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六章 纸人替身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吃完晚饭,我继续把纸人扎好。

    从包里取出要用的东西,一样一样摆在桌上。

    桑岚看了看纸人,说:“做的真丑。”

    我斜了她一眼,去阳台抓了一只大公鸡进了厨房。

    不大会儿,端了两碗鸡血出来。

    季雅云和桑岚显然对杀鸡这种‘血腥残忍’的场面不大适应,都捂着嘴皱眉。

    我心说刚才桌上那道炒鸡你们可谁都没少吃。

    我让季雅云把手给我。????她也不问,把手伸了过来。

    我握着她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摩挲了两下,真滑啊。

    她似乎也感觉到我这两下摸的有些暧`昧,脸一红,微蹙眉头转过脸去了。

    我急忙用事先准备好的缝衣针在她指尖上扎了一下。

    “哎哟!”

    “别动。”

    我捉着她的手,把指尖流出的血全都滴进一只盛鸡血的碗里。

    我又往碗里倒了些朱砂,搅匀了拿起一支毛笔。

    用纸人画符代替事主挡煞是破书上的一个法子,我头一次用,心里也没底。

    犹豫了一下,放下毛笔,从一个小瓶子里拿出两片狭长的柳叶。蘸着另一碗纯鸡血在柳叶上画了两道符。

    柳叶本就属阴,雄鸡血却属阳,鸡血画符,再用柳叶擦眼,便真正开了阴阳眼,效果可比屠牛泪、压倒眉强的多。

    段乘风说我没正式做过阴倌,就是因为我以前从没有真正开过阴阳眼,说是阴倌,其实最多算是个神汉。

    看着两片画了符箓的柳叶,我忍不住叹了口气。

    阴阳眼一开,真正做了和鬼打交到的阴倌,再想抽身就难了。

    我把柳叶揉软,轻轻的在眼睑上揉着。

    用柳叶擦过后,我闭上眼睛,大概过了有一分钟,再睁开,感觉没有多大的变化。

    可当我看向季雅云和桑岚的时候,忍不住低声叫了起来:“我靠!”

    两人的额头竟都乌黑一片,哪里是什么阴晦之色,简直是乌云盖顶!

    桑岚小心的问我,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我说用血符柳叶擦眼可以看到鬼。

    她记性倒好,指着我放在桌上的一个小瓶子,问滴牛眼泪不是一样能见到鬼吗。

    我说是,但用牛眼泪只能是短时间内看到鬼魅,而且所见有限。用柳叶开阴阳眼,不光能维持好几天,过后就算失去效力,见鬼的机率也比平常人大。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开了阴阳眼后,我信心增加了许多。

    再次提起毛笔,在头先的碗里蘸饱鸡血朱砂,一边念着破书上的法诀,一边提笔在纸人胸前写下‘季雅云’三个字,然后又在纸人背上画了一道符箓。

    做完这一切,我打开买来的白酒,倒了半瓶在那碗纯鸡血里,端到季雅云面前:

    “先喝一小口,咽了,然后每喝一口都只含在嘴里,心里数九个数,再把酒喷到纸人上。”

    季雅云看着鸡血酒皱眉:“能不喝吗?真恶心。”

    我耐着性子跟她解释:

    “除了缠上你的那个女鬼,其它阴魂野鬼都是根据你身上的阴煞晦气来找你,你在影楼见鬼,就是因为晦气太重。一口雄鸡血酒压底,另外的血酒喷在纸人身上,就能把晦气转移到纸人身上。说白了,它就是你的替身,可以替你挡煞!”

    季雅云还是犹豫了一下,接过酒碗,蹙着眉喝了一小口,干呕了两下,差点没吐出来。

    接着按照我说的方法,含了血酒喷在纸人上。

    就在她喷出最后一口的时候,忽然,原本靠在墙边的纸人猛然一挺,像人一样站了起来!

    “啊!”

