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狼牙兵王 第659章 我给你变个魔术

时间:2018-07-07作者:蝼蚁望天

    杀掉风之后,陈塘立即将上衣撕下一块,强制绑在自己左臂的伤口上。

    鲜血很快浸湿了布条,但这样多少可以减少鲜血的流失速度。

    “吱!……”

    几分钟后,一辆轿车开了过来,轿车在陈塘五米外停下,开车的是钻地鼠。

    牧佳茗从后车座上下车,拿着医药包朝着陈塘跑来。

    钻地也立即下车,对着周围打量了一眼,看到没人,才跑了过来。

    “没事吧?”钻地鼠对着陈塘问了一句,然后瞥了一眼地面上风的尸体。

    “别西卜麾下的风竟然能让你如此狼狈?”牧佳茗认出了风,轻声问了一句。

    “他是四种攻势变换。”陈塘开口,继续说道:“而且熟练度出神入化。”

    话语至此,陈塘对着牧佳茗和钻地鼠说道:“上车处理伤口吧,我们往边境那边赶着。”

    三人上了车,陈塘和牧佳茗坐在后车座,钻地鼠开着车。

    “从截止到目前的交战情报来看,别西卜麾下的风、火、雷、电、雨比萨麦尔麾下的风、火、雷、电、雨要强一些。”钻地鼠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他们只了解萨麦尔和别西卜,其余的魔王……一概没接触,自然不了解。

    牧佳茗在给陈塘处理伤口。

    “是。”陈塘点头,说道:“特别是别西卜麾下的这个风,强的出乎了我的预料。”

    “还有五大魔王呢,真是吉凶未知。”钻地鼠叹气。

    “路西法可以排除了,这个家伙……绝对是最危险的一个。”陈塘说道。

    “海棠兔,泥鳅伤势怎么样?”钻地鼠对着牧佳茗问了一句。

    “腹部的伤口没有大碍,但左臂的伤……必须要休息,他不能继续作战了,不然手臂会废了的。”牧佳茗给陈塘包扎好,语气严肃的说道。

    “呃……”钻地鼠点头,没有多言。

    “多久可以恢复?”陈塘对着牧佳茗问道。

    “配合治疗的情况下,一个半月!”牧佳茗盯着陈塘,继续说道:“也就是说,这一个半月里,你不能参与任何实战任务。”

    “这么长时间……”陈塘微微皱眉。

    “没伤到骨头吧?”钻地鼠问了一句。

    “没有。”牧佳茗摇头。

    “那就可以了,如果伤到骨头,伤筋动骨一百天的,你得小半年不能参与任务,知足吧。”钻地鼠对着陈塘安慰。

    陈塘点头,没有言语。

    “我听上山虎说了,你现在应该要专注于单兵战争第六感的‘强化’,正好这养伤期间,你可以专心的干这一件事情。”钻地鼠继续说道。

    “嗯。”陈塘应了一声。

    “你是怎么杀的别西卜麾下的风?”钻地鼠话很多。

    “第四种攻势。”陈塘开口,将事情说了一遍。

    “厉害啊,这么快就第四种攻势了。”钻地鼠一愣,有些羡慕的说了一句。

    牧佳茗听闻此言,微微握拳,她的确要加把劲儿了。

    ……

    画面回到苏杨和血兔身上。

    两人来到了郊区,这地方人很少,前方是一个废弃化工厂。

    废弃化工厂旁边是一条河,河水很清澈,苏杨和血兔来到河边,坐了下来。

    “血兔班长,你的伤没事吧?”苏杨对着血兔问了一句。

    “我这是小伤,你呢?”血兔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虽然还时不时的传来一阵剧痛,但都在可忍受范围内。

    “我这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很不舒服。”苏杨耸肩说道。

    “上山虎。”血兔盯着苏杨。

    “怎么了?”苏杨一愣,望着血兔。

    “真没看出来,你的战斗能力这么强,都已经第四种攻势了。”血兔开口说了一句。

    这点儿在苏杨作战的时候她就发现了,但那时候根本没时间去聊这些,现在他们两人没事了,可以闲聊了。

    “没办法,谁让咱有这天赋呢。”苏杨笑着说道。

    “说你胖你就喘。”血兔轻哼了一声,然后对着苏杨以命令的口吻说道:“脱下上衣,我再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好。”苏杨点头,开始脱衣服。

    脱下衣服之后,血兔给苏杨处理伤口,轻声问道:“你为什么给我挡子弹?不知道五类部队中,新兵给老兵挡子弹,对于老兵来说是一种屈辱吗?幸好你没事,不然的话,我这辈子都别抬起头来了,会愧疚一辈子的。”

    “我不知道什么新兵给老兵挡子弹对老兵来说是屈辱,我只知道男人就该挡在女人前面!如果连女人都保护不了,那还算什么男人?”苏杨语气平淡的说道。

    “谁给你灌输的这理念?”血兔听完,笑了起来。

    “我爷爷啊。”苏杨说道。

    “好吧。”血兔点头,没有言语。

    虽然她是五类部队的,但她也听说过苏杨的爷爷是谁。

    “对了班长,你见过你的父母吗?”苏杨对着血兔问道。

    “没有。”血兔摇头,说道:“我只知道我的父母是国家,是人民,这就足够了。”

    “你知道你父母在哪个军区,哪个部门吗?”苏杨继续问道。

    “不知道,你问题怎么这么多?”血兔有些不耐烦了。

    “这坏了,以后你嫁人的话,别人提亲都难。”苏杨轻声说道。

    “你脑子里天天在想什么!”血兔哼笑了一声,望着苏杨,说道:“你管我嫁人?再说了,你又不是没见过我,我那么丑,脸上还有疤痕,谁会娶我?”

    苏杨一愣,对着血兔问道:“班长你脸上的疤痕怎么弄的?”

    “不告诉你。”血兔冷哼。

    “班长,你看着我来。”苏杨坐在血兔对面。

    血兔望着苏杨,眼眸中夹杂着不解。

    “看好了。”苏杨开口。

    “看什么?”血兔语气不解的问道。

    “我给你变个魔术。”苏杨轻声说道。

    “魔术?”血兔懵在了那里,变魔术干什么?那玩意都是骗人的。

    “对,但班长咱们先说好,不能生气。”苏杨点头,微笑着说道。

    “哦,你变吧。”血兔点头。

    “开始了。”苏杨开口。

    话语落下,在血兔不明所以然的眼神下,苏杨一口亲在了血兔嘴上。

    ps:7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