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四十章 白色连衣裙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或许是因为所学专业的缘故,短暂的愤怒过后,我很快压制住了情绪。

    我对季雅云和桑岚说:“我们之间只是雇佣关系,现在关系解除,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说的了。”

    季雅云说:“徐祸,茹姐到底是你的母亲……”

    话音没落,桑岚的父亲已经扶着那个哭肿了眼的女人走了进来。

    见状我没再多说,拿过自己的包,把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掏出来放在桌上。

    我指了指桌上的东西,沉声对眼前的四人说:“正式介绍一下,阴倌徐祸,本市医学院法医系的学生。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些,是我谋生的家伙。”

    四人看到李蕊的灵牌,都是一愣。

    “徐祸。”老军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他走到门口,往屋里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头,“不是说让你收手了嘛,怎么还和她们掺和?”

    “老军叔,什么事?”

    老军往楼下指了指,“下来搭把手。”

    我点点头,走到门边,平静的对那个女人说:“不好意思,麻烦让一下。”

    我拿起门后的蓝大褂穿上,掏出手套戴在手上。

    桑岚的父亲看着我穿戴,“你这是……”

    我冲他笑笑:“除了做阴倌,我还兼职看太平间,也做搬尸工。”

    说完,再不理几人,迈步走了出去。

    下了楼,我问老军:“老军叔,什么情况?”

    “徐祸。”一个中年人喊了我一声。

    我一愣,“李局长?”

    这人居然是公路分局的副局长李向东。

    “您找我什么事?”我问。

    李向东拧着眉毛看了我一眼,“是赵奇告诉我你在这儿,他让我来找你。”

    我点点头,“那您先等会儿,我先把手头的事忙完。”

    老军说:“就是一码事。”

    “你跟我来看看。”李向东指了指门诊楼。

    我正想跟上去,季雅云等人从楼上走了下来。

    我没管她们,跟着进了门诊楼。

    来到一间狭小的房间外,门口站着的两个警察之一打开了房门。

    我满心疑惑的跟着李向东走进去,就见架子车上,白布单下高高的隆起着。

    “是孩子?”我小声问老军。

    老军摇摇头,“你先看看吧。”

    我对着架子车鞠了一躬,上前掀开了布单。

    看到布单下的尸体,我不由得愣住了。

    这不是孩子的尸体,而是一具成年女人的尸体。

    我一开始认为是孩子,是因为布单下隆起部位体积很小,像是孩子。

    掀开布单才发现,这是大人的尸体,之所以显得小,是因为尸体抱着膝盖,低着头,蜷缩成很小的一团。

    因为死尸把头埋在膝盖里,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是从身形和披散的头发来看,这应该是一名年轻女子。

    我看了一下死者的皮肤组织,抬眼看向李向东:“刚死的?”

    李向东眉心拧成了疙瘩,看了一眼女尸说:“昨天晚上我们接到报警,有人在河边发现了一口棺材。”

    我心里一咯噔,该不会是……

    “棺材是铁的,上面缠满了水草,应该是才从河里捞上来的。”

    我倒吸了口气,“你们把铁棺材打开了?”

    李向东微微一怔,说:“这女尸就是在棺材里发现的。根据铁棺材的锈迹来看,应该沉在水底至少五年以上了。但是死者……你也看见了。”

    我深吸着气下意识的点着头。

    终于明白女尸为什么会是这种古怪的姿势了。

    我和孙屠子、瞎子捞上来的铁棺很小,当时刘瞎子还推测说里面是个孩子,是有人用童子作邪术。

    那样大小的一口棺材,想要装进去一个成年人,也只能是女尸现在的姿势了。

    “为什么没直接送去法医实验室,送到这里来干什么?”我问。

    李向东眉头皱得更紧,说:“以尸体现在的状态,就算送到实验室,也没办法进行化验。”

    “为什么?”

    老军低声说:“这尸体很重,起码超过三百斤,要四个人才能把她从车上抬下来。”

    李向东说:“不光重,法医和法证在现场检验的时候,发现尸体比铁还硬,连针头都插不进去,还怎么化验?”

    “三百斤,比铁还硬……”

    我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想了想,摘下一只手的手套伸手去触摸尸体的胳膊。

    指尖碰触到尸体的皮肤,立刻感受到一股森冷的寒意。

    “怎么会这样?”李向东和老军一起瞪大了眼睛。

    两人之所以有这种反应,是因为我的手指碰到尸体的时候,尸体的胳膊陷进去一个小窝,根本就不像他们说的那样硬的像铁。

    我收回手,胳膊上的凹陷立刻恢复如初,皮肤的弹性竟像是活着的人一样。

    李向东从旁边拿过一副手套戴上,伸手去摸尸体。

    他握住女尸的胳膊,看样子还用了用力,尸体的胳膊竟然毫无反应,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握住了一根钢管!

