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四章 倒缸无底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我往河里一看,乖乖,那居然是一条通体漆黑的大鱼,光是露在水面上的后背都快两米多长了。

    大鱼一边从水塘中间往这边游,一边张开扁平的大嘴,吞食着其它的鱼虾。

    我问野郎中,这大鱼是不是就是他说的鬼鲶,要这大鱼有什么用。

    野郎中说是,只说鬼鲶的胆可以帮人祛除凶煞,就让我赶紧帮忙捕鱼。

    窦大宝找相熟的人要了张大网,两人在野郎中丢手指的地方严阵以待。

    眼看鬼鲶朝着这边越游越近,我心里一阵发毛。

    这就是个小水塘,怎么会养出这么大的鱼来。就算是杂食贪婪的鲶鱼,长这么大,也不知道得活了多少年了。

    刚才捞鱼的时候,窦大宝说每年的重阳节前后,这里都会翻塘,当地人都说是河神爷巡游到此,造福于民。????现在看来,满塘鱼跃,恐怕就是这鬼鲶在作怪了。

    鬼鲶顺着血腥味前来,眼看就要到岸边了。

    我和窦大宝摩拳擦掌,准备撒网。

    忽然,一阵破风声响起,一道寒光从一侧飞射入水塘,正射在鬼鲶的大头上。

    “鱼枪!”

    我一愣,转眼就见不远处站着几个彪形大汉,其中两个怀里都抱着鱼枪。

    “不好,鬼鲶受惊,要发火了!”野郎中惊呼一声,让我们赶紧撒网。

    我和窦大宝正要撒网,塘中的鬼鲶已经猛地翻了个身,斜剌剌朝着水塘中间飞快的游去。

    鱼枪上的绳子瞬间被绷的笔直。

    发射鱼枪那人来不及撒手,一下子被拖进了水里。

    “不好,快救人!”窦大宝大叫。

    原先捞鱼的人也都往那边跑了过去。

    野郎中急得直跺脚:“完了,完了,白费心血了!”

    眼见鬼鲶游远,再看看他血流如注的手指,我也是气得不行。

    老人不惜自残才把怪鱼引出来,这是哪来的家伙横插一杠子坏了大事。

    “没有鬼鲶鱼胆,她就死定了!”野郎中脸色发白道。

    我看了一眼季雅云,一咬牙,从包里摸出那把小刀,脱掉上衣,助跑两步跳进了水塘,朝着鬼鲶追去。

    “卧槽,你不要命了,快上来,这水塘子没底儿!”窦大宝在岸上大叫。

    人在水里哪能比鱼游得快,好在鬼鲶被鱼枪射中,没有单纯的想要逃窜,而是一边往中间游,一边泄愤似的翻江倒海。

    就在我游过去的同时,那几个大汉也跳下水塘朝鬼鲶追了过去。

    我见鬼鲶体型巨大,声势惊人,不敢从后边直追,朝着一边绕去。

    其中一名大汉却是不管不顾,径直从后方游了过去。

    鬼鲶鱼尾猛然从水下扫了上来,那人被巨大的鱼尾拍中,立刻像死鱼一样的昏了过去。

    后边的同伴见状急忙上前抢救,可还没游到跟前,怪事忽然发生了。

    鱼尾扫那一下力道极大,大汉被拍中,半个身子都被拍出了水面。

    可是,很快,他就竖直着向下沉去。

    那情形诡异的让人毛骨悚然,就好像是水底下有人抓住了他的脚脖子,笔直向下拉似的。

    没等他的同伴到跟前,他已经没了影子。

    我看得头皮发麻,有点想打退堂鼓,可眼见鬼鲶近在眼前,就这么放弃又不甘心。

    索性一咬牙关,从侧面朝着鱼头游了过去。

    就在我快要游到跟前的时候,忽然,我感觉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我的脚脖子!

    这种感觉再清楚不过了,那的确是一只手,抓着我的脚脖子用力把我往水里拽。

    我骇然欲绝,刚想挣扎摆脱它,那只手却突然松开了。

    我来不及想是怎么回事,已经到了鬼鲶跟前。

    一眼看见插在它头上的鱼枪,连忙伸手抓住,从嘴里取下小刀,照着鱼头就刺了下去。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一刀刺下去,我竟然听到了人的惨叫声。

    那声音苍老凄厉,听的人心肝直颤。

    妈的,这大鱼该不会成精了吧!

    开弓没有回头箭,到了这个地步,就绝不可能再收手。

    我瞄准拳头大的鱼眼泡,又是一刀刺了下去。

    这一刀下去,惨叫声更加的惨厉,仿佛就在我耳边发出似的。

    鬼鲶连中两刀,彻底的发了狂,竟然一挺身子,猛地跃出了水面。

    我死抓着鱼枪不放,也被带出了水面,却仍是趁机又朝鱼鳃的位置刺了两刀。

    鬼鲶一个翻身,扎进了水里,笔直的往水底蹿去。

    我憋着一口气,被带着向下沉。

    直到这会儿我才知道,窦大宝为什么会那么大反应了。

    鬼鲶剧痛之下游蹿的速度极快,而且是直上直下,我感觉一口气快憋不住了,却还没游到水塘底。

    这水塘子竟然像是真的没有底!

