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召唤师的异常生活 第100章 恶梦之主!

时间:2018-07-06作者:宝蓝海洋

    ,精彩小说免费!

    “十枚水晶么?”陈锡擦了擦眼睛。

    空地上停有两枚水晶,绿色的。

    “只有两枚跨界。”陈锡惋惜道。

    星空之门在关闭前,对面的未知存在强行拖水晶回去,速度奇快无比,导致召唤阵只能强召两枚。

    这是陈锡头一次召唤东西被对方劫回,一劫就是五分之四。

    而且对方传来了强烈的拒绝召唤之意,这种意念让他想到了《别玩召唤》的一个概念词“怨念”。

    召唤有可能收获怨念,尤其是对方不愿意时,召唤师强行召唤,极容易留下怨念,导致下一次的召唤非常容易被对方拒绝。

    这次十枚被收掉八枚,下次可能是一枚不给。

    也就是说续命水晶一事不可能再召唤,陈锡不可能用召唤术一直图谋续命水晶。

    有两枚也是赚,陈锡默默地对自己的续命水晶施展异常能力,嗡的一声,绿色水晶出现两条裂缝,没有出现想象中的红色。

    陈锡:“……”

    运气有点背,事后让妹妹画个画,看看能不能挽回损失。

    把召唤结束后,陈锡没有继续召唤,毕竟召唤术耗费精力,今晚的心灵感应无疑是一场心灵之战,陈锡不敢带着精神疲惫之躯应战。

    理论上讲,这个游戏难度属于可高可易。

    若是五人都要他猜牌,陈锡有可能第一关连扣5、6分。

    回到家后,陈锡见到妹妹在结界树边画画,画画的对象是结界之树。

    “哥,每一个灵异游戏都那么危险吗?”

    妹妹说着,把手上的续命水晶还给陈锡,表示以后不会玩灵异游戏,因为她怕兄妹俩全死在灵异游戏里,没有人替他们养父母。

    “差不多吧,灵异游戏都是危险游戏,入门级倒是挺容易的……”陈锡说着,想起胡景之死,想起跟鬼店长学习的罗莽,又改口道:“还是算了,没一个是简单的游戏,看似简单,往往潜藏令人想不到的危险。”

    陈小糖默默不语,接着画画。

    陈锡坐在草地边,训练自己的思维,备战今晚的心灵感应游戏。

    这个游戏需要六人开局,陈锡这边只有室长和他一起玩,那么另外四人从哪里来,灵异游戏如何帮他们找四名队友?

    这四名队友从哪而来?

    陈锡躺在草地上刷手机,进入游戏帖子的评论区,看看大家有何高见。

    “大家遇见的队友是人类吗?我怀疑队友不是,他的身份是骷髅兵,我用心灵感应猜他的想法时,看到很真实的骷髅群画面,吓得我心境不稳,差点栽了。”

    “我有不同意见,我队六人全是人类,有个人的身份是巫妖,猜牌时他的想法很真实,把巫妖的身份以及画面都想了出来,说明人类也可以完好的想象。”

    “我曾做过两次实验,和队友分隔几座城,同时开始玩心灵感应,事后发现队友的身份以及那局的对局超像,而且想象力也丰富到爆炸,说明这个灵异游戏确实可以跨界匹配人类队友。”

    “楼上几位,身份牌可以校正思维,助人脑补一些异常生物的画面,忘了吗?”

    “貌似是这样的,不过你说的那种奇怪身份是稀有牌,超难获得,反正我从来都摸到,都是队友摸到。”

    “我靠,这游戏那么难,五楼的大佬你玩了多少局,说得好像你玩过十几局似的。”

    “不多,也就五局,前四局都是正常人类职业当叛徒胜利,第五局是正常人类非叛徒身份,那局我差点死了,被扣到负五分,现在我只有上半身和头,正在恢复期,再也不敢玩这该死的灵异游戏了。”

    “汗……”

    这些评论不是攻略,所以大家都没有设置“指定玩家可见”这类设置。

    陈锡看一圈后,发现对这些身份牌不是单纯的身份介绍,而是一种思维上的伪装,只要运用得当,连心灵感应都能骗。

    有一些身份牌是稀有身份,比如巫妖、邪恶法师、魔女、邪恶祭祀这种非正常人身份。

    不过陈锡想到另一个问题,室长是鬼物,陈锡是人,室长能否做为鬼物参加游戏呢。

    这个问题没有评论区的人回复,陈锡想起身边的铜鼓王,既然百年竹精知道灵异游戏论坛的事,铜鼓王应该也知道吧。

    陈锡召唤铜鼓王出世,询问它关于“鬼能否玩灵异游戏”的事情。

    铜鼓王答曰可以。

    陈锡微惊,鬼物也能玩,那么铜鼓王怎么不玩。

    铜鼓王表示它们鬼物玩的灵异游戏不一样,鬼物们参与游戏的身份不是玩家身份,而是搅局者身份,专门为了破坏灵异游戏的顺利进行,让玩家们中断灵异游戏。

    若鬼物们干扰成功,可获得自身实力轻微上涨。

    说起来有点乱,陈锡费时间理解后,终于理解清楚。

    当初玩午夜凶笔时,鬼物外卖员大概就是那样的搅局者。

    还有铜鼓王在午夜凶剑时出场也是充当搅局者的身份。

    这么说来陈锡今晚只能单人匹配?

