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六章 人皮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见我阴着脸挂了电话,桑岚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事,我已经没有责怪任何人的力气了。

    来到市公安局,找到马丽。

    她拧着眉头瞪着我,问我是不是不想毕业了?

    我说我苦熬苦等的不就是毕业以后有份编制内的工作嘛。

    她头一次对我发火:“你做阴倌的事被林教授知道了,还不收手?现在被那帮人一闹,你徐祸的名字已经在局里响当当了,就算林教授肯放你一马,你觉得哪个局的实验室敢用你?”

    我掂起一只脚蹭着地板,涎皮赖脸的说:“那我就跟师姐你混呗。”

    “滚蛋!”马丽气笑了。????她现在是总局的主任法医官,是林教授最得意的弟子。我能认识她,并且还这么熟,也是因为林教授把我介绍给她,目的是让她关照我。

    老教授用心良苦,我却……唉……

    我问马丽,不是说有美女要见我嘛,怎么又变成一帮人在闹了。

    马丽瞪了我一眼,说你自己心里没数?

    我摇了摇头,她说的美女我已经猜到了,多半是苏妍,其他人是怎么回事,我是真不知道。

    马丽把我带到一间会议室,进门前小声叮嘱我,让我小心说话。

    门一开,看到里面的情形我就有点懵了。

    七八个警察和便衣对坐,无论男女全都脸色深沉的吓人。

    “郭队长,徐祸来了。”

    马丽把我拉到一个肤色黝黑的中年人面前,对我说这是总局的郭队长,是负责调查酒楼离奇死亡案的。

    听她介绍完,一屋子人都露出一种十分古怪的表情。

    一个制服笔挺,看上去清汤挂面的女警竟忍不住笑着问:“徐祸,做阴阳先生的还学法医,你不怕解剖尸体的时候,人家本家的鬼在旁边看着你啊?”

    “哈哈哈……”

    一屋子人都被逗得大笑起来。

    我笑笑,但很快整理表情,严肃的说:“法医和警察一样神圣不可侵犯。同志,请不要拿我的专业开玩笑。”

    女警吐了吐舌头,把脸背一边去了。其他人也都不笑了。

    “你好,我叫郭森,坐吧。”郭队长冲我点点头。

    马丽按着我的肩膀冲我点点头,带我坐到一边。

    郭森显然也是那种很直接的人,等我坐下,马上问道:“那天酒楼发生命案的时候,你也在现场?”

    我说是。

    “说说看你对这件事的看法吧。”

    我看了一眼马丽,问她三名死者的最终化验结果是怎么样的。

    马丽耸耸肩,却盯着我的眼睛说:“和你上次的化验结果一样。”

    郭森微微皱眉:“徐祸,你也认为三名死者都是死于猝死?”

    我明白马丽盯着我说话,是在提醒我慎言,更加清楚郭森这个问题的另一种含义。

    我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化学验证是最真实,而且是唯一的证明。”

    “一男两女在吃饭的时候同时猝死,而且死的样子还那么奇怪,既没有共同的疾病史,也没有过量饮酒和嗨药,这说得通吗?”之前那个女警问道。

    另一个便衣摇着头说:“三个人都是跪着死的,眼睛里还流血泪,换了我是家属,也不能接受自然死亡的说法。难怪杜汉钟会发飙了。”

    “杜汉钟?”我疑惑的看向马丽。

    杜汉钟是我们这个市里有名的大商贾,在省里也是很有商业地位的,而且据说官方也有些背景,是名副其实的红d商人。

    马丽仍然是看着我说:“其中一名男死者杜路明是杜汉钟的二儿子。”

    我只能是抿了抿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儿子死了,老子当然不肯善罢甘休。杜汉钟有身份有地位,影响力很大,也就怪不得警方成立专案组了。

    郭森问我:“你和苏妍是什么关系?她为什么说,只有你才能把整件事解释清楚,又为什么说她就快死了,只有你才能救她。”

    “她是我一个朋友的同学,我们只在一起吃过一顿饭,除了名字,我对她一无所知,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说。”

    话音刚落,会议室的门从外面打开了。

    一个身高马大的便衣探进头来:“郭队,昨晚入室盗窃的那小子醒了,是先关起来,还是现在审?”

    “醒了就审吧。”郭森边说边起身,挠了挠刺猬一样的头发,“马丽,你和徐祸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吧,其他人散会。小李,小方,你们去前头帮着把那帮人打发了。”

    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口,刚要进去,之前那个便衣就推搡着一个戴手铐的男人从走廊一边走了过来。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那个男人,二十多岁,个子不高,很瘦,皮肤苍白。

    “嘶……”

    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人的头顶黑压压的,裹着一层浓重的煞气,这分明是……

    “怎么了?”马丽问我。

    刚问了一句,那个戴手铐的男人忽然挣扎着跳到一边,惊恐的看着四周,跳着脚的喊了起来:

    “这是哪里?你们为什么要抓我?为什么要给我戴手铐?我又没有犯错!”

