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八章 烧尸的味道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和赵奇刚说了两句,季雅云就打来了电话。

    说她已经跟林寒生说过,我会再帮她们,问我什么时候能过去。

    我看了看赵奇,说要迟一点。

    挂了电话,赵奇问:“有约会?约了女朋友?”

    我摇了摇头。

    赵奇好奇的上下打量着我,“我怎么都没想到,即是法医,又怎么会做阴倌,你不觉得这很矛盾吗?”

    我耸了耸肩,没说话。

    赵奇好像也通过我的住所猜到些什么,没再就这个问题多说,“有时间吗?找个地方聊聊。”????我迟疑着说:“您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赵奇点点头,“李蕊的事你怎么看?”

    我下意识的往楼上看了一眼,咬了咬牙说:“我相信她已经死了。”

    “可监控显示,她是自己从救护车上走下来的。”

    赵奇盯着我的眼睛,忽然压低了声音,“你相不相信有诈尸这回事?”

    “相信。”

    赵奇饶有兴致的问:“你是做阴倌的,有没有见过诈尸,或者我更直接点问,你真的见过鬼吗?”

    我一时无语。

    我能说,不久前,我才在自己的房间里和死了的朋友聊过,而且前几天他才刚变成了僵尸?

    “嗡…嗡…嗡…”

    我摸出手机的同时,忽然觉得心口有点发闷,本能的捂住胸口,一看屏幕,居然又是季雅云打来的。

    我接通电话问:“什么事?”

    季雅云急着说:“你能不能现在过来,岚岚她好像很不舒服。”

    “我马上过去!”我挂了电话,使劲按了按胸口。

    上次在小桃园村出现的那种奇怪感觉,又再次出现了,季雅云的电话,只是让我更清晰的寻觅到了这感觉的来源。即便她不打电话来,我也已经猜到,桑岚出事了。

    我急着对赵奇说,我有急事,有什么事电话联络。

    上了我的车,却发现怎么都打不着火了。

    赵奇拉开车门,拍了拍我的车顶,“你这车都成这样了还能开啊?上我车,我送你。”

    我迟疑了一下,拔钥匙下了车,上了他的吉普,报出了桑岚家的地址。

    见我捂着胸口,赵奇问:“你是不是心脏不舒服?要不要先检查一下?”

    “不用,我没事。”

    作为医科生,我能分辨出,胸闷绝不是来自心脏自身,而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特殊感觉。

    到了桑岚家,刚一出电梯,就闻到了浓郁的檀香味。

    防盗门虚掩着,燃香的味道就是从她家里传出来的。

    推开门,跟着上来的赵奇立刻“嚯”的一声,捂住了鼻子。

    看到屋里的情形,我也愣了。

    原本整洁明亮的客厅里,这会儿到处贴满了黄纸符箓,窗口处不光起了一座法台,两边还点着两顶近一米高的塔香。

    一个身穿黄色道袍的人正跪在法台前,趴在地上低声快速的念叨着什么。

    道袍虽然阔大,可也让那人臀部的曲线更加的夸张,那居然是一个女人!

    我走到跟前,看侧脸,竟然是季雅云!

    “你干嘛呢?”我疑惑的问。

    尽管我的声音不大,季雅云还是肩膀一哆嗦,急慌慌的站了起来:

    “你可来了,岚岚刚刚晕过去了,云清道长把她抱进房间,要替她作法驱邪。游龙道长不在,我只好帮着念经……”

    “靠!”

    不等她说完,我就冲到桑岚的房门前,抬脚踹开了房门。

    看到眼前的一幕,却又是一愣。

    桑岚端端正正的平躺在床上。穿着一身藏青色道袍的云清正怀抱拂尘,盘腿端坐在一旁的地板上,双眼低垂,快速的念叨着什么。

    门踹开好一会儿,他才像是从入定中惊醒似的,倏地睁开了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我:“又是你!无耻狂徒,几次三番打搅我们作法救人,可恶之极!”

