客户,凶劫到了,来这里避祸驱邪。我不放心,所以赶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沈晴又问,避祸驱邪为什么要来屠宰场。

    我实在没法跟她解释,就让她好好‘跟踪监视’我,不该问的别问。

    沈晴脸红到了脖子根,气得不理我了。

    事实上我也解释不清楚。

    屠宰场每天屠宰几十上百口牲口,虽是杀牲,也是杀生,煞气是很重的,一般的鬼根本就进不来。

    野郎中是养鬼人,我没养过鬼,也不知道其中的门道,只知道他选择这里帮季雅云避祸,肯定有他的道理。

    这会儿天还没黑透,但屠宰场里除了门房亮着灯,其它地方早黑漆马糊了。

    联系不上季雅云,只能到处找。

    好在这家屠宰场不算大,前面的集运仓库没有,两人就直奔后边的屠宰房。

    屠宰房的两扇大铁门中间开着条缝,而且里面隐约还有灯光。

    我心神一定,人肯定在里边了。

    “季雅云!”

    我朝里喊了一声,有回音,没人应。

    沈晴说屠宰房这么大,要是人在两头,在外边喊里边根本听不见。

    两人顺着门缝进去,沈晴立马捂住了鼻子:“臭死了。”

    “你吃猪肉的时候怎么不觉得臭?”

    屠宰场经年累月的杀生放血,要是没味儿才怪了。

    “啊!”沈晴忽然低呼一声,拉住了我的胳膊:“那边有人!”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也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

    最顶头的水泥台上果然有个人影!

    那人背对着这边,盘腿坐在水泥台上。

    冷不丁看见他,还真瘆的慌。

    “哎,你干嘛呢?”沈晴捂着心口抬高声音问了一句。

    那人一动不动,没有回应。

    我看着那人的背影和衣服,心里一动,连忙走了过去。

    两人刚走了十几步,身后忽然传来“咣当”一下,大门居然关上了!

    “哎,里边还有人呢!”沈晴喊了一声。

    大门却已经锁的死死的。

    我看看紧闭的大门,再看看背对着这边坐在水泥台上的人,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季雅云!”

    “凌红!”

    “桑先生!”

    我大声喊着,阔大的屠宰房里只有我的回声。

    沈晴走回来说:“门锁上了,窗户这么高、这么窄,手机又没信号,我们怎么出去啊?”

    眼见水泥台上的人还是一动不动,我越发觉得不对劲。

    “野郎中!你在搞什么鬼?!”我大声喊着快步走了过去。

    “你认识他?”沈晴问。

    我没回答她,经过放血台,顺手从架子上拿起一把杀猪刀攥在手上。

    来到顶头,看侧面,水泥台上坐着的果然是野郎中。

    他仍是穿着那件对襟灰布褂子,盘腿坐在水泥台上,两眼低垂,一动也不动。

    沈晴仔细看了看他,猛然瞪大了眼睛:“他不就是老阴!”

    没错,我第一眼看到拼图就认出来了。

    老阴就是野郎中!

    碎尸、割头,还挖心、挖生`殖`器官……

    我怎么都没想到桑岚家找的居然是一个邪派妖人。

    “野郎中,季雅云呢?”我大声问。

    见野郎中没动静,沈晴低声说:“他一动不动,是不是死了?”

    野郎中一直没反应,我心里也有点吃不准。

    就算是老僧入定,也不可能身体没有半点起伏。

    难不成他真死了?

    “野郎中!”

    我又喊了一声,仍然没回应。

    沈晴看了我一眼,抬起一只手,缓缓伸向野郎中的鼻端。

    就在她的手指快要接近野郎中侧脸的时候,野郎中的眼皮缓缓抬了起来!

    “啊!”

    沈晴尖叫一声,抱着我一条胳膊蹦着往后拉:“走吧,走吧!出去报警吧!”

    我虽然也吓得不轻,可还是被她的举动搞得一头黑线往下落。

    我是实习法医,你可是正儿八经的刑警!

    见野郎中睁开眼,我咽了口唾沫,沉声问:“野郎中,季雅云她们在哪儿?”

    野郎中的嘴缓缓咧开:“嘿嘿嘿……你想知道她在哪儿?跟我来吧。跟我来,我带你们去找她。”

    说完,旋身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跳下水泥台,朝着另一边走去。

    想起赵奇说‘人命最重要’,我咬了咬牙,拉着沈晴跟了上去。

    野郎中一言不发的朝着相反的方向走。

    两人在后边跟着,看着他的背影,心里都是一阵阵发毛。

    我更是直犯嘀咕,他明明是野郎中,是个大活人,为什么靠近他一点,就觉得浑身发冷呢?

    沈晴被我拉着走了一会儿,忽然停下脚步,从腰间掏出配枪对准野郎中:

    “不许动!现在怀疑你和一起杀人碎尸案有关,我要拘捕你!”

    我被她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她这是回过魂来,想起自己的身份了。

    “杀人?碎尸?”

    野郎中也停住了脚步,背对着我们沉默了半晌,忽然抬头怪笑:“嗬嗬嗬……你们怎么知道的这么多,偏偏又来了这儿?”

    说话间,他缓缓的转过身。

    我和沈晴一开始还只是戒备,等到他整个人转过来的时候,我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

    沈晴更是一下扑进我怀里,尖声叫了起来:“鬼啊!!!”

    天工匠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