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一章 符文石棺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听了刘瞎子的话,赵奇显得很不屑,甚至还用鄙视的目光瞥了我一眼。

    我很清楚这一眼的意思,之前我告诉季雅云,她是被红袍喜煞缠身,赵奇是听到的。

    现在,刘瞎子又说莲花塘下有什么喜煞阴尸,这在他看来,多半是我和刘瞎子串通好骗人钱财。

    至于莲花塘里有没有棺材死尸,谁又能去证明?

    我也懒得跟他解释,安慰了季雅云几句,拉着刘瞎子进了镇上的一家饭馆。

    我让刘瞎子点菜,他却一反常态,只点了几个素菜和米饭。

    我又点了几个荤菜,问他要不要整两盅?

    他指了指我头上的纱布,说你都这样了,还敢喝酒?????我讪笑着说,我可以舍命陪瞎子。

    他摆摆手,“今天不能喝,说实话,我身体也不怎么妥帖。要不是你徐祸祸的事,旁人给再多钱我都不来。”

    我问他哪儿不舒服,他却不回答。

    饭菜上来,我和刘瞎子旁若无人的一顿猛吃。

    吃的差不多了,见桑岚和季雅云都没有胃口,我就对桑岚说,让她陪小姨出去走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两人出门,我低声问:“瞎子,人命关天,这事上你别给我打玄机。你老实跟我说,这十莲塘到底有什么问题?”

    刘瞎子点了根烟,吸了一口,同样压着嗓子说:“我可以肯定,那片丧莲下头,必定有一口棺材,而且棺材里装殓的必定是红袍喜煞!”

    “呵。”赵奇轻笑了一声,显然还很不以为然。

    刘瞎子看了他一眼,挪了挪屁股,低声说道:“照我看来,这十莲塘在百年之前的确算是风水旺地,乃是独凤担阳的格局。”

    “独凤担阳?”

    刘瞎子点点头,又看了赵奇一眼,皱着眉头问我:“你怎么和警察扯上关系了?”

    赵奇一挑眉毛,“你怎么知道我是警察?”

    我摆摆手,说现在不是闲话的时候,让刘瞎子赶紧说正事。

    同是阴阳圈里的人,刘瞎子和我最投脾气,因此也不故弄玄虚,直接把他了解的状况说了出来。

    原来如今的十莲塘,在百年前曾是两片单独的水塘,中间有一块扁担状的拢地。

    十莲塘周围水塘诸多,虽然殊途同归,彼此间却不直接相连。

    因此,百年前,十莲塘单梁挑双塘的格局被称之为独凤担阳。

    如果谁家把家中的女主人葬在这‘扁担’拢地上,就能使这家人运势兴旺。

    刘瞎子说,独凤担阳虽是旺地,却不长久。

    原因很简单,一家人的运势靠一个女人顶着,那又怎么会长久?

    但是,古往今来从不缺投机取巧,剑走偏锋的邪门邪术。

    要按照原先的局势,某家人把女主人葬在扁担拢地上,能保全家十年兴旺。

    可就如今的风生水势来看,有人改独凤为毒凤,将正局改成了邪局。

    听到这里,赵奇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风水格局怎么能改?

    刘瞎子再次看了他一眼,神情竟有些古怪。

    我担心季雅云回来被吓着,催他赶紧说下去。

    刘瞎子先是说了一些关于风水格局的原理,然后说,独凤担阳局里如果葬的是普通女人,那就能保阖家兴旺十年。

    但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就如今的形势看来,局中殓葬的绝不是寿终正寝的女主,而是有人刻意造势,找来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生的女子,先是拜堂行夫妻之礼,使得该女子有了本家女主人的身份,然后再将这女子钉在棺材里,埋在扁担拢地上。

    这样一来,新嫁娘被活活闷死在棺材里,成为怨念滔天的红袍子喜煞,用煞气担当阳势,就能保这家人兴盛百年!