    李向东收回手,看向我,一副无语的表情。

    我索性把另一只手的手套也摘下来,再去触碰尸体。

    这一次,女尸的胳膊却真的像是石化了一样,没有半点的反应。

    “怎么又会没反应了?”李向东和老军同时看向我。

    我抬起双手,看了看手心,翻过手掌,一眼就看到了左手虎口的火雷纹。

    我第一次碰触尸体用的是左手,两次触摸的结果不一样,难道是因为火雷纹?

    我再一次把左手伸过去,小心翼翼的握住了女尸的胳膊。

    果然,她的皮肤又恢复了活人般的弹性!

    我强压着震惊,试着把女尸的胳膊抬起来放到身体的一侧,又把她抱着膝盖的另一只手也挪开。

    然后,又去挪她的腿。

    走到架子车的另一头,我忽然心一哆嗦。

    之前只觉得女尸的姿势古怪,我并没有太留意她的穿着。

    这时才发现,她穿的是一条白色的连衣裙。

    我一下子想到了昨天扶我回来的那个女孩儿,还有那张莫名其妙的字条。

    她不就是穿的白色连衣裙吗?!

    我虽然记不起她的样子,可这裙子的款式……

    我忍住头皮的麻木,用左手轻轻握住女尸的脚踝,右手往下拉着她的裙摆,帮她把两条腿放直。

    尸体大体恢复了平直,保持侧卧的姿势,头还深深的垂着。

    我深吸了口气,走到架子车的另一头,缓缓帮她把头抬了起来。

    “啊!”

    门口传来一声低呼。

    我吓得心一哆嗦,好在平时的课业给了我强硬的心理素质,才没有把尸体推开。

    我把女尸彻底放平,帮她整理好衣服,这才看向惊呼声传来的方向。

    桑岚的父亲等四人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门外,正和两个警察一起悚然的看着房间里的一幕。

    桑岚一手捂嘴,一手指着里面,哆嗦了半天,才放下手,“徐祸,这……那天我们从齐天县回来,我在河边看到的女人,就是她!”

    想到第一次从齐天县回来的情形,我才明白她为什么会吓成这样。

    我仔细看了看女尸的脸,这是一个样子很清秀的女孩儿,年龄比之前猜想的还要小点,约莫十八九岁的样子。

    我实在想不起来昨天晚上扶我回来的那个女孩儿长什么样了,可是看着她身上白色的连衣裙,心里还是升起一种莫名的恐慌。

    李向东再次去碰触尸体,他的手指就快要碰到女尸脚踝的时候。

    忽然,女尸的眼睛张开了!

    这一次,所有人都被吓得惊呼起来。

    我连忙拉着李向东向后退了几步。

    李向东是最后一个发现死尸睁眼的,捂着心口连连倒吸着冷气。

    好半天才说:“她……她在瞪我,她不想让我碰她的身体!”

    我只能是点了点头,死尸的眼睛都是瞳孔涣散,不能表达任何感情的。

    而这具女尸张开的眼睛的确斜视着李向东,几乎就差说‘别碰我’了。

    “现在怎么办?”李向东问我。老成沉稳的公安局长也没了主意。

    我果断说:“死者既然不想别人碰她,那就先送去太平间,过后再由你们的人研究怎么处理。”

    说完,我过去替女尸合上了眼睛。

    可就在我的手离开她的眼睛的时候,她的嘴角忽然上翘,居然像是笑了!

    看着女尸露出的笑容,我却感觉一股寒意从脚底板直蹿上了顶门心。

    阴阳行当里有句话,叫做宁遇哭丧鬼,莫惹鬼露笑。

    鬼如果对谁笑,那就是想害谁!

    这女尸不让别人碰,却任由我展开她的身体,现在又对我笑,她该不会是想要害我吧?

    我强迫自己别胡思乱想,拿过白布单把尸体盖上,推着架子车往外走。

    门外,那个女人的脸已经全然没了血色,只是惊恐的看着架子车上的死尸。

    我只看了她一眼,就和老军一起把尸体送到了太平间。

    出了太平间,沿着楼梯上了后边。

    刚上去,就见不远处,李向东正和桑岚的父亲说着什么。

    我正想上楼,李向东忽然叫住我:“徐祸,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吧。”

    “好,我去楼上洗漱一下,换身衣服。”

    洗漱完,我把桌上的东西收进包里,当我想要收起那两枚桃符的时候,忽然发现其中的一枚桃符居然流出了血一样的液体!

    那枚桃符上的字,居然是‘福’!

    正当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时候,又发现一件更为毛骨悚然的事,我摆在桌上的灵牌,上面居然已经不再是李蕊的名字,而是变成了徐氏亡妻毛小雨!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