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一章 蜡化的女尸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搬家当晚,我和孙禄、刘瞎子吃乔迁饭的时候,接到了林教授打来的电话,让我明天一早直接去总局。

    我没敢多喝,第二天早上刚八点,我就巴巴的来到了市局。

    老教授一贯的沉默寡言,见了我只说了声‘来了’,就让我跟他去法医实验室。

    “小师弟,你终于来了啊。”马丽搭着我的肩膀笑盈盈的说。

    实验室里六七个人,也就她吊儿郎当的,其余人要么皱着眉头,要么黑着个脸。

    看着眼前这些人,我一阵紧张,除了马丽和这里的两个化验员,其余的居然都是我们学院的教授,都给我上过课。

    林教授指了指工作台:“你去化验一下,告诉我死者的死因。”

    我连忙穿戴好工作服,走过去,小心的拉开了裹尸袋。????“呕……”

    看到烂菜瓜似的脑袋,我一阵干呕。

    里面的尸体居然就是老马!

    我强忍着恶心,把裹尸袋整个拉开,仔细将尸体从头到脚看了一遍。

    我正想做切片,林教授沉声说:“初步判断,死因是什么?”

    我纠结的看了一眼菜瓜脑袋上明显的手指印,回过头低声说:“一巴掌忽死的。”

    “噗……”马丽憋不住笑,转身跑一边去了。

    其余几个教授也都忍俊不禁。

    我苦着脸看着林教授,我实在找不着别的形容词了。

    一向严肃的老教授眼睛里居然也有两分笑意,清了清嗓子沉声说:

    “你的情况我已经如实向校方汇报了,明天开学,你不用去学校了。”

    我的心猛地沉到了谷底:“教授……”

    “经过我和几位校领导的讨论,认为你专业学科是非常优秀的,但你的心理评估必须要押后,等到最后综合评估,才能决定你能不能毕业。”

    林教授摸了摸鼻子,“咳,从明天开始,你直接到这里正式开始实习。”

    说完,把一个文件夹交给马丽,然后带着几位教授走了出去。

    “嘿嘿嘿,我服了你了,你居然敢跟林教授逗闷子!一巴掌忽死的……”马丽搭着我的肩膀笑得直不起腰。

    我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差点就高呼教授万岁了。

    老教授肯定会把我做‘兼职’的事汇报校方,但一定替我做了隐瞒,否则别说提前半年实习了,想毕业都难。

    马丽正式把我和其他实验室的同事做了介绍,把那个文件夹在我眼前晃了晃,得意的说:

    “小师弟,你可得好好巴结巴结我,现在你的生杀大权可是在我手里呢!”

    我说那是必须的,但凡我能做到的,师姐尽管吩咐,赴汤蹈火,以身相许在所不辞。

    下午郭森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指着一人说:“这是新调来的副队长,你们认识一下吧。”

    我一看就乐了,是赵奇。

    赵奇也不跟我寒暄,直接问我:“那个女尸的追寻工作由我负责,你有什么看法和提议?”

    见他和郭森都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背过脸吸了口气,小声说:“女尸的名字可能叫毛小雨。”

    “你怎么知道死者的名字?”郭森问。

    我抿了抿嘴,没说话。

    搬家前我把那块灵牌烧了,上面的名字我可忘不了。

    郭森理解的点点头,让赵奇顺着这个名字去查。

    ……

    这天早上,警方接到报案,新区某个小区发生命案,我和马丽跟随出警。

    一路上我都忐忑不安,发生命案的小区,就是桑岚她们家的小区。

    到了案发现场的楼下,我松了口气,不是她们家那栋。

    “提箱子!”马丽颐指气使的对我说了一句,双手抄兜,很拉风的下了车。

    我提着化验箱下了车,刚走没几步,就听见一下倒吸气的声音。

    顺着声音一看,不由得一愣。

    不远处,站着桑岚、季雅云和那个女人。

    吸气的是一个身材矮小,穿着对襟灰布褂,脚踩千层底的秃顶老头。

    老头两颗绿豆眼盯着我,瞪得溜圆,就好像我是什么怪物似的。

    我冲季雅云点了点头,快步走进了楼里。

    现场是顶楼的一个单元,也就是八楼。

    门口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没进门,就先闻到一股扑鼻的恶臭。

    “是催收电费的人闻见臭味报案的,死者可能是户主。”郭森皱着眉头说。

    我提着箱子,跟马丽走进卧室,腐烂的恶臭几乎让人窒息。

    床上平躺着一具女尸,染着酒红色的头发,穿着无袖的黑色弹力背心,绛红色的裙子勉强能遮住私密部位。

    女尸的腿很长,偏细,穿着肤色的丝袜,黑色的高跟鞋。

    见法证架好了摄像机,我打开化验箱,等着马丽吩咐。

    马丽看了看尸体,回头对我说:“还愣着干什么,开始啊?”

