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六章 怪眼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郁闷了一会儿,我强迫自己不再多想,跑去买了套锁,回来自己安装。

    正装着,身后忽然传来一声轻笑:“嘻嘻!”

    我猛一哆嗦,后背上炸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在门里头装锁,身后居然有人,而且我听出,这笑声是从卧室里传出来的。

    我瞄了一眼桌上的包,假装过去拿工具,偷偷把木剑拿出来反扣在手心里。

    回到门边,我一边拧螺丝,一边留意身后的动静。

    “嘿嘿嘿嘿……”

    笑声再一次传来,越发显得冷森古怪。????我斜向后瞄,不经意间却发现,厨房的柜子上,竟然多了一只碗。

    我更加的惊疑不定。

    要知道我搬来前,连暖壶和打饭的快餐杯都留给老军了。这几天我正纠结要不要开伙做饭,还没买锅碗瓢盆呢,家里哪来的碗?

    怪笑声没再响起,我却感觉出,身后已经多了一个人。

    我直起腰,背对着来人,冷冷的说:“你叫毛小雨是吧?你既然已经死了,就应该知道阴阳殊途的道理。我帮你舒展身体,你却打伤我老军叔,现在还来缠着我,这算什么?”

    我紧握着阴桃木剑,只等背后一有动作,转身就刺。

    没想到话刚说完,身后却传来一个女人的惊讶的声音:“咦!”

    我听这声音耳熟,忙转过身。

    看清这人,差点没气得吐血。

    居然是早上才到局里报到的女警沈晴!

    “你怎么在这儿?”我气得不行。

    沈晴翻了个白眼说:“你刚才出去门都没锁,我就进来帮你看家咯。”

    “谢谢。”我冷冷说了一句,走到桌边,趁她不注意把木剑放回了包里。

    不是我小气,而是做阴倌这个行当的,最清楚‘人吓人,吓死人’的道理。

    这个女人偷偷溜进来,又鬼鬼祟祟躲在房间里,摆明是想恶作剧。

    我算是胆子大了,要是换了普通人,被那个入室行窃的小偷那么一说,再被她这么一吓,还不得吓个半死。

    沈晴看着我,微微皱起了眉头:“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是尸体行凶打死了马彪,打伤老军的?”

    见我不说话,她嗤笑一声:“你该不会以为尸体是自己从医院跑出去的吧?”

    “你怎么没回局里?”我没好气的问。

    “回了,赵队照顾我,给我放半天假,让我安顿一下。我不是这儿的人,局里的宿舍也调整不出来,我看你这儿的房子不错,房租肯定也不高,就过来看看有没有房子租。”

    看着她一身警服,英姿飒爽又不失青春靓丽的娇俏模样,我的气很快消了。

    “我帮你问问我的房东,看他还有别的房子没。”

    我拿起电话打给老何。

    老何听我一说,“嘿呦”一声说正好,楼上402也是他家的房子,正空着呢,两套房户型一样,是一起装修的。

    我把情况跟沈晴说了,她晃悠着里外看了看,又问我房租多少,然后爽快的说行,就402了。

    老何说:“我现在有点事走不开,你同事要是急着租,就过来我这儿拿钥匙吧,房租和你的一样。”

    去找老何的路上,我问沈晴现在住哪儿,干嘛这么着急租房子。

    她说昨天刚到,现在住在局里的临时安置宿舍。

    “在警校就住集体宿舍,来这儿还是宿舍,我可受不了了。”

    听她这么说,我暗翻白眼,又是个温室里出来的。

    按照老何给的地址,来到老城区的一条小街,才发现他居然是开丧葬铺子的。

    老何把钥匙交给我,说改天空了再约我们签租约。

    见他不停的往外瞅,像是在等什么人,我和沈晴也没再多说,回了小区。

    沈晴对402的房子非常满意,当即就要搬过来。

    作为同事,帮她搬家义不容辞。

    到了临时安置宿舍我就后悔了。

    如果上天能让我再选一次,我决定跟她老死不相往来。

    这女人的行李多的让人头疼,我用破车帮她拉了四趟,第四趟后排坐了七八只毛熊,最大的一只耳朵都支棱到车顶了。

    她居然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说以后上下班可以搭顺风车了。

    她说换身衣服,请我去外面吃饭当是答谢我。

    等她换好衣服下了楼,我眼前一亮。

    黑色的印花t恤,挺翘的屁股蛋把牛仔短裤绷的紧紧的,两条长腿白生生的,我看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我说就在小区外面的小饭店吃点,她不同意,非说我帮了她这么大的忙,一定要请我吃顿好的。

    于是我只好开着车,在老城区里转悠了一会儿,找了家小有名气的湘菜馆。

    这会儿刚到吃晚饭的点,两人找了张桌子坐下,点了几个招牌菜和一瓶雪碧。

    两人吃了一会儿,沈晴忽然问:“我看档案上说,那具女尸是在一口铁棺材里发现的,棺材在水里沉了那么久,尸体为什么一点都没腐烂?”

