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三国之我是袁术 第四百一十六章 决断

时间:2018-07-29作者:长不大的肥猫

    ,精彩小说免费!

    买彩票的多是穷人,富人更喜欢做一些稳妥生财的生意,因为他们本钱多,没必要为了一步登天而去赌。而穷人本钱少,他们很难靠钱生钱变富,所以往往选择以小博大。袁术和曹操现在就是这个状况。

    曹操想要趁着自己有一定准备和优势的情况下与袁术搏一搏,将这个南方霸主打压下去。但袁术不接茬,老子稳稳能够拿下西凉的局,凭啥要为了一些不甚重要的东西和你血拼?赢了我也不赚多少,输了我就是血亏。

    天子和百官就不用说了,对于袁术来说完全是废物一样。一直在谋划着公孙瓒手中的创国玉玺,谋划着让公孙瓒称帝,彻底粉碎大汉的声望,袁术哪还会在乎这所谓的正统?

    而长安,对袁术来说确是如同鸡肋一般,有无无所谓。潼关和汜水关都在曹刘手中,自己就是拿了长安又能怎么样?又不能攻入司隶,反而还要时时防备曹刘的进攻。至于说长安的富庶,拜托,袁术缺钱粮吗?这货富得都流油了好吗?区区一座长安城袁术根本不看在眼里。

    与之相对,西凉的战略位置、大量的战马和广袤的草原对于袁术来说却是重要无比,是一定要拿下的。原本袁术计划先占据长安,再以长安为根基,西占凉州,东御曹刘。但是曹操刘备来势如此凶猛,袁术为求保险索性直接放弃了长安,用长安迟缓曹刘的脚步,先拿下西凉再说。

    “袁公路啊!”戏志才长叹一声道。

    “其行径仿若庸主一般,事事瞻前顾后,力求稳妥。若是出身于草莽,定是一碌碌之人。可偏偏他出身于袁家!唉!”

    戏志才也不知该说什么了,这么一个“庸溃”的人,偏偏却令他感到恐怖和绝望,对方实在是太稳了!

    就好像面对诸葛亮的司马懿一样,我知道你比我强,我就是不出战,反正我耗得起你耗不起,看你能咋地?反正双方底蕴差距大,耗着耗着蜀国就亡了。

    郭嘉和贾诩等人其实曾经也如同戏志才一般,劝导过袁术不要太过畏缩,如此大的优势应该正面打团。但袁术却直接说,对方没有先手,后手太多,正面打团胜率不足九成,不要打,咱们都是大后期,四一分推慢慢耗稳赢。反正装备差距大,对面全是后手,只要猥琐点,四打五对面也不敢和我们打。

    对于这种想法,郭嘉和贾诩等人一开始是拒绝的,开玩笑,这样怎么能体现他们这些顶尖王者级别谋士的技术?只要前期玩顺了,白银的上去都能赢好吧!但后来却发现,嗯,这方法不错。咱们打的是排位不是匹配,为了上分,能赢就好。

    这些内心孤傲的谋士就这样被袁术带弯了。善战者无赫赫战功其实就是这个道理,无论动用什么奇谋都是有风险的,有优势的情况下正面直接碾压才是王道。

    “袁公路此人,看似怯懦中庸,但放在这个位置上确是一个明主。若是其这么一直下去,恐怕这天下真的没谁能够将他拉下马来了。此人比之袁绍还要难以对付。”曹操心中一片冰凉。

    如果说袁绍是优柔寡断,在刚勇和怯懦之间徘徊不定,那袁术就完全是怯懦到家了。

    “袁本初好断无谋,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而且其太过看重自身的名望和权威,喜权衡之术。麾下智谋之士虽多但却针锋相对,其依仗的豫州世家和冀州本地世家也势若水火,弱点太多。纵使其掌控了河北之地,我们也有可胜之机。可袁术..”戏志才也很无奈,面对龟缩的袁术,戏志才有一句马麦皮不知该不该说,有这么争天下的吗?究竟是谁劣势啊,这都不敢打!

    二人沉默了许久。

    “接下来主公打算如何?是继续西进还是?”戏志才问道。

    曹操苦笑一声:“西进?如何西进?且不说我军骑兵不过万余,在这西凉能发挥出多大的作用。刘备现在估计已经打算撤军了。”

    戏志才的脑海里闪过刘备的身影和资料:“此人颇有些高祖之象,礼贤下士、察纳雅言,但同样如袁公路一般保守,还缺乏一分果断。按照他的性格,恐怕确实是要撤军了。”

    “刘备为人优柔寡断,身处绝境却不懂得拼死一搏,将来定难成事,不足为虑。”曹操不屑道。

    对于刘备死守豫州,不肯搏一搏关中这种行为,曹操是真的很不屑。当初若是换成他站在那个立场上,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舍豫州而取关中,以求成西秦之势,待中原情况变化再浑水摸鱼。

    别看刘备现在好像混的很不错的样子,势力几可与曹操比肩,但他如今已然是瓮中之鳖,若是不能逃脱豫州这个牢笼,只能等死。

    “主公,袁术退了,我们更不能退。”戏志才郑重道。

    “为何,如今我们根本无力图谋西凉,驻足何益?我们此行可只剩下两个月的粮草啊!”曹操不解道。

    他何尝不想阻止袁术拿下西凉,天时地利人和皆不在,根本没有和袁术一战之力。隆冬季节,战线又如此之长,后勤根本无法保障,自己麾下也不过上万的骑兵,在这广袤的西凉,能干什么?

    “主公,我们现在退了,西凉怎么办?长安怎么办?袁术行事如此沉稳,这么一步步的退下去,我们还有胜机吗?”戏志才逼问道。

    “袁公路不同于袁本初,袁本初忙于河北之事,有所顾忌之下坐视我们发展而不管。而袁公路却是无后顾之忧,一直对我们虎视眈眈,我们每在中原走出一步,袁公路都要趁机从我们身上多得一份利益,若是就这么让袁术夺得西凉,主公日后要拿下中原还不知要冒多大的险。此次我军虽然准备不周,但袁术的问题同样很大。”

    “无论是骑兵的缺乏还是蜀道之难都是袁术的弥补不掉的弱点,联合马腾和韩遂,我们要想将袁术赶出凉州也不是什么难事。袁术出蜀的十万大军多是步卒,与我军无异,所以我军的步卒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若是有刘备的加入,我们的胜率就更加大了。”

    曹操皱着眉头道:“袁术有数万大军在长安城附近一直环伺着,我军该出兵多少?而且如何说服刘备军?”

    “长安城坚墙高,有夏侯惇将军率领两万步卒足矣,至于刘备那边,忠自有办法。”戏志才自信道。

    “要说服刘备这个优柔寡断之人可不容易。”

    “刘备虽然优柔寡断,但却也并非不识大体的人,此时的局势他一清二楚,不过是缺乏几分魄力罢了。只要给予他一定的信心和利益,此人定然上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