    我只能朝着鱼头拼命补刀,也不知道刺了多少刀,周围的水都被鱼血染红的时候,我看到了这辈子难以忘记的一幕。

    鬼鲶终于游蹿到了塘底。

    这小小一方水塘的底部,竟然堆满了人的骸骨!

    在水下可视距离有限,但是粗眼一看,骸骨就不下上百具。

    想起之前窦大宝说的关于莲塘镇的来历,我感觉心一阵抽搐。

    其它地方不说,这一方水塘可是真正的沉尸坑。

    鬼鲶的力气终于耗尽,再没了动静,开始缓慢的向上浮起。

    我也是精疲力尽,只能抓着鱼枪,跟着上浮。

    不知道是不是力气耗尽的原因,在上浮的时候我一直有种奇异的感觉。

    感觉身边有无数只手想要抓住我,但是又有一个人,一直在我的左右,把那些想要留住我的怨魂驱赶开……

    “浮上来了,浮上来了!”

    “那人还在,还有一个人活着!”

    纷乱声中,我积蓄了最后一点力气,把鬼鲶拖到了岸边。

    窦大宝和野郎中,以及桑岚的父亲等人把我拉上岸。

    这时我才知道,除了先前被拖进水里的那个人被及时救了上来,和我同时跳下水塘的四个人无一生还。

    鬼鲶被拖上岸,立刻遭到了围观。

    这家伙,体长竟然接近三米,体型更是比想象中还要大的多。

    野郎中指点方位,让我剖开鱼腹取出鱼胆,一行人随即离开了水塘。

    到了窦大宝家,他找了身自己的衣服给我换上,又替我重新包扎了先前的刮伤。

    晚上吃的是烤鱼,不得不说,窦大宝他老爹的手艺真不错。我和窦大宝都吃的呲牙咧嘴,喝得畅快朵颐。

    窦大宝和我碰了碰杯,喝了口酒,呲着牙数落我:

    “你真是比我还彪呢,都不问清楚就敢下水。我们当地人都管那叫倒缸塘子,口朝下,没有底!但凡掉下去的人,甭管大人小孩儿,能捞上来的没几个,就连尸体都见不着!”

    他咂了咂嘴,又说:“也怪了,倒缸子里头从来没有鲶鱼,怎么会有那么大一条的?嘿嘿,要说我可得代表我老爹老娘谢谢你。你弄那么大一条鲶鱼上来,明天一准儿得上头条,我们莲塘镇就更出名了。我们家的生意肯定得好的不要不要的。”

    鲶鱼…

    想起在水底看到的尸骨,我忍不住一哆嗦。

    大半个世纪了,就让它们在水底待着吧。

    就当是我为了哥们儿,替莲塘镇保守这个秘密了。

    两人正边吃边聊,桑岚一家和野郎中走了上来。

    桑岚的母亲,那个女人却没有来。

    桑岚挨着我旁边坐下,其他人也都在我们这桌坐了。

    窦大宝心直好客,连忙招呼店里的服务员加菜。

    我看了看野郎中包扎好的断指,忍不住问:“老先生,阴阳先生也只是个行当,你为了帮人平事,连手指头都不要了,值吗?”

    野郎中头一次露出了不厚道的笑容。

    他刚要开口,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在两个男女的陪伴下上了楼。

    我眼皮一跳,杜汉钟!

    作为当地名流,我还是认得他的。

    杜汉钟径直走了过来,扫了众人一眼,目光落在我身上,“多少钱?”

    “什么多少钱?”我一头雾水。

    野郎中忽然比出两个手指:“二十万。”

    杜汉钟二话没说,立刻让人从包里拿出两捆没拆封条的红毛放在桌上。

    野郎中从包里拿出个比眼药水瓶大不了多少的小瓶子。

    杜汉钟接过瓶子,小心翼翼的收好,点点头,竟然转身下楼,带着人走了。

    野郎中把一捆红毛推到我面前,笑着说:“小道友,这是你的一份。”

    窦大宝瞪大眼睛问:“啥玩意?你们在我店里交易d品啊?”

    我有点反应过来,问野郎中:“你卖给杜汉钟的是鱼胆?下午死在水塘里那四个,是杜汉钟的人?”

    野郎中点点头,“鬼鲶性属极阴,鬼鲶胆汁调和其余几位药材,可以祛除尸油带来的火煞。”

    我看了看桑岚,又看看季雅云……

    我这是摆了个大乌龙啊,敢情他们来莲塘镇是为了桑岚的事来的。

    那么小一瓶胆汁就卖了二十万,那么大一坨鱼胆得多少钱?怪不得野郎中宁可咬掉半截手指也要把鬼鲶引出来呢。

    我心安理得的把钱收了起来,这可是我拼了命换来的,用不着客气。

    野郎中瞪着绿豆眼看了我一会儿,忽然说:“道友,听桑岚说,你应该也是被火煞缠身了,可我怎么看着,你身上有水煞之相?你招惹了水鬼?”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