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九章 捞水鬼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当晚,所有人都被带到了市刑警大队,这注定是个不眠夜……

    “哎,醒醒,天亮了!”

    我感觉被人踹了一脚,差点从椅子上翻下来。

    马丽手抄在白大褂的兜里,斜眼瞪着我,悻然的说:“还指望你能帮我忙呢,你倒好,跑我这儿睡了整整一夜!”

    我揉了揉眼睛,干笑了两声:“丽姐,我也想帮你,可我还没毕业,没有导师在场允许,我是不能碰尸体的。”

    我看了看解剖台上的两具尸体,问她化验结果怎样。

    她指着李蕊的尸体说,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大巴出事的当天,尸体有冷藏过的迹象,而且还被涂了一层某种非哺乳动物的油脂。

    对于那个干瘪的米猜老头,她一句话概括,心脏病突发猝死。????她没有问我关于李蕊的任何事,只跟我瞎聊了一会儿,还叮嘱我这些事尽量不要让林教授知道。

    我感激的对她说:师姐,你对我这么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你也知道我穷,穷的就剩下我自己了……

    滚!

    滚出法医实验室,我把季雅云和桑岚送回了家,让她们好好睡一觉。

    我先去医院看了趟赵奇,然后去渔具店和香烛铺买了一些东西,这才又回了季雅云她们家。

    “徐祸,回来了。”桑岚跟我打招呼。

    我“嗯”了一声,转过头才发现沙发上坐着两个陌生的中年男女。

    桑岚对两人说:“爸、妈,他就是徐祸,是他一直在帮我和小姨。”

    我反应过来:“桑先生、桑太太好。”

    桑岚的父母终于还是赶来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眼看到她的母亲,就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桑岚的父亲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宽厚的中年人,先是说了一番感谢的话,就让我一起开饭。

    饭桌上,他问:“徐祸,林寒生是什么情况?”

    我说:“那就是个疯子,他找了个懂邪术的人,用一车人的命换他女儿的命,也只换来一具行尸。我不懂邪术,可是照昨晚的情况来看,想要尸体不腐,就得换一身人皮。他想要桑岚的皮。”

    桑岚的父亲听完,脸色铁青,一言不发的喝着酒。

    我喝了口饮料,不经意间看向桑岚的母亲,见她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我避开她的目光,刚想夹菜,她忽然轻声喊了一声:“福安。”

    我浑身猛一震,筷子也随之落在了桌上。

    季雅云看了看我,说:“茹姐,他叫徐祸。”

    我又是浑身一颤……茹姐。

    桑岚的父亲放下筷子,看看我,低声问桑岚的母亲:“亚茹,他不会就是……”

    “不是!”我猛然站起来,冲进房间,拿起包,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我刚把包放进车里,桑岚和她的父母,季雅云就都追了下来。

    “徐祸,怎么了?”桑岚急着拉住我。

    桑岚的母亲走到我面前,眼里含着泪,看着我颤声说:“小福,你还在怪妈妈?”

    “妈妈?”桑岚和季雅云都瞪大了眼睛。

    “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我叫徐祸。”我甩开桑岚,冷冷说了一句,转身上了车,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我以前的名字叫徐福安,除了我们村里的人,没人知道我曾经叫过这个名字。

    我忘了我父母的样子,但我记得他们的名字。

    我的父亲叫徐荣华,母亲叫董亚茹……

    “祸祸,你这是被人祸祸了?”孙禄瞪着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我。

    “上车,跟我去找个人。”

    上了车,孙禄又看看我:“你这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和人打架了?你等会儿,我拿家伙去。”

    “不用。我找到李蕊了。”

    路上,我把李蕊的事跟他说了一遍。

    到了猪鼻巷,接到电话的刘瞎子已经在巷口等着了。

    他摘下墨镜,隔着车窗看了看我,“你今天不宜开车,坐后边去。”

    孙禄开着车,沿着国道来到大巴出事的那条河。

    李蕊不但被林宁拉了替身,而且还被夺了身体,如果没有人超度,她就会永远沉在河底,无法··轮回。

    张喜一直以来让我找的,就是李蕊的魂魄。

    刘瞎子捧着罗盘,沿着河沿缓缓的走着。

    他停在一处,看了看天,又探头往水里看了看,指着河面说:“就是这里了!”