    刘瞎子一口气说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抿了抿嘴说:

    “这么逆天而行绝不是没有后顾之忧,改独凤为毒凤,虽然能保百年兴旺,但每十年,扁担拢地就会下沉三尺三寸,百年之后,墓葬下沉三丈三,运势走尽,棺材里的红袍喜煞就会破棺而出,对埋葬她的人进行报复,直到这家人全家死绝为止。”

    “你该不会是想说,百年前是季雅云的祖宗把那个女人活埋的吧?”赵奇问道。

    刘瞎子看着他皱起了眉头:“赵警官是吧?我刘炳从来不会管人闲事,可既然你是徐祸祸的朋友,我就不能不提醒你一句。你就快大难临头了,就不要再招惹这些沾阴带晦的事,不然你一定会后悔。”

    赵奇也是眉头一皱:“你什么意思?”

    刘瞎子摇了摇头,不再理他,转头对我说:“

    我从不染指邪局,可也知道要破这邪局,保全那家人的性命,就必须找一个同样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生的女子,让她和红袍喜煞换命。这样一来,红袍喜煞就能够去轮回转世,而那个女子就会永不超生,那家人也就从此再无后顾之忧。你那个大美女事主,恐怕就是被人算计,成了被红袍换命的替罪羔羊。”

    我使劲挠了挠头,问:“瞎子,咱现在不管是谁害谁,你有法子帮我救救那娘们儿吗?”

    刘瞎子头一偏,斜眼看着我:“啧,你怎么越活越倒退了?你难道忘了‘红煞缠身、鬼衣先到’?既然是被人陷害,你把鬼衣烧了她不就没事了?”

    “烧……烧……”

    想起游龙道人胡乱烧了那身红衣,我恨不得把他揪出来活活掐死。

    刘瞎子看了看我的脸色,试着问:“你不是连烧鬼衣的规矩都不懂吧?”

    我用力搓了把脸,“如果鬼衣没有烧全套,而且是用普通的火烧的……”

    “砰!”

    不等我说完,刘瞎子就狠狠一拍桌子:

    “徐祸!咱俩刚认识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蒙事行,但绝不能害人!你真要是胡乱烧了鬼衣,那个女人就被你害死了!要是那样,无论她到天涯海角,红袍喜煞都会死缠着她不放,不光要她的命,陷害她的那家人也一个都跑不了!”

    话音刚落,就听旁边传来一阵急促的倒吸气的声音。

    转头一看,就见季雅云和桑岚脸色煞白的站在一旁。

    我摒了摒气,说:“回来了,再坐会儿吧。”

    “徐祸,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桑岚讷讷的问。

    我勉强一笑:“先坐吧,我接了你们的生意,就一定负责到底。”

    说话间,外面下起了大雨。

    我点了壶茶,想安慰两人几句,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就想转移话题,和赵奇说说李蕊的事。

    刚要开口,就听荷塘边传来一阵嘈杂。

    “快看,水里有东西翻上来了!”

    “乖乖,这么大个儿,是鱼还是大王八?”

    “去你的吧,这么大的王八,那不得是王八精啊……我艹!是棺材!”

    我一个激灵,跳起来就往外跑。

    刚跑到十莲塘边,就见几个穿着雨衣的家伙拿着抄鱼的网兜四散跑走。

    大雨中,十莲塘里污泥翻滚,原先的那片白莲全都折断翻进了水里。

    果然有一口偌大的棺材从水下翻了上来。

    随着大雨的冲刷,棺材上的淤泥水藻很快被冲掉。

    看清棺材的本貌,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那居然是一口刻满了符文的石棺!

    雨虽然大,荷塘里却没有风浪。

    水下却像是有无数只手,推得石棺不住的翻滚。

    “那是什么?”

    听到一声惊呼,我心一沉,回头就见季雅云和桑岚跟着赵奇、刘瞎子冒雨跑了过来。

    “你们过来干什么?!”

    眼见石棺翻腾的厉害,我隐隐有种不妙的预感,忙不迭转过身,迎面将季雅云抱在怀里。

    “嘭!”

    就在我把她的脸按在我胸口的下一秒,石棺的棺盖猛然打开了,一具尸体从棺材里滚了出来。

    “啊!”

    看清尸体的模样,桑岚双手抱头发出一声尖叫。

    “我艹!”赶来的赵奇也倒吸了一口冷气。

    棺盖打开,石棺便不再翻滚,很快沉入了水中,只留下那具尸体浮在水面上。

    那是一具白净光洁的女尸,保存的十分完好,乍一看,就像是才死了没多久。

    那女尸的脸,分明就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