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九章 跪着死的人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公路分局的一间办公室里,我见到了李向东。

    这是一个五十多岁,身材微微有些发福的老警察。

    李向东把一部手机点开,递给我。

    上面显示着一条信息:打给徐祸。

    这是一条没有发送出去的信息。

    李向东说,手机是赵奇的。

    赵奇的车出了车祸,肇事车辆逃离现场,赵奇不见了。

    在他的车上,留下了大片血迹,手机是在他车座下面发现的。????李向东问我是做什么的,和赵奇是什么关系。

    我说我是学生,在本市医学院读法医科,我和赵队长是因为李蕊的案子认识的。

    李向东皱起了眉头,说李蕊的案子已经撤销了,监控证明她还活着。

    他警惕的问我和赵奇还有别的关系没?赵奇为什么要在出事时留下那样的短信?

    我想了想,说赵奇在出事前告诉我,他在调查一个叫林寒生的人。他怀疑是林寒生偷走了李蕊的尸体。

    我刻意在‘偷走尸体’上加重了语气。

    一来我对赵奇的印象非常好,不希望这个年轻的刑警队长出意外。

    再就是……我一直觉得林寒生这个人有点奇怪。

    看行为举止,他应该是所谓的成功人士,但是在季雅云和桑岚的事上,他表现的像个白痴,甚至还有点为虎作伥的意味。

    听我说完,李向东沉下了脸:“你认为李蕊已经死了?尸体是被这个叫林寒生的偷走了?”

    我摇摇头:“是赵队长这么认为。”

    李向东马上叫来人,让他们去调查林寒生。

    他让我二十四小时开机,他会随时联系我。

    离开分局,我心里像压了块石头似的沉甸甸的。

    如果赵奇的失踪是因为调查李蕊的事,那这件事可就不那么简单了。

    我们对李蕊了解不多,可也知道她不过是体育学院的一个学生,就算她和林寒生有不正当的关系,也不至于到了制造车祸、绑架警察的地步吧。

    我上过刑侦课,但这不是我的专业,这种事只能由警察去处理。

    我给段乘风打了个电话,想厚着脸皮向他再问些事,结果他却在飞机上,飞机马上就要起飞,没说几句就挂了。

    刚挂了线,又一个陌生的号码打了过来。

    接起电话,听筒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是徐祸吗?”

    “是,你是……”

    “我们昨天在火葬场见过面,你帮了我妹妹。”

    “哦。”我想起来了,她应该就是那具女尸的姐姐。

    “有时间见个面吗?”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问。

    “见面说吧。”对方报了个酒楼的地址。

    等挂了电话我才想起来,她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

    眼看到了饭点,我也没再犹豫,管他三七二十一,有饭局不去,难道还自己掏腰包?

    到了约定的一家酒楼,上了二楼,我四下张望。

    “徐祸,这边!”

    循声看去,我顿时一愣。

    我走过去,仔细打量着她。

    这就是昨天那个中年妇女,只是今天化了淡妆,穿了一身职业的黑色西装套裙,竟显得颇有风韵。

    “你好,我叫赵芳。”女人自我介绍说。

    我点点头,放下包坐在她对面,“你妹妹的事怎么样了?”

    赵芳眼中闪过一丝愤恨:“是她男朋友做的,就是昨天打化妆师的那个,已经被抓起来了。”

    我看了看她鬓角别着的小白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说节哀顺变。

    她让我点菜,服务员刚走,她就从包里拿出个纸包放在我面前。

    “这是五万块,谢谢你。”

    我一呆:“我没做什么,这钱……”

    赵芳说:“如果没有你,我妹妹就得冤死。她是我唯一的亲人。”

    我点点头,把钱收了起来,这才想到问她:“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

    赵芳说:“你说你是阴倌,我就打电话给风水刘,问他认不认识你。我以前找风水刘看过风水。”

    我只能是又点了点头。

    这个女人说话行事都透着一股子简洁干练,和这样的人面对面很容易被堵的没话说。

    她问我喝不喝酒,我说我开车,她就自己要了瓶白酒。

    她给自己倒了半杯,竟然一口就喝干了,只是微微蹙了蹙眉。

    她也不吃菜,过了一会儿,又倒了半杯酒,喝了一口,放下酒杯说:“我听风水刘说了关于你的一些事。我想知道,你对我妹妹的死,还有没有其它看法?”

    我端着饭碗,犹豫了一下说:“你妹妹生前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赵芳摇头:“她去年刚刚大学毕业,一直在我们的公司上班。她很内向,那个男人是她唯一的男朋友。”

    “他为什么要害死你妹妹?”

    “警察在查。”

    我想了想,放下饭碗点了根烟,“照昨天的情形看,她在生前是被人作法下了邪咒,所以死后魂魄才被困束在身体里。至于是什么邪术,目的又是什么,我就说不清楚了。”

    我没告诉她,如果魂魄和尸体一起被焚烧,她妹妹有可能魂飞魄散不得超生。

    做阴倌这个行当,适可而止真的很有必要。

    赵芳盯着我说:“你有没有办法找出作法害她的人?要多少钱我都给。”

    我摇摇头:“我没这个能力。”

    话音未落,一个角落忽然传来女人的尖叫声,接着就是一阵嘈杂混乱。

    我抬头看过去,不由得一愣。

    包房里,几个男女正慌张的跑了出来,其中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居然是桑岚!

    “徐祸?!”

    她也看见我了,踉踉跄跄的跑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我随口问。

    “死人了!我同学死了!”桑岚脸色煞白。

    她身边两个和她同样高挑靓丽的女孩儿更是手拉着手,吓得眼泪哗哗往下流。

    旁边还有几个看上去三四十来岁,穿戴很土豪的男人闹闹哄哄的打着电话。

    我一看这架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呵,这就是你早上说的同学聚会啊?”

    这哪他妈是同学聚会,根本就是大款饭局。

    桑岚一愣,“不是……我……”

    不等她说完,我就悚然的站了起来,一把将她拉到了身后。

    我急着对另一个痛哭流涕的马尾辫女孩儿说:“快放开她的手!”

    马尾辫一愣,和桑岚同时向她身边的女孩儿看去。

    被马尾辫拉着的那个短发女孩儿哭着哭着,眼睛居然变得血红起来,而且流出来的眼泪竟然变成了血!

    “啊!”桑岚尖叫着去拉马尾辫。

    马尾辫却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我连忙把马尾辫拖拽过来,拉着桑岚往后退。

    这时赵芳和那几个男人也都反应过来,赵芳跟着退到了我这边,那几个男人居然大呼小叫的跑下楼去了。

    短发女孩儿兀自流着血泪,愣愣的看着我们,“怎……怎么了?”

    桑岚扶着马尾辫,向包房看了一眼,深吸了口气,颤声问:“玲玲,你……你没事吧?”

    被叫做玲玲的短发女孩儿像是被吓懵了,下意识的抹了抹眼泪,“我……我怎么了?”

    没等桑岚开口,她忽然转过身,朝着一边走了几步,两腿一弯,居然跪在了地上,然后就一动也不动了。

    我过去一看,顿时一惊。

    死了!

    我几步跑到那间包房门口,看到里面的情形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包房的一角,一男一女背对着门口,双双低着头跪在那里,同样是一动不动。

    我小心的走过去,见那男人同样是眼睛血红,瞳孔涣散,眼角流下两行猩红的血泪,显然已经死了。

    再去看那个女的,看清她的面孔,我心猛地一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炸了起来。

    这女的竟然是刚才吓晕过去的马尾辫!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