    三人各自点了三支香,朝着四方拜了拜,然后把香插在馒头上,摆在河边。

    我拿出事先准备的冥纸烧了,又把烧猪肉、烧羊肉、鸡鸭鱼肉一一投进河里。

    水鬼和其它鬼不同,是归河神管的,想要替水鬼超度,就必须先祭河神。

    我所学有限,只能按照破书上的法子,一丝不苟的照做。

    “这船能行吗?”孙禄把一只用荷叶折的小船拿给我看。

    我点点头,把一个蜡头点着,放在荷叶船里,然后把荷叶船小心的放进河里,同时嘴里低声念着法咒。

    荷叶船在水面上打了个旋,竟然朝着河中央飘了过去。

    “成了,河神爷准了!”我一拍大腿,急着把写着李蕊名字的灵牌扔进河里。

    “屠子,快撒网!”

    孙禄赶忙把我上午在渔具店买的渔网撒向扔灵牌的地方。

    渔网撒出去,孙禄回头问我:“这就收吗?”

    “收!”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跳过去和他一起收网。

    “我艹,怎么这么沉?”孙禄吃惊道。

    我也是心里一惊,这分量不对啊。

    人的魂魄只重三钱,没理由我和孙屠子两个人都拉着费力啊。

    “加把劲,快把网拉上来!”刘瞎子也放下罗盘,过来帮着一起拉。

    三人卯足劲,一起用力,终于把渔网拉了上来。

    定下神一看,三人全都傻眼了。

    渔网里除了先前丢进河里的灵牌,居然还有一大团被水草缠着的东西。

    我没去管那东西,先从网里拿出灵牌仔细看了看。

    见上面的李蕊的名字由红变白,长长的松了口气,“成了,李蕊总算轮回了。”

    “谢谢兄弟。”张喜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刚把灵牌收起来,孙禄忽然大叫:“我艹,这捞上来的是棺材!”

    我猛一激灵,回过头,就见他已经用树枝把那团东西上的水草扒拉开了。

    被水草缠着的,赫然是一口黑色的小棺材!

    “别乱动!”刘瞎子拉着孙禄倒退到我身边,摘下墨镜惊魂未定的看向我。

    我从孙禄手里拿过树枝,上前仔细看了看那口棺材,细看之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棺材虽然小,却是铁做的!

    “铁棺材?”刘瞎子瞪大了眼睛。

    他四下看了看,又看向河面,“徐祸,你快看,蜡烛灭了!”

    我看向河里,荷叶船上的蜡头还有大半,却已经灭了,荷叶船进水,正在渐渐散开。

    再看馒头上插的香,我们三个人的香居然都灭了!

    “香和蜡烛都灭了,东西不能再丢回河里了。”我喃喃道。

    刘瞎子指着铁棺说:“那这棺材怎么办?祸祸,你应该知道铁棺材有多邪门!”

    我看了一眼铁棺,大脑一片混乱。

    铁棺不通阴阳,用铁棺下葬,棺材里的人必定永世不得超生,里面多半有着怨鬼恶灵。

    本来只是捞水鬼,怎么会弄上来这么件邪门的东西。

    我咬了咬牙,说:“不管它了,我们走。”

    三人对视一眼,收了东西跑回大路上,一路开车回了市里。

    我因为白天的事心烦意乱,就和孙禄、刘瞎子在路边吃烤串,狂喝啤酒。

    直到喝得酩酊大醉,才晃晃悠悠的往自己的住所走。

    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过我现在这种想哭哭不出来,想喊喊不出声的感觉。

    桑岚家境殷实,出了事,不管真假,大把撒钱的保命。

    我为了挣钱糊口,几乎搭上了自己的命。

    而她现在的母亲却是……

    呵呵,我好像忘了‘公平’两个字怎么写了。

    酒意上翻,我扶着墙大吐特吐。

    “你没事吧?”一个声音轻声问道。

    我又吐了一阵,抬眼一看,面前站着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长发披肩的女孩儿。

    醉眼惺忪,我也看不仔细她的样子,只觉得这女孩儿十分的清纯靓丽。

    “我没事。”我摇摇头,直起腰,踉踉跄跄的继续往回走。

    见我脚步不稳,女孩儿居然追上来,主动扶住了我。

    “谢谢,不用扶,我一个人能走。”

    “别客气,我帮你吧。”女孩儿轻柔的说着。

    我实在喝了太多酒,被女孩儿扶着回到住所,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上午,我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扶着头痛欲裂的脑袋过去打开门,就见季雅云和桑岚双双站在门外。

    我扶着头走到写字台前,见桌上有一张纸,拿起一看,不禁一愣。

    上面的字迹十分的娟秀,内容却很莫名其妙:

    我帮了你,你也要帮我。

    什么意思?

    想起昨天扶我回来的那个女孩儿,我更加头疼。

    见季雅云和桑岚进来,我放下那张纸,叹了口气:“你们俩还是尽快找别人吧,我真帮不了你们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桑岚说:“我们来不是为了要你帮我们,徐祸,原来你是我妈……是茹姨的儿子。”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