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章 刘瞎子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窦大宝瞪圆着眼睛,神神叨叨的说:“十莲塘说是种了十种不同的莲花,所以才叫十莲塘,可是在zf把我们那儿规划成旅游景点前,我们当地人就管十莲塘叫尸连塘。”

    “为什么会叫这么个名字?”我问。

    “你傻啊?因为死过人啊!”窦大宝用看傻子的眼神斜了我一眼。

    我想去拿烟,才想起这里是医院,冲他递了个心领神会的眼神,“哥们儿,你跟我好好说说十莲塘是怎么回事。”

    窦大宝点点头,“我也是听镇上的老人说才知道的,最早我们那儿都是深水塘,没有莲花,也不叫莲塘镇。抗战那会儿,离那儿不远,就是国军和小日本开战的战场。咱们自己人牺牲了,得厚葬,小鬼子死了谁管啊?坑都懒得挖,就往塘子里扔。尸体多了,时间一长,就都烂成泥了,塘子也浅了。不知道谁往里撒了莲花子,也没人管,它就自己变成莲花塘了。后来整改,我们那村并到镇子里,镇子也改名叫莲塘镇了。”

    我说:“哥们儿,你这是不有点夸张了?河塘里都是小鬼子的尸体,那镇上村里还能住人吗?”

    “不信是不是?我就知道你不信。”

    窦大宝横了我一眼,说:“不说别的河塘,就说十莲塘,十种莲花,那开的叫一个漂亮吧?你们在别的地方见过那么漂亮的莲花吗?”????我说:“我还没去过呢,看宣传片是挺漂亮的。”

    “你听说过莲花塘能淹死人、能淹死大人吗?”窦大宝问。

    我想了想,摇了摇头。

    种观赏莲花的池塘都很浅,一般是淹不死成年人的。

    窦大宝一拍巴掌,“我还就告诉你,zf开发古镇前,那时候还没沿边填坑,但凡人掉下去,没有一个能活着上来的!几十年来,就那塘子里淹死的人,平铺起来都赶上水面的面积了,所以才管那叫尸连塘!”

    我迟疑着点了点头,“要你这么说,十莲塘是真有问题了。”

    窦大宝说:“那必须是,这是古镇还没修好呢,等修好了,十莲塘一准儿得围起来,还得竖上不准下塘的牌子。”

    “小姨。”

    听桑岚声音不对,我看向季雅云。

    她脸已经白的没一点血色了,身子哆嗦的像筛糠一样。

    好半天才带着哭音说:“我在水里拍过照片!”

    “哎哟我去,大美女,你胆子不小啊,居然还下水拍照片?”窦大宝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

    “你别吓她了。”

    我对季雅云说:“别怕,我接了你的生意,一定把这事儿给你摆平!”

    我翻身下床,正穿鞋,赵奇走了进来。

    “赵警官,有李蕊的消息了吗?”我忙问。

    赵奇摇摇头,说暂时没有。

    见我换鞋,问:“怎么,你这就要出院?”

    “嗯,有点急事,必须越早办越好。”

    赵奇看了看季雅云和桑岚,说:“你的车好像坏了,再说你这样也没法开车。正好今天我休息,想去哪儿,我送你。”

    我说:“这不合适吧?”

    “没什么不合适的,我还想跟你谈谈李蕊的事呢。”

    我一听,也没再犹豫,办了出院手续,跟着上了他的大吉普。

    上了车,我打了个电话,挂了电话回头对季雅云和季雅云说:“我要请一个朋友帮忙,他给我友情价,五千,你们出。”

    两人自然不会说什么,这点钱对她们实在算不了什么。

    赵奇看了我一眼,口气中满是调侃的意味:“这一下就加五千,干阴倌可比干法医赚钱快。”

    “麻烦赵警官,先去猪鼻巷帮我接一个人,然后咱直接去莲塘镇。”

    到了猪鼻巷,远远的,就见一个穿着大裤衩,老汗布背心,戴着一副小圆墨镜的家伙在巷口晃悠。

    我放下车窗,“瞎子,上车!”