    说着,居然一下跳起来,抬脚向我踹了过来。

    我一把抄住他的腿,用肩膀照他胸口一顶,重重的将他别倒在地。

    跟着上前掐住他的脖子,“我说过,别惹我!”

    “你……”云清惊恐的看着我,忽然大喊:“杀人啦!有人杀人啦!”

    我抡起拳头,狠狠一拳打在他鼻子上,“再喊?再喊老子先打死你!”

    云清是典型的外强中干,欺软怕硬的家伙,见我凶相毕露,立马用双手捂住了嘴。

    “徐祸,松开他!”

    赵奇过来拉开我,往床上看了一眼,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回头瞪着想爬起来的云清,“你脱她衣服?”

    “我没有!”云清捂着流血的鼻子急道。

    听赵奇质问,我才看清,桑岚外面的衣服虽然还算整齐,里边的肩带却歪到了肩膀上。

    这杂毛道士,果然还是对桑岚动手动脚了。只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才替她整理衣服,在那里装模作样。

    我上前探了探桑岚的脉搏,稍稍松了口气。

    作为医科生,在健康方面,我还是偏重科学的。桑岚脉搏平稳,这就说明她的性命没有威胁。

    赵奇又瞪了云清一眼,皱着眉头对我说:“别愣着了,赶紧送医院吧!”

    我点点头,弯腰想去抱桑岚,她的眼睛忽然张开了,眼神中竟充满了媚惑渴求,像是变成了一个饥渴的怨妇。

    “你来了,我想要……”她含混呢喃的说道。

    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忽然张开双臂,紧紧的搂住了我的脖子。

    我身体被坠,头一低,两人的嘴唇就牢牢的贴合在了一起。

    “岚岚!”季雅云不知所措的喊了一声。

    感觉柔滑的小舌不住的叩击我的牙齿,我并没有丧失理智。

    开玩笑,打死我也不会以为身下的美女会饥`渴到这种程度。

    而且,桑岚的动作虽然狂热,嘴里却发出一种让人难以忍受的恶臭,熏得我脑仁都麻了。

    我一边挣扎,一边反手伸进背包,取出阴桃木剑,扣在手心,将剑身印在桑岚的前额。

    “唔……”

    随着一声轻哼,桑岚迷离的眼神骤然聚起了光,眼珠一定,直勾勾的和我四目相对。

    下一秒钟,她抬起膝盖狠狠的顶在了我的腰上。

    “你在干什么?”门口传来一声怒喝。

    我捂着腰滑坐在床边,就见林寒生阴着脸,和游龙道人一起走了进来。

    “我……”

    桑岚那一下顶的很重,又是顶在了软肋上,我疼的直冒虚汗,捂着腰话都说不出来。

    游龙道人二指并拢,朝我一指:“混账东西,不光骗财,居然还想骗色!”

    林寒生伸手从旁边拿起一个水晶摆件,抬手就向我扔了过来。

    我连忙抬手去挡,可还是晚了一步,摆件砸中额头,顿时眼冒金星。

    见游龙赶来,云清立刻又张牙舞爪起来,抓起一个花瓶举过头顶要砸。

    “砰!”

    一个拳头横挥过去,花瓶被砸的粉碎。

    “都给我住手!”赵奇沉声喝道。

    云清见他挥拳打碎花瓶,吓得往后一蹦,随即指着他大叫:“师父,这人是骗子带来的帮凶!”

    “呵呵……”

    虽然又特么被砸开了瓢,可我还是忍不住笑了。

    说不上来是苦笑还是自嘲,总归是觉得滑稽。

    带着个刑警队长出来装神弄鬼招摇撞骗?如果是真的,那我绝对算是古今中外第一人了。

    “岚岚,你没事了吧?”季雅云上前把桑岚抱在怀里。

    桑岚用力抹了抹嘴,瞪着我道:“你干什么?”

    我也抹了抹嘴,却忍不住往地上吐了一大口唾沫。

    “呸,呕……”

    残留的臭味翻上来,我差点吐出来。

    这女人的嘴也太臭了,这绝不是普通的口臭,我前不久才闻到过这种气味。

    这是腐烂的尸体被火烧……这是烧尸的味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