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狼牙兵王 第617章 人生四苦

时间:2018-07-07作者:蝼蚁望天

    老武感觉到了苏杨的眼神,举起手中的唐刀,对着苏杨问道:“怎么样,合不合你的心意?”

    “班长真厉害,我都没说要怎么打造,打造成什么样儿,班长打造出来之后,和我心目中一模一样!本来我就想来混个班长打造的武器,根本没奢望能多满意,但现在……我是真的满意。”苏杨激动的说道。

    “哈哈……”老武笑了起来,将唐刀扔给苏杨。

    苏杨接住唐刀,然后拔出。

    拔出之后,陈塘和苏杨齐齐一愣,因为唐刀的刀刃都是单刃。

    但这把唐刀,却是双刃。

    它有些类似于双刃剑,但剑是不能劈砍的,这把唐刀却可以劈砍。

    看到出鞘后的唐刀,苏杨眼神更亮了。

    这把武器,和他想要的武器一样。

    “确定合心意了对吧?如果下次再来换,我可不退货了。”老武盯着苏杨,故作严肃的说道。

    “肯定不会了。”苏杨尴尬了起来。

    陈塘盯着唐刀,又望向老武,走到老武身前,压低声音,用只有他和老武能听到的声音问道:“班长,这是不是……你说的黑刀造型?”

    老武点了点头,没有言语。

    是的,唐刀就是仿的黑刀造型。

    虽然模样一致,但刃口却不一样,也就是说,就算杀敌,敌人也不会想到黑刀上面。

    这是老武特意设计的,因为黑刀已经流失了,若是出现和黑刀一样的伤口,那岂不是告诉敌人,苏杨就是中国方面的人?

    老武不是傻子,自然会考虑到这一点儿。

    不过话又说回来,唐刀的炼制铁虽然是好东西,但却比不了黑刀的炼制物。

    这么说吧,这把唐刀,顶多可以和萨麦尔的武器一个档次,若是和陈塘的刺剑、路西法的鱼骨剑比,碰撞一番之后,就会废掉。

    “看来班长对黑刀的执念挺深的。”陈塘轻声说了一句。

    “哎……”老武叹气,没有多言。

    “不过班长放心,黑刀虽然我不知道在哪里,但我却知道在谁的手里!总有一天,我会将它带回来的。”陈塘轻声低喝,对着老武许下了承诺。

    “我相信你。”老武点头,微笑着盯着陈塘,继续说道:“不过泥鳅,你要记住一句话,欲速则不达,路要一步一步的走,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人……也要一点一点的变强!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或者闪失,而冒然丢掉了自己生命!”

    “嗯,我记住了。”陈塘面色严肃的点头。

    苏杨还沉浸在唐刀的喜悦中,完全没听到陈塘和老武的谈话。

    几分钟后,苏杨从喜悦中走了出来,拿着唐刀走到老武身前,说道:“老武班长,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如果有什么用的着我的地方,你尽管说!”

    老武笑了笑,对着苏杨说道:“如果有一天,你看到一把和你唐刀一模一样,但却是黑色矿料的刀,我希望你能在保护你自己安全的同时,尽量把它带回来。”

    苏杨闻听此言,一愣,点头,说道:“好,只要我看到,我一定会带回来的!”

    陈塘没有多言,也没和苏杨说黑刀的故事。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回去吧。”老武看了一下时间,对着陈塘和苏杨下了逐客令。

    苏杨和陈塘对着老武告别,然后离开了厂房。

    走出几千米之后,两人停了下来。

    “来吧。”苏杨将唐刀放在地上,活动了一下手脚,盯着陈塘,继续说道:“这地儿挺宽敞的,够咱们运动的了。”

    “如果你输了的话,是不是很打击你?毕竟你可是有着五类部队训练基地王者历史的人。”陈塘将衣袖里的两把加强版56军刺拿出,组装成刺剑。

    然后,随手对着一棵树扔去。

    “噗!……”刺剑刺入树身,固定在那里。

    “不会,我虽然好胜,但却不会输不起!”苏杨说完,眸中闪烁着战意。

    “那你看透了吗?”陈塘对着苏杨问道。

    苏杨笑了笑,对着陈塘反问道:“你舍得了吗?放下了吗?”

    “舍不得,也放不下。”陈塘摇头。

    他是职业军人,职业军人虽然是战争机器,但也是人,是人怎么可能舍得亲情、友情、爱情?是人,怎么可能放得下仇恨?

    “我可以输得起,但我看不透。”苏杨说道。

    世界上战争不断,从未停止过,怎是说能看透就能看透的?

    看不透世事的纠结纷争,舍不得过眼云烟的繁华,输不起跌宕起落的沉浮,放不下尘封已久的是非!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人生四苦:看不透,舍不得,输不起,放不下。

    《诗,邶风,谷风》有一句诗:‘谁为荼苦,其甘如荠。’

    意思是:谁说茶的滋味很苦涩?它的滋味就像芥菜一样,刚入口有些苦涩,但回味是甘美的。

    人生何尝不是如此,苦尽方有甘来,悟透了,也就看得透,能舍得,输得起,放得下了。

    然而,道理每个人都懂,却没几个人能做到。

    陈塘和苏杨都懂,也都做不到。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陈塘双眸眯起,眸中闪烁一道邪性的精芒。

    这是苏轼《定风波》中的诗词,被陈塘用到了这里。

    话语落下的刹那,苏杨猛然朝着陈塘冲出,他的速度快到极致,宛如一道惊雷。

    在冲到陈塘身前的刹那,苏杨一拳挥出。

    陈塘紧盯着苏杨,一个侧移,避开苏杨的攻击。

    在陈塘避开苏杨攻击的刹那,苏杨一个高侧踢,对着陈塘太阳穴踢来。

    苏杨两招,两种攻势!

    陈塘单臂挡下苏杨的踢击。

    “嘭!……”

    一声闷响传出,苏杨的胳膊肘也对着陈塘袭来。

    三种攻势!

    陈塘脸色一变,他立即后撤,和苏杨迅速拉开距离。

    眼神有些惊骇的盯着苏杨。

    苏杨,竟然有三种攻势变换!

    这家伙,什么时候有的三种攻势变换?要知道,陈塘也是在萨麦尔交手的时候,才领悟出了第三种攻势变换!

    这次切磋,苏杨让陈塘大吃一惊。

    ps:第三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