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八章 女尸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赵奇忽然问我,为什么这么肯定李蕊死了。

    我想了想,觉得要找李蕊还真要靠他,于是问他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反问:你认为呢?

    我犹豫了一下,说:“是张喜托我找李蕊的。”

    他表情一僵,刚要说什么,我的手机震动起来。

    电话是季雅云打来的,说刚才凌红又给她打电话,说方刚今天上午火化,让她去火葬场。

    挂了电话,我对赵奇说,我会向季雅云和桑岚打听一下林寒生的事。

    他点点头,说既然林寒生上次当面否认,再问也是白搭,他这几天都在市里,一直盯林寒生的梢,务必要查清李蕊的下落。????回到桑岚她们家,两人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上了车,季雅云急着说:“小红在电话里哭的很厉害,方刚今天火化,不管怎么样,我都应该去的。”

    我看了桑岚一眼。

    “凌阿姨平时对我很好的,我不能不去啊。”

    我点点头,朋友家有人去世,于情于理都是要去帮忙的,其它都在考虑之外。

    到了火葬场,在悼念厅见到了凌红。

    她个子和季雅云一样高挑,身材属于比较健美的那种,样子一般,皮肤有点黑。

    和季雅云比起来,更像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

    我们到的时候,她已经哭软了,要两个人抬着才能走路。

    这样一个女人,会是懂风水邪术,陷害季雅云的人吗?

    悼念厅里约莫有几十号人,都是专程来送别的。

    尸体一推出来,凌红和几个亲戚更是哭得撕心裂肺。

    说是送别,尸体却被盖得严严实实的。

    凌红哭天抢地的挣扎着,想要揭开布单。

    “你们让我再看他一眼,你们总得让我再看看他吧……”

    此情此景,心肠再硬的人怕是也会鼻子发酸。

    最后在凌红的以死相逼下,工作人员才不得不将头部的布单掀开了一角。

    凌红只看了一眼,当场就晕死过去了。

    那完全是一张用裱纸糊的脸,眉眼口鼻都是用笔画的!

    我也是到了才知道,方刚是开着车,追尾了一辆拉满钢筋的平板货车。

    加长的钢筋戳进前挡风玻璃,当场毙命,尸体的惨状就更不用说了。

    我既是医科生,又兼职搬尸工,见得多了倒没什么。

    季雅云却吓得脸色发白,站都站不稳。

    桑岚比她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只好在一旁扶着她。

    简单的仪式结束,尸体被送去了焚尸间。

    来悼念的亲友一一和家属告别离开。

    季雅云和桑岚坚持留下来,陪凌红等着领骨灰下葬。

    我把她们送到休息室,一个人到外面抽烟。

    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吵闹。

    一个身材瘦削,穿着白大褂的女子被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揪着头发从悼念厅里拽了出来。

    男人一手揪着女人的头发,另一只手狠命的扇着她的耳光,然后一脚把她蹬倒在地上。

    “干嘛呢?住手!”

    我甩掉烟跑了过去,拦住还想冲上前的男人。

    “你干嘛打人?”

    又有几个人从悼念厅走了出来,其中一个中年女人反手指着悼念厅:

    “打她?打她都算轻的!你看她把我妹妹弄成什么样了?她是不是心理变`态?”

    我把白大褂护在身后,也指着悼念厅,对一众虎视眈眈的人说:“你们也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吧?知不知道死者灵前不得喧哗?”

    先前打人的那个男的狠狠瞪了我一眼,指着我身后的白大褂:“你现在就去把你们领导叫来,你把尸体弄成这样,你不报警我都得报警!我饶不了你!”

    “那不是我弄的。”白大褂终于开口了,语气出奇的平静。

    男人捋起袖子又要往前冲。

    我正要拦,忽然,悼念厅里传来一声杀猪似的尖叫:“鬼啊!”

    看着一群人争先恐后的往外跑,我下意识的往厅里看去,立刻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跑了。

    水晶棺里居然坐着一个人!

    “怎么会这样的?”我身后的白大褂推开我,快步跑了进去。

    我觉得事有蹊跷,也跟着走进悼念厅。

    火葬场的水晶棺,是用来瞻仰遗容的,棺材里自然是尸体。

    然而此刻,棺材里的尸体居然坐了起来,张开了眼睛。

    尸体的两只眼睛,竟然都是血红色的!