    “这种事我哪儿说的清楚?”

    “你们法医科为什么一直没对尸体做化验啊?报告上只说尸体异常,异常在哪儿?”沈晴又问。

    见她眼神闪动,我心也跟着一动:“这些话是赵奇让你问我的吧?”

    沈晴脸一红,“不好意思啊,我也不知道赵队为什么不直接问你。”

    我只能说没关系。

    赵奇负责追查尸体失踪案,多方面寻求线索无可厚非。他拐弯抹角让沈晴问我,也是照顾到了某些事可能对我造成的影响。

    被我点破,沈晴也不好意思再问了,只是显得有些纳闷。

    我刚想说点什么调剂调剂,忽然感觉饭店里其他人的反应有点奇怪。

    顺着隔壁桌男人的目光一看,我眼睛也直了。

    十来个穿着清凉性`感的女人正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些女人年纪都不大,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一个个短裙热裤,一双双的大长腿晃得人眼晕。

    这阵势,难怪整个饭馆的气氛都被引爆了呢。

    “哎,眼睛还拔得出来吗?”沈晴把一只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回过头,有些讪然却理直气壮:“我可是正常男人,还是单身狗呢。”

    “徐祸!”一双大长腿来到跟前喊我的名字。

    顺着这双腿往上一看,顿时明白哪来这么一堆美女了。

    桑岚看了一眼沈晴,转过头说:“我一个同学过生日,我们来替她庆祝生日的。”

    我笑笑,“那什么……吃药了吗?”

    桑岚很快反应过来我说的药是指什么,点了点头,“吃了。”

    我说:“那就好。”

    等她和一帮女孩儿上了楼,沈晴瞪大眼睛问我:“你女朋友?”

    “都说了我是单身狗。”

    “哈,哈,哈,我不会让她对你有误会吧?”

    “你可别多想了……”我刚说了一句,不经意间往门口看了一眼,顿时一愣。

    门外路边,一个一身黑衣,戴着一顶黑色棒球帽的黑脸男人正抬头往上看。

    “又是他。”

    “谁啊?”沈晴回头看了一眼。

    我迟疑了一下,从包里找出装牛眼泪的眼药水瓶,往眼睛里滴了一滴。

    再次看向门口,黑脸男人正好低下头。

    他没戴墨镜,两人的目光正好对在了一起。

    我猛一哆嗦,这人的眼珠比一般人小了差不多一半,眼白充斥了眼睛的三分之二,乍一看他的眼睛就像是两颗白色的卫生球似的。

    他倒是没在意我,只是看了我一眼,就把脸转过去了,却仍然站在那里。

    我想了想,对沈晴说我去外面抽根烟,站起身向外走去。

    迎面进来一男一女,我侧身让了一下,再转过头,黑脸男人居然不见了。

    我急着两步追出门外,四下里找,他却又像上次一样,消失了。

    我点了根烟,抽完了也不见他再出现,只好带着满心狐疑回到饭店里。

    吃完饭,回到小区,我让沈晴先回家,我烟没了,出去买一包。

    沈晴下了车,我又开车回到了湘菜馆。

    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总觉得黑脸男人散发出的气势我好像在哪里感受到过。

    过了一会儿,一道倩影出现在湘菜馆门口,是桑岚。

    她像是喝多了似的,原地晃悠了两下,转过身,脚步不稳的朝一边走去。

    我按了两下喇叭,她头也不回继续往前走。

    见她越走越远,连包也没拿,我感觉不对劲,连忙下车追了上去。

    眼看就快追上了,桑岚忽然加快脚步,转身拐进了一条小巷。

    “桑岚!”

    我心没来由的一沉,大声喊了一声,甩开步子跑了过去。

    拐进黑乎乎的小巷,隐约就见桑岚还在晃晃悠悠往里走,忙追上去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她的身子明显一哆嗦,整个人软趴趴的靠在了我怀里,嘴里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

    闻到酒气扑鼻,我松了口气,又忍不住气结。

    她这是喝迷糊了啊。

    巷子太黑,我只好先把她扶出去再说。

    她软的连路都走不了,我只好弯腰把她扛在肩上。

    就在我直起腰的一刹那,悚然发现巷子的深处,正有一双卫生球似的白眼珠子恶狠狠的盯着我。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边大声喝问,边拿出手机打亮闪光灯。

    “哇!”

    猛然间头顶传来一声尖锐刺耳的怪叫,我身子一悚,抬头就见一道黑影从上方掠过,像是一只和鸽子大小差不多的鸟。

    等我低头再看,那双眼睛已经不见了,用手机照着仔细往巷子深处一看,一股寒意顿时充斥了全身。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