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一章 溜进我房间的女人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市公安局后楼的法医实验室里。

    老教授指着我的鼻子怒道:“徐祸,你是我最看好的学生,可你在外面都干了些什么?我带了你三年了,你别告诉我这三年来你一直不知道法医的职责是什么!”

    马丽在林教授身后冲我摆摆手,示意我别说话。这同门师姐不止一次到学校替我们客座讲习,和我算是很熟了。

    林教授又训了我几句,指了指隔断的布幔:“别说我没给你机会,我现在就让你提前实习,你去给我化验死者的死因。如果化验结果不正确,你可以转科了!”

    我默默地接过马丽递来的白大褂,戴上口罩和手套走到了布幔后。

    对于老教授的训斥,我只感到惭愧,感觉对不起老人家的栽培。

    我不能也不想对任何人说我这些年过的有多心酸,我是男人,路是我选的,无论如何我都要走下去……

    半个小时后,我把血液样本放进冷藏箱,从布幔后走了出来。????“死因?”林教授捧着一个文件夹,头也不抬的问。

    我说:“经过初步检验,导致死者死亡的原因是条件致病菌侵入血循环,病变产生毒素引发全身血液感染。”

    林教授依旧没抬头:“你认为两个人,在同一地点、同时感染病发死亡的概率是多少?”

    “不超过十万分之一。”

    “三个呢?”

    “是零。”

    啪!”

    林教授猛地合上文件夹,拧眉瞪着我:“就你的专业来看,导致死者死亡的直接原因是什么?”

    “是败血症。”

    “我说的是你另外一个职业,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阴阳先生!徐阴倌!”林教授厉声道。

    我抿了抿嘴,低着头不说话。

    “给我你的另一个答案,徐阴倌!”林教授随手把文件夹甩在桌上。

    我抬起眼,直视他的眸子:“您说过,在实验室里没有第二种答案。”

    “假设性答案!”

    “没有!在实验室里只有假设性分析,没有假设性答案!”

    林教授瞪了我一会儿,“出去!”

    我默默地的脱掉白大褂,放下这里的一切,向他深深鞠了一躬,转身走了出去。

    ……

    “徐祸,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弄成这样,对不起。”桑岚一路都在向我道歉。

    一直到停好车,我才回过头缓缓的说:“我的事和任何人无关,你不用道歉。”

    “不是……我……你还能不能毕业了?”

    “不知道。”

    上了楼,我径直进了这两天暂住的房间。直到傍晚时分,季雅云敲门叫我吃饭才出来。

    饭菜是季雅云烧的,很丰盛,而且桌上还多了瓶酒。

    我拿起酒瓶看了看,笑着对季雅云说:“52度,你这是又想增加阳气了?”

    “徐祸,岚岚把今天的事和我说了,是她不懂事,没考虑到……”

    “打住。”

    我拧开盖子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两种职业都是我自己选的,无论将来怎么样,我都不会怪任何人。”

    我看了一眼跟着回来的马尾辫,又看了看桑岚:“你们科系的男同学好像比较老相啊。”

    桑岚本来眼里包着泪,闻言脸一红,“你明知道那不是我同学,我本来是约了苏妍和玲玲她们,我不知道苏媚约了那些人,不信你问苏妍!”

    “我信。”

    我随口说了一句,喝了口酒,咂着嘴看着马尾辫苏妍。

    回想起来,她和她死在酒楼包房里孪生妹妹可是把我吓得够呛。

    桑岚说她们约好的一共是四个同学,现在苏媚和另一个叫张玲的同学都死了,苏妍在本地没亲人,就让她暂住在自己家里。

    季雅云小心的问我,两个女孩儿是怎么死的。

    想起下午在实验室里的化验,我皱了皱眉,一口把杯子里的酒喝干,“我帮苏媚做了初步化验,死亡原因是败血症急性发作,导致心脏骤停猝死。”

    “败血症?”桑岚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我点点头,下午林教授让我检验的尸体正是苏媚。

    “那玲玲和那个男的呢?也是败血症?”桑岚问。

    我说:“我没有帮他们化验,但是从表面上看,三个人的死亡原因应该是一样的。”

    见苏妍两眼红肿,整个人都木了,我示意桑岚别再继续这个话题。

    我想起赵奇失踪的事,给季雅云也倒了半杯酒,自己又倒了一杯,抿了一口,问她:“你们和林寒生是什么关系?”