    我一下就明白,那些人为什么要吵嚷着打白大褂了。

    女尸本来是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此刻连衣裙的领口被撕开了,大半边白花花的胸`脯都露在外面。

    无论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这样亵渎尸体,家属都不可能接受的了。

    白大褂似乎也吓懵了,呆呆的看着女尸,“为什么会这样?”

    很快,火葬场其他工作人员赶了过来,见状也都大吃一惊。

    “是她!是她糟蹋我妹妹!我妹妹受了委屈,不甘心!”

    先前那个中年女人冲进来,上前就要撕扯白大褂。

    可是刚上前一步,就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

    “尸体流血泪了!”一个年轻的工作人员颤声说着,开始往后退。

    我转头一看,也倒吸了口冷气。

    女尸的眼睛里居然缓缓流出了两行猩红的血泪!

    不对,死尸的血颜色不应该这么鲜艳的。

    她这是……

    我忽然想起了破书上的一段记载,快步走到那个中年妇女面前,低声问:“你妹妹是怎么死的?”

    中年妇女显然还处于惊恐中,下意识的回答:“病死的。”

    “我看她是被人害死的。”

    “什么?”中年妇女瞪大了眼睛。

    “你让其他人出去,我帮尸体检查一下。”

    “你是什么人?”中年妇女疑惑的看着我。

    我犹豫了一下,低声说:“我是医学院的学生,是学法医的。”

    中年妇女居然很果断,咬了咬嘴唇,就强势的让所有人出去。

    悼念厅的门一关,里面就只剩下我和她,还有一具坐着的尸体。

    我从包里拿出朱砂和毛笔。

    不等中年妇女发问,就用毛笔蘸了朱砂,快速的在女尸额头上画了一道符。

    最后一笔画完,厅里的气温骤然下降。

    女尸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同时,一个女鬼出现在了水晶棺的另一侧,样子和棺材里的女尸一模一样。

    我舒了口气。

    破书上说,只有魂魄被囚禁在身体里,不能脱出,尸体才会流血泪。

    果真是这样。

    “你是被闷死的?你为什么会被囚禁在灵台里出不来?”我试着问女鬼。

    女鬼茫然的摇了摇头。

    我叹了口气,拿出一道符挥了过去。

    女鬼顿时变成了一缕青烟。

    再看女尸,直挺挺躺在棺材里,眼底的血红已经散去,恢复了正常。

    “你不是法医吗?”中年妇女问。

    我没想到她这么沉得住气,直到这时才发问。

    我收起朱砂毛笔,说:

    “我是学法医的,也是阴倌。我要跟你说明两点:一,你妹妹的死因是窒息,从肤色对比和肩周组织痕迹来看,她应该是被用枕头之类的柔软物品闷死的。二,我不知道她的衣服为什么会这样,但绝不是受外力撕扯。”

    中年妇女脸色变得铁青,牙齿咬的咯咯响。

    但是,她很快就平静下来,问:“你是阴倌?我妹妹现在怎么样了?”

    “我已经把她超度了。”

    “你叫什么名字?”

    “徐祸。”

    她点点头,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过后来找我,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我一定重谢你。”

    说完,过去拉开大门,厉声道:“报警!”

    我走到那个被打的白大褂面前,仔细打量她。

    发现她居然是个身材和样貌都不输桑岚的美女。

    见她神色有些紧张,我忙说:“放心,她报警不是抓你。我已经跟她说了,尸体的衣服不是你弄的。”

    “你是什么人?她为什么会相信你?”

    我向她伸出右手:“我叫徐祸。”

    她两颊被打的红肿,看着我伸出的手却露出了一丝顽皮的笑意。

    她把手伸到离我不远的地方,闪动着大眼睛问:“你真要跟我握手?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我刚要问,她恶作剧似的抓住我的手,用力摇了摇,“你好,我叫唐夕,这里的化妆师。”

    我一愣,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会那样笑了。

    火葬场的化妆师,那就是给死人化妆的。

    我捏着她的手不放,也用力摇了摇:“医学院,法医科,徐祸。你手机号码多少?”

    唐夕一怔,随即甩开我的手,呵呵一笑:“帅哥,我有男朋友了。”

    我顿时蔫了……

    从火葬场回来的第二天早上,我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

    我以为是推销,准备接了就挂。

    结果接通后,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你是徐祸?”

    “我是。”

    “我是市公安局公路分局副局长李向东,你认识赵奇吗?”

    “赵队长?”我眼皮没来由的一蹦。

    “你现在能来一趟公安局吗?还是我们过去找你?”

    “什么事啊?”

    对方沉吟了片刻,说:“赵奇可能被害了。”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