    押着他的便衣身高足有一米八五,十分的孔武有力,可听到他的喊声,脸都吓白了。

    手铐男喊的时候,一直在跳脚,发出的声音又尖又细,还有点漏风。

    他发出的居然是一个小孩儿的声音!

    郭森显然也吃了一惊,但很快就沉下脸大声说:“瞎喊什么?老实点!”

    他刚训斥完,手铐男跳的更厉害了,声音也越来越尖细的像个孩子。

    郭森刚要走过去,忽然,手铐男的眼睛一翻,原本正常的眼珠居然全都变成了黑色,露出森然怨毒的幽光!

    我一把拽住郭森。

    与此同时,手铐男像疯了一样扑向那个便衣。

    便衣本能的抬脚去踹他,没想到手铐男一弯腰,一把抱住了他的腿,竟将他整个人扛了起来,蹦跳着向窗口跑去。

    边跑还边用孩子的声音喊着:“我没有犯错,你不能抓我,你是假的警察叔叔,你是坏人!”

    “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轩;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

    眼见他的目的居然是想把便衣从窗口扔出去,我再也顾不上旁的了,一边按照破书上的记载大声的念着诛邪净身咒,一边跑了过去。

    “哇……”

    手铐男忽然停下脚步,把便衣丢在地上,原地跳着脚的哭了起来。

    边哭边断断续续的喊着:“我错了,别杀我,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哭喊声响彻整条走廊,无比的凄厉刺耳。

    我取出一张黄符,同时拿出了阴桃木剑,盯着他厉声说:“阴阳殊途,你本来就不该上他的身。既然想找妈妈,为什么还不走?!”

    手铐男仍然蹦跳着哭喊:“我出不去,我一个人出不去!”

    我垂眼想了想,收起黄符,拿出朱砂。找准方位后,在一扇窗户上快速的画了一道符箓。

    画完符,我回头用木剑指着他:“我帮你开了门户,赶紧走!”

    手铐男停止了哭声,却再一次跳了起来,发出了欢天喜地的笑声:“哈,回家找妈妈啦!谢谢叔叔!”

    再落到地上的时候,他忽然瘫软在地上,口吐白沫,不住的抽搐起来。

    一道黑气从他的头顶飞出,朝着画了符的窗户飞去。

    “孩子,一路走好。”我低声说了一句。

    回过头,刚要收起木剑,我猛然愣住了。

    走廊上人头攒动,所有人全都用同样愕然惊讶的眼光愣愣的看着我。

    “啊……”

    手铐男停止了抽搐,呻`吟了一声,“我在哪儿?谁打我……”

    听到他低沉沙哑的声音,所有人又都一愣。

    我收起木剑,低着头走到郭森面前,看了马丽一眼,低下头对郭森说:“郭队长,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郭森“哦”了一声,像是才反应过来,“你…你先别走,进来说!”

    我暗暗叹了口气,跟着他进了办公室。

    马丽随后走了进来,拍了拍我肩膀,小声问:“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我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特殊的地点,特殊的人面前,我感觉说什么都是错的。

    马丽捏了捏我的肩膀,“郭队不是外人,你不用紧张。”

    郭森在办公桌后坐了,抽出根烟递给我,自己也点了一根。

    “刚才我都看见了,那是什么情况?”郭森抽着烟问。

    我咬了咬牙,抬起头说:“那个男的是被鬼附身了。”

    郭森眯着眼睛看向马丽。

    马丽叹了口气:“老郭,你刚才也听见了。那个男的是哑嗓,这种病理性的哑嗓是不可能发出之前那种小孩声音的。还有你也看见了,他背着小何那么壮一个人,居然还又蹦又跳,换了你也做不到吧?”

    “所以呢?”郭森问。

    马丽看了我一眼:“所以我们必须相信,真的有些事是科学没法解释的。”

    “你真是阴倌?”郭森看向我。

    我淡然的说:“考上大学后我没钱交学费,没有收入来源,只能干这个。”

    这一刻我已经完全想通了。

    我是阴倌,却也不偷不抢,不丢人。

    至于能不能做法医,只有听天由命了。

    郭森又问我对酒楼那件事的看法。

    这一次,我没有犹豫,把尸油的事说了出来。

    当然,也只限于重复苏妍哭着说的那番话。

    郭森和马丽都听得连连皱眉。

    “郭队!”

    先前开会时的那个女警忽然急匆匆跑了进来:“刚才的那个小子全都招了,根据他的口供,我们怀疑被盗的那户人家至少牵扯到一起命案。”

    郭森一下站了起来:“说说,什么情况?”

    女警拿起本子,快速的说:“犯罪嫌疑人叫于文力,根据他的交代,他昨晚进入光华路48号是想行窃。结果却在一个房间里发现一张人皮!”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