    这人就是我要找的人,大名刘炳,外号风水刘,也叫刘瞎子。

    别看年纪比我大不了几岁,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他可是阴阳圈里鼎鼎有名的风水先生。

    很多老风水先生看不明的地方,都得花钱再来请他看一遍。

    那天晚上我想到48号是凶宅,就是因为这小子在qq上给我发美女图片,我才想起来的。

    刘瞎子拉开后车门,先是一愣,随即把墨镜往下一拉,盯着车里的俩女人看了一会儿,“砰”的把车门甩上了。

    走到前面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你下来,我坐前面。”

    “呵呵。”我讪笑着,下车上了后排。

    刘瞎子上了车,头也不回的说:“徐祸祸,你这次的生意不好干啊。”

    我叹了口气,“没办法,你也知道我们这一行的规矩,一开始我大意了,现在想抽身都抽不开。”

    刘瞎子没再说什么。

    赵奇倒是起了兴致,问:“你就是风水刘,刘炳,刘大师?”

    “怎么称呼?”刘瞎子问。

    “赵奇。”

    过了一会儿,他问瞎子:“刘大师,我听人说光华路48号是凶宅,您怎么看?”

    刘瞎子淡淡道:“我很长时间没去过那里了,不知道现在那里的风水运势如何。”

    见他一副高深莫测生人勿近的样子,赵奇也没再多问,只管开车。

    我越来越觉得好奇,这个赵奇,好像很关注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事。还有刘瞎子,这家伙平常没这么拽啊。

    莲塘镇是去年新规划的旅游景点,许多地方还没修缮完,却已经很具观赏性了。因为是周末,又是九月莲花盛开的时节,所以吸引了不少游客。

    下了车,直接来到最具特色的十莲塘。

    看到满塘各色莲花争相斗艳,我也感觉一阵心旷神怡。

    刘瞎子迈着八字步走到塘边,拿出罗盘,凝神观望。

    过了一会儿,抬起头,沿着岸边向一边缓缓走去。

    不一会儿,他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天,又往四周看了看,收起罗盘,眉头紧锁不住的摇头。

    “就是这儿,我就是在这儿下水拍照的。”季雅云战战兢兢的指了指一块潜水。

    仔细一看,那里的莲花不但开的格外茂盛,而且还和别处有些不大一样。

    十莲塘顾名思义,是因为塘中有十种不同品种的莲花。

    莲花和别的花卉不一样,是很难人工修剪造型的。

    所以,大多数地方的莲花都是颜色混杂,品种不一的。

    可是,季雅云指的那一片,却全是清一色,婴儿拳头大小的白色莲花。

    刘瞎子低头沉思,我也没敢打扰他。

    过了一会儿,他又捧起罗盘,一只手缓慢的掐算起来。

    他忽然抬起头,摘下墨镜,盯着季雅云,“你是xx年x月x日子时出生?”

    “你是怎么知道的?”桑岚好奇的瞪大了眼睛。

    刘瞎子眼神少有的冷厉,有些森然的问季雅云:“你在这里下水,就只是拍照吗?还有没有做别的?”

    季雅云连连摇头,“我就只是下水拍照,别的什么也没做过。”

    “你在水里说过什么?”刘瞎子厉声问。

    “没有,我想不起来了……”季雅云抱着头蹲在地上。

    见她吓得魂不附体,我忙把刘瞎子拉到一边,给他发了根烟,自己也点了一根。

    我抽了口烟,问他:“瞎子,这里有什么不对劲吗?”

    刘瞎子重又戴上墨镜,叼着烟回头朝莲塘里看了一眼,抽了口烟,语气沉重的说:“风水运势的事我就不跟你细说了,你这事主恐怕不单单是时运低,而是被人陷害了。”

    “被人陷害?谁想害她?怎么害?”赵奇忍不住问。

    刘瞎子一字一顿:“替死鬼,替罪羊。”

    赵奇皱起了眉头,“刘大师,你只看了一下,就得出这么多结论,这有根据吗?”

    刘瞎子冷哼一声,转身指着那处盛开的白莲,“这莲花不是普通的品种,而是怨气所结的丧莲。下挖三丈三,必定有红棺喜煞之类,而且,棺材里定然还有不腐的阴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