    季雅云和桑岚齐声惊叫,季雅云还把装鸡血酒的碗打破了。

    我也吓了一跳,上前看了看纸人,眉头紧锁了起来。

    破书上的法子果然有效,纸人被喷了血酒,吸收的阴气居然让它动了起来,而且用手一摸,纸人冰冷的像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一样。

    缠上季雅云的女鬼得有多大的怨气啊…

    纸人只是被阴气顶的动了一下,就又恢复了原样。

    我点了根烟,让季雅云拿一身自己的衣服给纸人穿上。

    一根烟还没抽完,桑岚忽然惊讶的说:“小姨,你的脸色好多了。”

    我一看,可不嘛,季雅云额头的黑气竟然消减了大半。

    桑岚拉着她欢喜的问我:“徐祸,你看我小姨是不是有血色多了?”

    “那天晚上在48号的时候,你喝完酒脸可比她红。”我斜了她一眼。

    桑岚气呼呼的瞪着我:“你……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啊?下午的事我不是都跟你解释了,跟你道过歉了吗?”

    我没理她,看看时间,把穿好衣服的纸人搬到季雅云屋里,放在她床上。

    又画了道符让季雅云带在身上,让两人去另外一间房睡。晚上无论听见什么声音都尽量别出来。

    “你最好别接电话。”我鬼使神差的对桑岚说。

    “为什么?”桑岚皱眉。

    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这么一句。

    没想到桑岚先是疑惑的看着我,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脸居然红了。

    两人进房后,我又做了一些准备,然后取出木剑放在一旁,在沙发里躺了下来。

    或许是因为受伤精神不济,没多久我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里像是刮进来一阵风,我一个激灵被冻醒了。

    “砰砰砰!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敲门的人像是很着急,很不耐烦,一阵比一阵敲的急促。

    我拿起木剑,刚起身,就见桑岚房间的门打开了一条缝,她和季雅云都战战兢兢的缩在门口,偷偷往外看。

    我冲她们摆了摆手,示意她们别出来。

    外面的人显然已经没有了耐心,一边大力拍门,一边喊:“雅云,开门,雅云,开门!是我!”

    “是方刚!”季雅云脸色发白。

    我瞪了她一眼,“进去,别出来!”

    我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后,仔细听了听,觉得有点不大对劲。

    这的确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有点像方刚,可听起来为什么感觉有点像破风箱漏气似的?

    我紧了紧手里的阴桃木剑,贴着猫眼往外看。

    门外的确站着一个男人,却是背对着门。

    我只能看见他的后脑勺,看不清他的样子。

    那人不停的拍着门,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季雅云,快开门。’

    尽管提前有心理准备,我还是感觉一阵阵头皮发炸,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我连大气也不敢喘,冷汗‘吧嗒吧嗒’往下掉,盯着外面一动也不敢动。

    忽然,外面的人猛地把头转了过来。

    出现在猫眼里的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脸上有好几个窟窿,皮肉都往外翻着,一只眼睛也像是被用棍子捅了似的,像是个深不见底的血窟窿。

    可算见识到什么是鬼敲门了!

    我倒吸着冷气,刚想回头看一眼挂钟,敲门声忽然停了下来,客厅里的日光灯闪了两下,灭了。

    再看外面,那‘人’似乎平静了下来,脸上的烂肉竟然开始往一起收缩,渐渐有了复原的迹象。

    看清他逐渐复原的脸型,的确是我们在影楼见过的方刚。

    段乘风说他算到今晚会有与色相关的新死鬼来纠缠季雅云,还真就来了。

    我握着木剑,一步一步向后退。

    转眼见桑岚房里的门还开着一条缝,我连忙过去,推门闪了进去。

    “不是说了让你们听见什么都别开门,哪来那么多好奇?非得看见点不该看见的才舒服?”我低声训斥两人。

    话音刚落,一直盯着外面的桑岚忽然两手捂住嘴,惊恐的瞪圆了眼睛。

    我连忙转过头,顺着门缝往外一看,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对面的房门无声的打开了,一个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居然是又一个季雅云!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