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七章 老丁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我回过头,季雅云正躲在我身后,捂着嘴噤若寒蝉。

    再看外面,另一个季雅云居然转过头,冲着这边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房间里只有我、季雅云和桑岚三个人,再就是……

    看着外面那个季雅云身上的衣服,我猛然反应过来,那哪是什么季雅云,根本就是我扎的那个纸人!

    我虽然是头一次按照破书上的法子用纸人作法,可也知道,无论如何,作为替身的纸人都不可能化成真正的人形。

    可眼下纸人却是真真切切的‘活’了,而且和季雅云一模一样!

    外面的‘季雅云’朝着我们所在的房间森然一笑,迈着僵硬的步伐走到大门边,居然把门打开了。

    一个身材高大,面容俊朗的中年男人急不可耐的冲进来,一把就将她抱在怀里。????嘴里说着‘雅云,你可想死我了,宝贝’之类的话,一双手已经在她身上的各个部位疯狂的揉搓起来。

    画面一度突破限制级,我和桑岚看的目瞪口呆,季雅云更是表情纠结的不成样子。

    “呵呵…哈哈哈哈……”

    正被拥吻的‘季雅云’忽然放肆的大笑起来。

    “怎么了宝贝?”方刚停下动作问。

    听到‘季雅云’刺耳放`浪的笑声,我就惊觉不对劲,急着低声对季雅云和桑岚说:“快躲起来。”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手机铃声。

    桑岚连忙扑到床上,按掉了手机。

    尽管她反应不满,可仍然迟了一步。

    “谁在那里?”方刚猛然转头看了过来。

    被他抱在怀里的季雅云还在放肆的笑着,笑声逐渐变得沙哑、苍老起来。

    “哈哈哈……傻小子,你让人给骗了!”

    听到这个声音,我浑身的血都冷了。

    这声音居然是老丁!

    方刚浑身一震,转回头再看,‘季雅云’已经变成了一个白纸人!

    他的神情由震惊转为了狂怒,三两下就将纸人撕的粉碎。

    “雅云,你在哪里?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为什么不肯见我?”

    他嘴里大声问着,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一边走,一边“吧嗒吧嗒”往下滴着血。

    他的脸逐渐开始扭曲,脸皮破裂,现出一个个的血洞,一只眼睛化成血水,从眼窝里流了出来,胸前肚腹也都是血糊糊的一片!

    “雅云,你为什么不肯见我……”

    眼见方刚越来越近,我把阴桃木剑藏在身后,一把拉开了房门。

    方刚停下脚步,偏着烂菜瓜似的脑袋看了看我。

    “是你!你为什么会在雅云的家里?”

    他的独眼中充斥着怨毒,表情也更加的狰狞。

    “我是谁你不用问,你已经死了,死了就应该去轮回,为什么还要纠缠活人?”我大声说道。

    “她是我的女人,我们说好死了也要在一起的,我要带她走!”

    “你的女人?”

    想到那张照片和那些底片,我才感到疑惑起来。

    按照先前的猜测,和方刚在一起的季雅云是女鬼……鬼,又怎么可能在普通的照片里留下影像?

    难道季雅云真的和他……

    我很快反应过来,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我冷冷的对方刚说:“不管你们有什么关系,既然阴阳相隔,就应该互不相扰,该去哪儿去哪儿,快走!”

    “我和他根本没关系!”

    季雅云忽然冲出来说:“方刚,你是小红的丈夫,我们之间根本就没什么,也不可能有什么!”

    “雅云!”

    方刚面露喜色,但随即又变得疑惑起来:“雅云,你在说什么?我们在一起两年了,怎么会没关系?”

    “没有!我们根本就没有在一起过!”季雅云大声说道。

    方刚摇着头,脸上的血肉掉的更加厉害。

    他忽然瞪着我:“是你!是你要抢走雅云?!”

    看着他恶心的样子,再听他凄厉的质问,我反倒完全冷静了下来。

    “我不管你和季雅云之间是什么关系,你都死了,还想带她走,这只能说明你自私。”

    我从身后取出阴桃木剑,冷冷道:“我不想跟你废话,要么乖乖去轮回,要么我就打的你魂飞魄散!”