    季雅云说:“岚岚的爸爸和寒生是二十多年的老朋友,岚岚在这里读书,我过来陪她,寒生一直都很照顾我们。”

    桑岚说:“小姨出事以后,我就去找林叔叔帮忙,他把我当亲女儿一样,到处帮着托关系想办法。那个游龙……他和我们一样,也是被骗了。”

    “他是干什么的啊?”我问。

    桑岚说:“他和我爸一样,都是做地产的。”

    我去,现在我有点相信她说事先不知道中午是大款饭局是真的了。

    在国内房地产绝对是最赚钱的行业,房地产老板的千金,实在没理由去傍大款。

    我又问了一些关于林寒生的事,感觉不出有什么不寻常。

    因为公安局的事,季雅云觉得很抱歉,一个劲让我多吃菜,还陪着我喝了一会儿酒。

    如果不是有企图,和女人喝酒是最没意思的,想起刘瞎子说的话,我让她们吃完饭早点休息,明天上午去凌红家看看。

    下午的事着实让我觉得心烦,本来还想着给段乘风打个电话,这一来什么心情都没了。

    我没让季雅云多喝,自己却郁闷的喝了半斤多,胡乱洗漱了一下,回屋就睡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忽然觉得不对劲。

    这一翻身,怀里居然多了个人!

    这人的身体很软,很暖,我能感觉出,这是个女人,而且没穿衣服。

    这套房子里就两个女人,难道说……

    想到季雅云晚饭时喝完酒酡红的脸颊,我身体不由的火热起来。

    女人柔滑修长的手臂像蛇一样缠住了我的脖子,很快,像八爪鱼一样贴在我身上,不住的亲吻着我的脸、脖子、胸口……

    我确认这应该是季雅云,只有她那样成熟的女性才会这么主动热烈,拥有将男人融化了的激情。

    她的嘴唇蜻蜓点水似的回到了我的脸颊,两人相拥着,就要进入最后一个步骤。

    可是,就在她温润的嘴唇贴上我的嘴唇,柔软的小舌试着叩击我牙关的时候,我忽然被一股腥臭刺鼻的焦糊味熏的脑仁一麻,整个人都清醒过来。

    我猛然推开怀里的女人,打开了床头灯。

    看清女人的样子,我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居然是苏妍!

    她的辫子早已解开,柔顺的长发披散,媚眼如丝的再次张开双臂向我抱了过来。

    她本就青春靓丽,此刻更是带着一股让人难以抵抗的魅惑。

    然而,我却无论如何都难再有激情。

    刚才从她嘴里闻到的味道我这些天已经不止一次闻到过了,那是烧尸的味道!

    苏妍像是着了魔一样,无论我怎么推拒,都不断的纠缠过来,甚至主动卑微的屈膝跪在床上想要对我……

    我满心疑惑,不敢再和她消磨,再一次用力推开她,抓起衣服跑出了房间。

    看看时间,凌晨两点。

    再看看桑岚和季雅云的房门,都关着。

    苏妍不是和桑岚睡一起的吗?怎么跑到我屋里来了?

    她可是刚死了妹妹啊。

    不是说一胎双生的双胞胎比普通的兄弟姐妹感情要深得多,她妹妹白天刚死,晚上她就跑进陌生男人的房间……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回想苏妍刚才的样子。她的眼神有些涣散,只有迷离和媚惑,给人的感觉好像有点神志不清,像是喝醉酒又或者吃了药一样。

    我猛然想起来,那天上午来桑岚家,她也是忽然抱住我,主动的和我亲热,那时她的嘴里,也有着相同的烧尸味!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