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狼牙兵王 第247章 牧佳茗的参军理由

时间:2018-07-07作者:蝼蚁望天

    “干了!”茅宜川说完,众人一饮而尽。

    “今天随便喝,开饭!”茅宜川大喝。

    话语落下,众人齐齐坐下,然后相互碰杯,说着祝福彼此的吉祥话。

    陈塘、苏杨、牧佳茗、‘司令’、西北狼特种部队大队长以及五个学员在一个桌上。

    “狼牙,我敬你一杯。”‘司令’起身,对着陈塘举起酒杯。

    “还是我敬你吧。”陈塘笑着说道。

    “不,我得敬你,之前我进了牛角尖,一次次的和你作对,现在我想通了,这杯酒,我给你赔罪,希望随着这杯酒,我们一笑泯恩仇。”‘司令’大声说道。

    “战友之间哪有仇怨?”陈塘说完,一口饮尽。

    ‘司令’也一口干掉。

    吃饭吃到晚上七点钟,众人吃的差不多了。

    “联欢晚会还早,咱们出去唱会儿歌吧?也算是庆祝新年了。”不知道哪个学员提议了这么一句,立即得到了大家的响应。

    陈塘以及八十名学员冲出陈塘,在食堂前方的场地上设下篝火,然后众人手拉手,围着篝火,大声的唱着军歌。

    “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

    “胸前的红花映彩霞,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米嗖啦米嗖,啦嗖米都唻,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一首首军歌不断的响起,响彻在这除夕夜里。

    “年轻就是好啊。”田不争和茅宜川站在食堂门口,望着外面的学员们。

    陈塘他们一直唱歌唱到晚上八点钟,春节联欢晚会开始了。

    他们回到了食堂,整齐的坐在那里,看着联欢晚会。

    不得不说,现在的联欢晚会是越来越没意思了。

    陈塘用腿碰了下牧佳茗,牧佳茗望向陈塘,黛眉一挑,意思是什么事儿?

    陈塘望向食堂门外,然后望向牧佳茗,意思是出去说。

    牧佳茗白了陈塘一眼,没有搭理陈塘。

    陈塘又用胳膊碰了一下牧佳茗,牧佳茗瞪着他,意思是想死啊?

    陈塘望向食堂门外,意思是……我先出去了,我在外面等你。

    不等牧佳茗回复的,陈塘起身,朝着食堂外走去,走出食堂之后,他躲进了黑影里。

    牧佳茗对着周围学员扫了几眼,众人都在认真的看联欢晚会,于是她起身,大步朝着食堂门外走去。

    “干嘛你?和做贼似的。”牧佳茗来到陈塘这边,轻声说道。

    “里边儿人太多,说话不方便,聊会儿天。”陈塘说完,对着牧佳茗伸出手掌。

    牧佳茗瞥了一眼陈塘的手掌,没有放上去。

    陈塘耸了耸肩,朝着前方的篮球场走去,牧佳茗跟在后面。

    来到篮球场之后,陈塘坐了下来,拿出一根香烟,递给牧佳茗,牧佳茗接过。

    陈塘自己点燃一根,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两罐啤酒,扔给牧佳茗一罐。

    牧佳茗接住啤酒,打开,喝了一口,说道:“陈塘,你不觉得……咱们进展太快了吗?”

    “有什么快的?彼此合适的人,在对眼的时候就知道是对的人,不合适的人,在一起七八年,也是没有结果。”陈塘打开啤酒,喝了几口。

    “你怎么知道我们彼此是对的人?”牧佳茗坐了下来,和陈塘背靠背,问道。

    “因为我们是一类人,我们有着同样的三观。”陈塘轻声说道。

    牧佳茗笑了笑,将啤酒一口喝光,问道:“你是为什么参军的?别和我说是因为想为国出力什么的,我想听实话。”

    “我爷爷是军人。”陈塘开口,喝了一口啤酒,继续说道:“从小是我爷爷教育的我,我受我爷爷的影响很大,所以高中毕业之后,就参军了。”

    “你爷爷也是军人?”牧佳茗有些诧异。

    “你爷爷也是?”陈塘问道。

    “是。”牧佳茗点头,说道:“我是军人家庭,但和其他军人家庭不同的是,我从小不是在军区大院长大的。”

    “好吧。”陈塘笑了笑,说道:“你看,我说咱们三观相同吧,都是军人家庭,想法什么的都是差不多的。”

    “过了今年,你二十四了吧?”牧佳茗开口问道。

    “对,军旅生涯马上六个年头了。”陈塘点头。

    “你知道我多大吗?”牧佳茗对着陈塘问道。

    “不知道,你没告诉我!”陈塘说道。

    “我比你大一岁,过了今年,我二十五了。”牧佳茗说道。

    “你比我大……我倒是挺意外的。”陈塘将啤酒喝光,问道:“你是为什么参军的?”

    牧佳茗抽了一口香烟,眸中闪烁着冷芒。

    “怎么了?”陈塘感觉到了牧佳茗的情绪变化,转头问道:“不会是问到不该问的地方了吧?如果不方便说的话,就算了。”

    “没什么不方便说的。”牧佳茗摇头,说道:“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不善于表达,但有些事情总是该面对的,比如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如果我们在一起,那我们两个之间必须是要相互信任的,彼此之间,是透明的,是不该隐瞒什么的。”

    “是。”陈塘点头。

    “所以,这件事情我不怕让你知道。”牧佳茗说到这里,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在上初中的时候,晚上有晚自习,刚才我说过了,我虽然是军人家庭,但并不在军区大院里,当时我家住在离学校很远的地方。”

    “那个时候我是典型的乖乖女,家里让我干什么,我从来都不会反驳,都是顺着他们。”

    “你应该也清楚,我们那个年代的晚自习,除了一线城市之外,二三线城市是没有校车送的,都是晚自习结束之后,结伴一起回家,或者独自回家。”

    牧佳茗话语至此,陈塘点头,说道:“当时的确只有一线城市里有专车护送。”

    “我记得很清楚,哪怕过了这么多年了,这件事情我依然记忆犹新。”牧佳茗握拳,继续说道:“那是一个冬天,下着雪,晚自习结束之后,我和我的发小结伴回家。”

    “回家的路上,有一段路,这段路是段很黑很黑的路,虽然只有不到三百米的路段。”

    ps:3更,求推荐票,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