    刚说完,就听角落传来一阵嘿嘿怪笑。

    又是老丁!

    我刚想质问他为什么要害我,方刚已经低吼着向我扑了过来。

    “谁也不能抢走我的女人,雅云是我的!”

    见他来势凶猛,我举剑就要刺,忽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说:“别杀他!老丁在害你!”

    张安德!

    听出是他的声音,我连忙退后,收回木剑的同时,取出一道黄符朝着方刚挥了过去。

    “啊!”

    黄符一贴上方刚的身体,立刻燃烧起来,方刚倒退着发出刺耳的惨叫。

    无论对人还是对事,我一向都会选择直接有效的方法来处理。

    要按照我的想法,管他三七二十一,既然纠缠不清,那就索性一剑了结了他。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张安德的话竟没来由的信任,总觉得他不会骗我。

    黄符焚尽,方刚畏缩着,不敢再上前。

    我刚把手伸进怀里,他居然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

    “别杀我,别杀我!我不想魂飞魄散!”

    我一阵无语。

    这居然是个十足的色`鬼、怕死鬼、胆小鬼!

    我拿出一张黄符,想了想,问他:“你和季雅云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方刚的性格显然不符合他高大英武的外貌,偷偷朝季雅云看了一眼,说:“两年前,我们一起拍婚纱照,那天晚上,我们都喝多了,我和她……”

    “没有!”季雅云大声说道!

    我让她稍安勿躁,仔细想了想,问方刚:“你们在一起的时候,照片是谁拍的?”

    “照片?什么照片?”方刚明显一愣。

    我还想再问,可老丁莫名其妙横插一杠子,让我心里十分的不安。于是没再多说,直接把一张符箓向方刚挥了过去。

    符箓一沾上他,立刻和他一起化为了一缕青烟。

    “太阴鬼法!”角落里传来老丁的惊呼。

    “丁福顺!出来!”

    我刚喊了一声,日光灯就亮了。

    房间里也没了刚才那种冷飕刺骨的感觉。

    方刚是新死鬼,不会有那么重的阴气,刚才阴风阵阵,是因为老丁来了。

    这老东西,究竟想干什么?

    破了纸人替身术,引得方刚发狂,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还有张安德,他为什么也总是神出鬼没在我身边?

    最关键的一点——我开了阴阳眼,却看不到这两个老家伙……

    第二天一早,桑岚去外面买了早饭。

    我夹了个生煎包刚想往嘴里送,季雅云忽然问我,是不是不相信她,以为她和方刚真有什么。

    我说我绝对相信她和方刚没什么。

    我说的是真心话,如果之前还有怀疑,她这么一问,什么疑问也都没有了。她实在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向我这个外人问这种问题。问了,就只能是因为爱惜自己的名誉。

    吃完早饭,我想再给段乘风打个电话。

    刚拿起手机,赵奇先打来了,问我在哪儿,有没有时间谈谈李蕊的事。

    我让他说地方,我过去。

    到了约定的一家茶馆,赵奇已经点好了茶和点心。

    我喝了口茶,问他有什么新线索。

    赵奇转动着手里的茶杯,犹豫了一会儿,抬眼看着我:“其实线索一早就有了,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入手去查。”

    “什么意思?”

    “我在一段监控里发现,李蕊在离开医院后,曾经和一个男人见过面,然后两人一起出了监控范围。”

    “男人?”想起那天在桑岚家时他问林寒生的话,我脱口道:“林寒生?”

    赵奇点了点头,从手机里翻出一段视频给我看。

    因为是监控视频,又是晚上,所以画面不怎么清楚。

    可短短一分钟的视频中,我还是认出了李蕊。

    那个和她碰面,动作十分亲昵的男人面容虽然有些模糊,可只要见过林寒生,就会认出是他。

    林寒生和李蕊碰过面,那天赵奇拿李蕊的照片给他看,他却说不认识…

    “我们对李蕊都不怎么熟悉,她和林寒生能有什么关系?”我嘴上这么问,心里却有些恼火起来。

    一个女学生,一个有钱的中年男人,很难让人不联想到什么。

    要真是那样,我真替张喜觉得不值。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