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四十三章 太平间凶杀案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虽然不明白齐薇薇说什么太阴鬼道、九阴煞体,但她的话却印证了我先前的猜想。

    窦大宝说他看到的女鬼,其实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鬼,而是单纯的煞。

    这种女煞原本也是人,只是被邪术炼制,又或者由于别的原因没有了元神鬼身,只留下了煞气。

    普通的阴阳眼是看不到女煞的,我只能按照破书上的法子,用自己的血遮挡双肩阳火,再用血画符开天目鬼眼。

    齐薇薇变颜变色的时候,我已经拿着阴桃木剑劈向那些女煞。

    木剑又粘新血,威力更强,一剑就把一个女煞劈的消散湮灭。

    女煞被劈中,齐薇薇竟也发出一声惨叫,边往外跑,边大声念着咒语。

    其余女煞跟着往外飘去,我又追上去刺中一个。????正想追出门,冷不防门外闪出一个戴着帽子口罩的男人,手里攥着一把折叠刀,迎面向我刺了过来。

    我没防备,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身子后仰,伸手抓住他拿刀的手腕。

    “去你妈的!”我抬脚踹在他肚子上,左肩膀却传来一阵刺痛。

    等我爬起来再想追,男人已经跑进了电梯。

    回到屋里,季雅云和桑岚正手忙脚乱的抢救受惊昏倒的凌红。

    凌红出院的时候穿的是一身宽松的居家服,这会儿被两人拖抱到沙发上,上衣滑到了腰上。

    看到她腰里的皮肤,我不由得愣住了……

    包扎完伤口,我在沙发上胡乱睡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睁开眼,就看到一张我绝不想多看一眼的女人脸孔。

    我翻身坐起来,套上上衣,点了根烟,弹了弹烟灰,问她:“桑太太,帮您女儿找到高人了吗?”

    “小福……不,徐祸……”女人有些仓惶的摇摇头,却又紧接着点了点头。

    “徐祸,先去洗把脸,过来吃早饭吧。”季雅云端着一砂锅粥从厨房出来。

    我使劲搓了把脸,说不用了,我回医院吃食堂。

    下了楼,上了车,我才想起昨晚的一个细节。想了想,我还是给桑岚发了一天短信,然后删除了她和季雅云的号码。

    回到住所,老军见我又挂了彩,指着我鼻子一通数落。

    我腆着脸皮说:“老军叔,我彻底不干了,咱爷俩晚上弄点好菜,再弄瓶好酒,整两盅?”

    老军瞪了我一眼,“那就整两盅。”

    接下来的几天,桑岚和季雅云都没有给我打电话,想来是桑岚的父母花大价钱替她们找了真正的高人,摆平了两人的事。

    我除了找孙禄和刘瞎子喝喝啤酒,侃侃大山,还抽空去医院看了一趟窦大宝,然后就是等着开学了。

    这天早上我还没起床,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汽车刹车声,接着就是纷乱的脚步声。

    “砰砰砰砰……”

    “徐祸,快起来!出事了!”老军在外面拍门。

    我打开门,见他头上裹着纱布,一条胳膊吊着绷带,不禁大吃一惊,“军叔,这是怎么弄的?”

    老军摇摇头,“先别管,下面出事了,快下去。”

    隔着栏杆往楼下一看,就见院子里停了好几辆警车,楼外边已经在拉警戒线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跟着老军就往下跑。

    “徐祸!”一个大盖帽迎面走了过来。

    “赵警官?你这么快就出院了?”

    赵奇把大盖帽往上抬了抬,露出里面的纱布,“在医院实在闷的慌,就申请提前复职了。”

    “出什么事了?”我看了一眼其他正在往楼下走的警察。

    赵奇熟稔的搭住我肩膀,“一起去看看吧。”

    我已经有了预感,这事可能和前几天送来的那具女尸有关,可来到太平间外,看到里面的情形,差点当场吐了出来。

    一个男人倒在血泊里,裤子褪到了脚脖子,脑袋却被打扁了!

    没错,就是扁了,像是搓衣板拍在南瓜上,整个脑袋扁了,脑浆子流了一地。

    我忍着恶心,看向角落的一个架子车,愕然问:“那个白裙子呢?”

    白色连衣裙被我舒展开身体后,警方的法医来过两次,但尸体又变得硬邦邦的,无从下手,只能先拍照取证查实死者身份。尸体就一直停放在太平间里。

    现在那辆架子车上居然是空的!

    背对我的一个白大褂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一眼,站起身走了过来。

    “丽姐。”

    马丽冲我点点头,摘下口罩,对赵奇说:“我要是说,死者是被人一巴掌把头拍扁了,你信吗?”

    我和赵奇同时咽了口唾沫,赵奇小声嘀咕:“你拍美国大片呢?一巴掌把脑袋拍扁?”

