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狼牙兵王 第89章 领域优先

时间:2018-07-07作者:蝼蚁望天

    “机密性的问题,我还是知道怎么处理的。”陈塘点头,应了一句。

    “来,对我进攻。”男人望着陈塘,示意陈塘可以动手了。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直到凌晨。

    陈塘一直在和男人‘切磋’,但说是切磋,实际上说是碾压也不足为过。

    无论陈塘的攻势多么凌厉,男人总能轻而易举的化解。

    男人虽然留手了,下手力道不是很大,但陈塘身上却多了几十处淤青。

    “嘭!……”

    陈塘不知道多少次被男人给放倒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懂了吗?刚才这一招,只要我再加一分力,你就会残废,多加两分力,你就会死!”男人望着陈塘,轻声问道。

    “虽然不是太懂,但也能理解个七七八八了。”陈塘起身,他感觉自己全身酸痛。

    不过经过此事,他也彻底明白了一类部队和五类部队的差距有多大!

    男人嘴角勾起一抹欣慰的微笑,说道:“虽然还差了很多火候,不过学了精髓的十分之一不到,但由于时间有限,也只能教你这么多了!但这些,你在一类部队中,也足以傲视了,第一说不上,但前三,还是可以的!日后你自己多加练习,不出半年,一类部队单说格斗方面,完全就是你的天下。”

    陈塘揉着胳膊,虽然全身酸痛,但他心中很是高兴。

    毕竟他对实力的渴望太激烈了,尽管他不知道那个黑色骷髅带闪电的佣兵团是什么来路,但那个佣兵团,战斗力绝对超出了陈塘的想象。

    仅仅一个佣兵小队战斗力就如此恐怖,而且还不知道他们是否是主力!是主力的话还说的过去了,但万一那六个雇佣兵只是炮灰级别呢?

    所以,为了报仇,陈塘十分渴望实力。

    但渴望实力,和拥有实力是两个性质的事情。

    很多人都渴望强大,但他们没有机遇,想变强大都没办法!这点儿和之前的陈塘是一样的,陈塘想变的更强大,但他没有办法,只能自己干着急,瞎用招。

    现在不同了,这个五类部队的神秘男人出现了,他给陈塘铺开了新的道路。

    尽管这条道路无比的遥远,但既然走出了第一步,那就等于已经在起跑线上了!

    “大哥,谢谢。”陈塘由衷的对着男人感谢。

    男人听闻此言,举手,面色严肃的说道:“你不必谢我,也没必要谢我,一开始我就说了,我帮你,不是没有缘由的,如果你没救我的儿子,我也不会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更不可能违反五类部队的规矩,和你们一类部队的人正面接触,更不会……教你五类部队的军事格杀术!”

    陈塘从男人的话里听出来了,男人是个有原则的人。

    “但我还是要谢谢你。”陈塘说完,面色严肃的继续说道:“当时救那个孩子,是一个中国军人必须要做的事情,换做是谁,谁都会做!所以,这并不是你一定要帮我,教我军事技能的理由。”

    “大哥,你也知道‘白色葬礼’的事件,更知道我参加这次考核是为了什么,但这些只是开始,我以后要报仇!我要变的更加强大,是你给了我这个机会。”

    陈塘的话语落下,男人笑了笑,望着陈塘说道:“其实你不必这么想,你感激我,倒不如感激你自己。”

    “什么意思?”陈塘一愣。

    “很多人,就算我想教,他们都不一定能学会!比如之前的两次电话,只是通过电话,你就能很好的领悟我的意思,从而完善你自己的各项缺陷!还有这次教你格斗,你的学习能力也很强!说句实话,但你不要骄傲,哪怕比起五类部队的职业军人,你的学习能力都是顶尖的!恐怖的学习能力,这是你让我唯一刮目相看的地方!”男人盯着陈塘,面色严肃的说道。

    “呃……”陈塘应了一声。

    “你的军事才能很好,可能是遗传自你爷爷!在五类部队中,你的这些才能,我们称之为优先领域。”男人继续说道。

    “什么意思?”陈塘问道。

    “那天一个电话,你枪械考核全部满分,这就是枪械领域优先!格斗上,这就算格斗领域优先!这样的人,天生就适合做这些事情,在刚建国的那时候,这种人被称之为天生的战士。”男人说道。

    “明白了。”陈塘点头,说道:“在我们一类部队,枪械领域优先称之为天生的枪手。”

    “这些不重要了,一个称呼而已。”男人看了看时间,说道:“好了,我得走了,以后……我们估计也不会再见面了。”

    陈塘听到男人要走,立即说道:“就算不能见面,但打电话还是可以的吧?”

    “不行。”男人斩钉截铁的说道。

    “不至于这么绝情吧,师父。”陈塘一边揉着胳膊,一边说道。

    “别叫我师父,我不是你师父!”男人听到陈塘喊自己师父,立即有些急眼的模样,继续说道:“一开始我就和你说了,我教你纯属你救我儿子的事情!”

    “但你教了我太多了,枪械、军事技能、格斗,哪怕是我的教官,之前都没教我这么多!”陈塘说完,不等男人回话的,继续说道:“不管怎样,在我心里,你就是我师父,当然,认不认是你的事情!认,是你的自由,不认,也是你的自由!但我觉得你是我师父,这是我的自由!自由,是不能被干涉的。”

    “你……”男人欲言又止,摆手,道:“随你怎么想吧,我走了,反正我话给你留在这里了,我不是你师父。”

    说完,男人不等陈塘回话的,便离开了临时宿舍。

    离开临时宿舍之后,男人在防卫严密的军区内,宛如自家的后花园一般,迅速消失在了夜色下。

    一个小时之后,男人出现在十几公里外,一辆吉普车在等着他。

    男人上车,吉普车发动。

    “见过他了吗?”吉普车驾驶位上是一名身高一米八八,体格魁梧,二十七八岁的男人。

    这个男人的相貌,竟然与陈塘有着几分相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