    我一怔,接着又是一阵反胃。

    尸体穿戴时髦性`感,身材也算不错,可绝不香`艳。

    因为除了头部,整具尸体都被包了一层保鲜膜,腿上的丝袜是穿在保鲜膜外边的。

    尸体的面部画了很浓的妆,不是烟熏妆,而是正常的妆,不过却厚的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早知道理论和现实不一样,第一次实践,我还是受到了相当程度的震撼。

    我和马丽走到床的两边,仔细观察死尸局部细节。

    过了一会儿,马丽直起身问我:“你的看法怎么样?”

    我大步走到门口,深呼吸了两口,才回到卧室。

    “凶手给死者包了保鲜膜,应该是想要将尸体完全蜡化后保存,但是因为没有密封,尸体已经开始局部腐烂了。”

    “死因。”马丽简短的说。

    “死者颈部保鲜膜下有环状收缩痕迹,是窒息死亡,从收缩形状和表面颜色来看,是被正面掐死的。”

    “判断死亡时间。”

    我看了一眼开着的空调,缓缓的说:

    “从蜡化和腐烂的程度来看,如果房间一直保持现在的温度,初步判定尸体的死亡时间应该在两个月左右。”

    马丽点点头,“死亡原因清晰,没必要进行局部检验,打包尸体,带回去详细化验。”

    我和一个叫大张的男法证开始打包尸体。

    就在两人想要合力把尸体抬进裹尸袋的时候,大张忽然手一哆嗦,尸体的上身掉回了床上。

    “你干什么?”马丽问。

    “她的睫毛动了!”大张声音发颤。

    我连忙去看尸体的脸,就在我看到尸体眼部的一刹那,死尸的眼睛猛然张开了!

    她的眼珠已经开始萎缩干瘪,生出了褶皱,可我仍然感觉她是在用眼睛表达着什么。

    刹那间我有种奇怪的感觉,下意识的抬起头,就见墙角站着一个若有若无的女人身影!

    那女人见我看到了她,居然抬手指了指尸体身下的那张床。

    马丽走过来说:“你走开,我看看。”

    我看了一眼开着的空调,再看看女人手指的方向,一把拉住了马丽,指着床对门口的郭森使了个眼色。

    郭森浓眉一挑,立刻警觉的掏出了配枪。

    就在他掏出配枪的同时,床上的尸体猛然弹了起来。

    “啊!!!”

    随着一声歇斯底里的狂叫,床垫翻开,一个男人从床垫下翻身跳起,朝着我和马丽就扑了过来。

    我急忙推开马丽,那人却已经撞到了我身上。

    因为戴了鞋套,我根本站不稳,身子后仰,“砰”的撞碎飘窗摔了出去。

    “砰!砰!”

    连着两声枪响从上方传来,紧接着郭森和马丽从上面探出了头。

    “我靠,你小子命可真大!”郭森瞪着眼睛说。

    “还废什么话,快去七楼把他拉上来!”马丽大声道。

    我死死的抓着空调位的护栏,直到郭森等一干人赶到七楼把我拉上去,一颗心才从嗓子眼落回了腔子里。

    “丽姐,教授没说过做这行还要玩命啊?我差点英年早逝!”

    马丽过来看了看我手臂刮蹭的伤口,松了口气,掐着腰白了我一眼:“你逞什么能?就算发现床下面有人,你就不能先撤出去再提醒老郭?”

    “下次知道了。”我心有余悸的点点头。

    “别动我的女人!娜娜是我的!你们这些臭男人,别碰她……”

    直到被铐着抬上救护车,那个男人还在疯狂的嘶吼咆哮。

    “又是一个因爱生恨,因恨变`态……”

    郭森摇摇头,搭着我的肩膀边往外走边问:“你是怎么发现床垫下面有人的?”

    我看了一眼被抬上车的女尸,咬了咬嘴唇:“感觉。”

    我正要跟着上车,那个女人忽然跑了过来,拉住了我的胳膊,哭着说:

    “小福,小福……是妈妈不好,是我错了。你别做这么危险的工作了好不好?我养你,我给你钱!”

    我一愣,随即冲她笑笑:“不好意思桑太太,我有自己的生活,不需要别人的施舍。”

    警车开出了小区,马丽揽住我肩膀,“诶,那个是你妈?”

    我看着窗外倒退的建筑,说:“我从有记忆起就没见过我爸妈,不确定。”

    因为第一次出警就光荣负伤,马丽给了我三天假。

    我也没想到第一次出任务就差点死翘,开车去熟食店买了卤肉熟菜,又去超市买了半打啤酒,准备回家庆祝险死还生。

    我照往常一样,上楼掏钥匙,刚要把钥匙插进锁孔,门“吧嗒”开了……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