    马丽斜了我一眼,一字一顿的说:“就是!”

    因为我也算是涉案人员,被怀疑对象,所以也要接受盘问。

    盘问我的是一个女警,赵奇就在一边抽烟。

    女警照例问了些我的个人资料后,问我认不认识死者。

    我说认识,那是医院的一个护工,我们平常都叫他老马,他的大名叫马彪。

    太平间晚上值夜的通常都是两个人,我和老军是‘专职’,医院还安排了两个胆大的护工轮班和我们值夜,老马就是其中之一。

    老实说我不喜欢老马这个人,他四十多快五十了,是个老光棍,在谁面前都是客客气气的,可一背过脸去,就跟人在背后戳这人脊梁骨,而且满嘴的脏话。

    关键有时候有女尸送来,他还对尸体动手动脚的。

    因为这事,我还跟他打过一架,最后他只能被安排和老军搭班。

    他怕老军,因为老军要是动手,那就得往死里弄他。

    我把了解的情况都说了一遍。

    赵奇让那个女警去忙别的,把我拉到一边,低声对我说:

    “看现场,你也应该了解大体情况了。那个老马摆明是想猥亵尸体。现在那具女尸不见了,案子又定性为凶杀案,你和老军都得跟我回局里继续接受调查。”

    我说行,我先上去洗脸刷牙,换身衣服。

    上了楼,一打开房门,我浑身的血都凉了。

    我凌乱的床铺居然已经变得整整齐齐,而我的床边,正坐着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

    女人骨碌着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就那么一言不发的看着我,嘴角和眼中满满都是莫名的笑意。

    这分明就是那具女尸!

    我转身就往外跑,边跑边大喊:“赵警官,赵奇!上来,快上来!”

    赵奇差点在楼梯上和我撞个满怀。

    他问我怎么了,我这才稍微缓过点神。

    女尸在我房间里,还活了?

    我抹了把冷汗,让他跟我上去看看。

    赵奇狐疑的跟着我来到我的房间,探头往里看了看,扑哧笑了:

    “你是想让我知道,你们学医的房间都很整齐,早上起来还叠被子?”

    我目瞪口呆,屋里没人,但被子的确是叠的整整齐齐的摆在床脚。

    我发誓,我从小到大,除了军训那会儿从来没叠过被子……

    因为根据现场定性为凶杀案,所以我和老军,以及医院相关人员,都被带到市局接受调查。

    这一查就是大半天,回到医院是下午三点,医院领导立马召集我们开会。

    会上主要说了看守巡视太平间的问题,因为我本来就是兼职,加上出了这档子事。

    所以,院方决定解雇我,并且收回我的住所。

    我没说什么,我能在这儿免费住了三年多,本来就是院方特殊照顾我这个穷学生。

    现在决定解雇我,是出于对人员安全、尸体安全的考虑。

    暑假结束,也是新生报到的时候,这个时候再去申请宿舍,那是扯蛋,只能是租房住。

    当天晚上,我叫上孙禄,和老军到外边喝了顿酒。

    直到这会儿我才问老军昨晚是怎么回事,他又是怎么弄伤的。

    老军阴了半天脸,说了两个字:“邪性。”

    他说他也知道老马的揍性,只要有年轻的女尸送来,从来不和老马轮着值夜。

    今早快天亮的时候,他正在值班室冲盹,听见太平间那边有动静,再看老马不在,一下就火了。

    等到赶过去,还没看清状况,就被人打了一闷棍。

    他没看清打他的那人是谁,可好在当过兵,反应不慢,抬手挡了一下。

    虽然还是晕过去了,还断了胳膊,总算是没被打死。

    他拍着我的肩膀说:“小子,是该搬出去了。都大小伙子了,再跟着我住这儿,谈女朋友了咋办?”

    我鼻子发酸,想说让他也别干了,跟着我,我养他。

    可我知道,老军性子倔,是绝不会答应的。

    我跟孙禄商量租房的事,他说明天一早过来帮我一起找,再有两天就开学了,这事得尽快办。

    和老军回到医院,我才想起早上的事。

    这会儿我酒劲上头,脑子犯浑。

    管你娘的是鬼还是妖,老子是阴倌,还怕你不成。

    回屋一看,没人。

    我也就不管不顾的睡了。

    第二天我和孙禄开着车找了一上午,终于在新区和老城区交接的位置找了一套。

    我本来就没什么家当,和医院领导告了个别,然后就搬了过去。

    房子虽然是老旧的一室一厅,但胜在便宜。

    我跟孙禄打趣,说这房子比起我这三年的住所,得算是豪宅了。

    孙禄非要我叫上刘瞎子去外面喝酒,庆祝我乔迁之喜。

    我自然不反对,可我怎么都没想到,家是搬了,搬过来的,却不只我一个人……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