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四十一章 三根烟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徐氏亡妻’四个字,让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可是透过窗户,看到桑岚一家上了李向东的警车,我竟出奇的平静下来。

    没人比我清楚,姥爷去世后,我过的是怎样的生活。

    说的好听叫为了将来艰苦奋斗,说不好听就是丧家之犬烂命一条。

    我怕什么……

    我开着自己的车,跟着李向东的车来到饭店。

    进了包房,若无其事的坐了下来。

    听李向东和桑岚的父亲寒暄,才知道两人以前当兵的时候是战友,只是多年不见,才没能在第一时间认出对方。????饭菜上来,我无视那个女人的注视,大吃大喝。

    桑岚几次张嘴,可看了看李向东,还是没说什么。

    反倒是李向东忍不住问:“徐祸,女尸的事,你有什么看法?”

    我抹了抹嘴,认真的说:“就尸体表面来看,没有明显创伤,骨骼也没有断裂的迹象。具体死因和死亡时间,只能是等进一步的化验才能知道。”

    李向东揉了揉鼻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你知道我说的是另一个方面。”

    我迟疑了一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李局长,我做阴倌只是为了糊口,现在总局,甚至是我的导师都知道我做这行,我很可能毕不了业。我已经决定不干了,所以不能给你别的答案。”

    听我这么说,桑岚露出了歉然的表情。

    李向东“哦”了一声,点了点头,说让我多吃点。

    那个女人一直在抽抽噎噎,我看不了,就说吃饱了,先走了。

    刚要起身,我的手机震动起来。

    见是段乘风打来的,我犹豫了一下,接了起来,“段前辈。”

    “那个季雅云是不是没照我说的方法去做?”

    我看了一眼季雅云,刚想说我已经不管这件事了,段乘风忽然像是喃喃自语般的说:

    “不应该啊,不应该啊,真要是那样,这小子怎么能活到现在的?”

    “段前辈,您说什么?”我问。

    “哦,没什么。”

    段乘风像是刚睡醒似的打了个哈哈,“我刚才闲来无事,替那个叫季雅云的女人卜了一卦,发现她没有按照我说的方法去做。”

    想起他之前的话,再看看季雅云,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前辈,您有没有别的法子救救她?”通过这些天的接触,我对桑岚虽然有些成见,对季雅云这成熟典雅的女性还是很有好感的。

    段乘风忽然像是跟谁急了似的抬高了声调:

    “她还用得着我救?徐祸,你老实说,你究竟是什么人?你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帮人逆天改命消除祸患?”

    听他又说到改命,我一阵头大:“前辈,我真的不懂命理,更不会帮人改命。”

    “我本来是想知道季雅云又没有按我说的方法做,可是一起卦,却发现她非但没按照我说的做,而且还多了一线生机!除了你,难道还有别的人在帮她?”

    不等我开口,他又大声说:“没有别人,根本就没有别人,她和那个桑岚的命,都是印在你身上的!如果说桑岚是巧合,又怎么会有这么多巧合?”

    段乘风像是非常激动,近乎吼着说完这番话,竟把电话挂了。

    “是段大师打来的?”桑岚小声问。

    “你们尽快去找别的高人吧,保重!”我起身,背起包走了出去。

    一个个都说自己中了邪,我特么才中邪了呢。

    都特么是宝贝疙瘩,就我一个是有娘生没人管的。

    回到住所,我看都没看桌上的灵牌,把自己扔在床上蒙头大睡。

    迷迷糊糊的,像是做梦,又像是真有人在我耳边吐气如兰的说:“谢谢你。”

    听到这个声音的同时,我感觉像是被人泼了一身冷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睁开眼,天已经擦黑了。

    我坐起来,看向灵牌。

    上面的名字还是毛小雨。

    我下床走到桌边,拿了三支香,点着了对着灵牌拜了拜,低声说:

    “阴阳殊途,姑娘既然已经不幸去世,那就早点去阴间轮回吧,希望你来生托生个好人家。”

    “嗡嗡嗡……”

    我刚把香插上,猛不丁手机一震动,吓得我一激灵。

    我小声骂了一句脏话,拿起手机,居然是窦大宝打来的。

    接起电话,就听窦大宝在那头压着嗓子说:“喂,是徐祸吗?”

    “是我,你这么快出院了?”

    “没有,你赶紧来我这边一趟,速度!”

    “什么事儿啊?”我皱起了眉头。

    “你不是说那个关飞不对劲吗?我这两天一直盯着他呢,这小子果然不对头,我今天又看见那些女鬼了,我发现她居然和其中的一个女鬼说话,说什么,今天晚上一定要结果了她!”

    我心里没来由的一哆嗦:“结果谁?”

    “我没听清楚,可我怎么看这个小四眼都不像是好人,跟鬼商量着害人,能是好人吗?”

    我本来想说让他别多管闲事,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我马上来。”

    赶到窦大宝所在的医院,一见面他就问我要烟抽。

    我抽出根烟给他,他眼神忽然一凛,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往后退了两步,还连连冲我摆手。

    我顺着他刚才的目光往楼梯间外看了看,只看见一个护士正推着个病人路过。

    “你看见什么了?”我狐疑的问。

    窦大宝眼珠转了转,说没看见什么。

    我自己点了根烟,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说他越想上次的事越不对劲,不管是我,还是那个小四眼,也不可能一下招来七八个女恶鬼,除非我们当中有一个人是九世童子转世。

    所以,他这几天一有空就溜到上面一层去盯着小四眼。

    就在今天半下午的时候,他在上面的楼梯间,终于又看到了那些女鬼。

    “我仔细数了数,女鬼一共有十个,其中一个样子最凶狠,还和小四眼商量着要害人!”

    话刚说完,走廊上忽然传来一阵哭天抢地的哭声。

    窦大宝脸色忽然一变,猛地上前一步。

    “你干什么?”我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再见这小子,总觉得他有点奇怪。

    “烟,烟!”他冲我摊出一只手,焦急的说。

    我一阵无语,把烟盒和打火机递给他。

    他打开烟盒,抽出三根放进病号服的口袋里,把烟盒还给我,低声说:“谢了。”

    我心里一咯噔,为什么是三根?

    外面的哭声……

    窦大宝忽然又往前凑了一步,低着头,斜眼看着外面的走廊,“我觉得小四眼不是好人,他今晚可能有行动,你最好提前做准备。我今天有点事,不能和你一起了。”

    说完,竟然就掂着脚走了出去。

    他刚一转过门口,就见一群人围着一辆盖了白布单的架子车哭着喊着从走廊上经过。

    一阵风吹过,布单的一角掀开,我骇然瞪大了眼睛。

    布单下露出的那个大胡子……

    我低头看着手里的烟盒,心里一阵失落。

    这家伙,早让他忌口,这他妈是挂了啊。

    挂了还问我要烟抽……

    “火,火!”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我吓得一激灵。

    回过头,就见窦大宝掂着脚匆匆跑了过来,把一个打火机往我手里一塞:“打火机还你,在这儿我能弄到火。”

    说完,转身又跑出去了。

    我艹……

    这他妈什么情况?

    死了还这么讲究?

    我正想追出去看看,下方忽然有人喊我的名字:“徐祸。”

    转眼一看,居然是桑岚。

    “你怎么在这儿?”两人同时问对方。

    桑岚冲我晃了晃手里的塑料袋,“我们来看凌阿姨的,我去帮她打饭了。”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