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狼牙兵王 第647章 弑雨

时间:2018-07-07作者:蝼蚁望天

    陈塘站在那里,持着刺剑,盯着电的尸体。

    他眼神淡漠,平静无比。

    “哎……”

    几十秒钟之后,陈塘叹出一口气,望着电的尸体自语道:“为什么要恐惧呢?明明恐惧只会让你死的更快,但人为什么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偏偏会恐惧呢?”

    如果电没有生出恐惧之心,他不可能这么快就被陈塘杀掉。

    就和萨麦尔麾下的火一样,别西卜麾下的电,也是死在了恐惧和对自己的不自信因素上。

    其实陈塘没有杀掉萨麦尔的实力,起码他目前没有。

    但萨麦尔的确是他杀的。

    消息也传到了别西卜麾下电的耳朵里,所以电在想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恐惧了!他不是对陈塘恐惧,而是对萨麦尔恐惧。

    他的潜意识里觉得,萨麦尔作为撒旦麾下七大魔王之一,实力不亚于别西卜的人都被陈塘杀了,那他自己肯定不是陈塘的对手。

    正是因为这种恐惧心理,加速了他的死亡。

    经过这一战,陈塘多了很多的感悟。

    作为一名战士,一名军人,越是在危险的生死关头,就越不能恐惧!因为,恐惧不会让你活下来,反而会加速你的死亡!那时候,就算敌人比你强,你也要有无敌的信念,这样……才有着可以活下来的希望。

    就在陈塘感悟的时候,前方三道黑影跑了过来。

    陈塘脸色一变,立即捡起电的手枪。

    这三道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别西卜麾下的雨以及两名撒旦赞歌雇佣兵。(不是主力军。)

    陈塘发现他们,他们并没有发现陈塘。

    毕竟陈塘有着单兵战争第六感。

    陈塘潜伏在凹坡地面的草丛里,三道人影越来越近,在距离电尸体五十米的时候。

    “停!”雨举手停下,他身后的那两名撒旦赞歌雇佣兵也停了下来。

    “雨先生,怎么了?”一名撒旦赞歌雇佣兵对着雨问道。

    “有血腥味。”雨双眸眯起,左手持着手枪,打开保险。

    夜漆黑,雨和这两名撒旦赞歌雇佣兵都看不到五十米外,但雨却可以闻到血腥味。

    对于经常游走在战场的人来说,血腥味是很敏感的味道。

    陈塘感觉到雨以及那两名撒旦赞歌雇佣兵停下,便毫不犹豫的将枪口对准了过去,然后扣动扳机。

    “嘭!……”

    两道枪声落下,那两名撒旦赞歌雇佣兵被子弹击中,倒在了地上。

    手枪上虽然有消声器,但距离太近,枪声遮掩不住。

    雨听到枪声的刹那,身体立即前扑,前扑的同时,他手中的手枪对准了陈塘的位置,然后扣动扳机。

    “嘭嘭!……”

    枪声响起,子弹打在草丛位置上,但陈塘已经离开了那里。

    “嘭嘭!……”

    陈塘穿梭在黑夜中,雨也在快速疾奔着,两人一边跑着,一边对着对方开枪,枪声不绝于耳。

    很快,陈塘没子弹了。

    “嘭嘭!……”

    两道枪声之后,雨也没了子弹。

    他掏出了一把斧头,他身上只有手枪,其他枪械在撤退的时候为了减轻负重都给扔了。

    陈塘看到雨没子弹之后,嘴角勾起一抹轻笑,朝着雨跑了过来。

    雨面色狰狞,也不畏惧陈塘,朝着陈塘跑来。

    两人冲到一起,雨挥动斧头,对着陈塘面门劈来。

    陈塘避开,手中刺剑对着雨咽喉刺去。

    雨用斧头挡下,不断的变换着攻势,对着陈塘压制了过来。

    雨是三种攻势变换。

    陈塘熟练的运用自己的三种攻势,再加上单兵战争第六感的隐藏攻势,瞬间将雨的压制给破解,然后将雨给逼退了四五米。

    “什么人!”雨盯着陈塘,喝问。

    “省的我去找你了,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别西卜麾下的雨先生!”陈塘举起右臂,将刺剑倒放在肩膀上,盯着雨。

    “你是英国的人?”雨对着陈塘问道。

    “我不是英国的人,但我杀你,其中有着艾伯特的一些因素在里面!”陈塘开口回答。

    “那你是德国的人?”雨继续问道。

    “也不是。”陈塘摇头。

    “‘唐宸’一伙儿!”雨脸色一变,盯着陈塘问道。

    “再重复一遍和电先生说过的话,把一伙儿给去了。”陈塘嘴角勾起冷笑。

    “电!”雨一愣,瞥了几十米外的尸体一眼,仔细一看,那不是电是谁?

    “你是唐宸!”雨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听到陈塘是唐宸之后,雨原先的自信瞬间消散了一半,望向陈塘的眼神中也多了很多忌惮和畏惧。

    “对,我就是那个杀掉萨麦尔的唐宸。”陈塘点头,微笑着说道。

    陈塘的目的可不是公平杀人,杀人是没有公平一说的。

    既然可以在心理上对敌人造成影响,那又何乐而不为呢?只要雨的心理崩溃了,畏惧了,那陈塘杀雨……就和杀电一样,很轻松。

    雨在听闻此言之后,身体后退了两步,眼神中闪过一抹惊恐。

    “怎么?撒旦赞歌的人也怕死?”陈塘对着雨问道。

    雨咬牙,握紧了斧头。

    他不是怕死。

    只是一想到陈塘能杀了萨麦尔,那他对上陈塘,岂不是送死吗?怕死和送死是两码事,怕死是胆小,送死是傻子!

    雨瞥了一眼身后,又盯着陈塘。

    他和陈塘距离太近了,逃跑是跑不了的,雨很清楚这一点儿。

    他咬牙,眼神中闪过一抹疯狂,低声吼道:“老子和你拼了!”

    声音落下,雨朝着陈塘冲了过来。

    陈塘双眸眯起,握紧手中的刺剑,在雨距离他两米的时候,手中刺剑猛然刺出。

    雨立即用斧头挡下。

    “砰!……”

    兵器碰撞,火星四溅。

    刹那间,陈塘攻势变换,身体跃起,一脚踢在雨的太阳穴上。

    “嘭!……”

    一声闷响,雨双眸充血,然后流了出来。

    “噗!……”

    紧接着,陈塘手中的刺剑刺穿了雨的脑袋,从嘴中刺入,后脑刺出。

    刺剑拔出,陈塘持着刺剑对着地面一甩,血迹甩在地上。

    “嘭!……”雨的尸体,也随之倒在了地上。

    鲜血和脑浆不断的从他的伤口流出,场面无比血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