    陈锡把这个消息告诉周文滨,周文滨的人脸穿越墙壁,飘回陈锡身边。

    他听闻这个消息,难过无比,把续命水晶扔给陈锡,又走了,表示要找个地方静静。

    灵异游戏大概是周文滨生命的意义,现在的话只有充当搅局者才能证明他的生命意义,但他需要一些时间接受现实。

    时间继续往前走,期间妹妹完成结界之树的绘画,这一幅画花费四个小时,画成时爸妈等人都见到画布上长出一颗大树。

    大树与大树融成一体,树芽瞬间长成树叶,不再是光秃秃的样子。

    此外陈锡还察觉到这颗树的生命力比以往更加活跃,这让他想起奇迹树叶。

    说到奇迹树叶,陈锡的庭院本来有无数杂草,随着结界之树的治理,无用的杂草被清干净,取而代之的是各种美丽的花草。

    陈锡看着这颗结界之树,除了树叶,没有其他变化,结界距离也未增加。

    临走前一小时,妹妹又为陈锡身上两枚的绿色破裂水晶画画。

    两枚破裂的水晶变成红色破裂水晶,也不知道能不能用。

    就这样,陈锡外出,在第二间别墅里拿出一副扑克牌。

    看一眼时间,深夜十二点整,正好。

    摆出几枚蜡烛,陈锡点其中一枚,当即升起一道明黄色火光。

    陈锡穿上一身黑袍,袍子遮住自己的脸,看不清表情。

    哒哒哒几声,陈锡开始洗牌,洗牌的声音在黑暗中格外清脆。

    陈锡洗了两次牌,突然记得要闭眼,于是闭着眼睛,再次洗牌。

    哒哒哒,洗完牌的陈锡,睁开眼睛看蜡烛,蜡烛的焰光仍是明黄色。

    于是陈锡继续闭眼睛,慢慢洗牌。

    每洗一次,陈锡就闭眼,洗完睁眼,重复上百遍。

    直到陈锡怀疑人生时,看了一眼时间,十二点半。

    洗,再洗!

    陈锡也不知道自己洗了多久,感觉精神有点恍惚,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洗牌,连周边的环境开始模糊都不知道。

    直到洗牌声变成两声时,陈锡闭着眼睛,心中蓦然一惊。

    哒哒哒,很轻的洗牌声,这是陈锡的洗牌节奏。

    哒哒哒,洗牌声极重,有力,不是陈锡在洗牌。

    陈锡洗完牌,缓缓睁开眼睛,手中没有白色扑克牌,蜡烛升起诡异的绿光,且蜡烛没有融化的迹象。

    面前有一张圆型大桌子,桌子前方左边右边都有黑袍人,一共五个人,他们的脸埋入帽沿下,漆黑一片,陈锡看不清他们的脸。

    桌子的中央,有一颗骰子和一组黑色的牌。

    这组牌不是陈锡买的牌,而是从未见过的纯黑色底牌,噬人的黑暗几乎与黑色环境融为一体。

    陈锡试着看背后与周围,却发现脖子无法转动,无法看背后的环境,只能通过眼睛看见前方是一片黑雾,看来这是一片另类的灵异空间。

    这时,绿色的焰光抖动一下,照得六个黑袍人比较阴森。

    嘎吱,有人动了,摸向桌子中央,一摸就是六张牌。

    有一个人动,另外的人也接连开始摸牌。

    没有人发声,都沉默地摸牌,看牌。

    陈锡想说话,问他们是哪里人,可开口却发觉自己的喉咙动不了,无法发声,只有双手臂以及腰身可活动,活动的范围正好够陈锡摸牌,却不能让他伸手碰左右两侧的黑袍。

    陈锡伸手摸牌,手掌瞬间多出六张牌,牌面有黑雾笼罩,无法看清。

    直到陈锡把牌收到手中,牌面的黑雾才缓缓消淡。

    首先露出的牌是身份牌,陈锡微眯眼睛,其身份名也渐渐从中黑雾中浮现。

    “恶梦之主!”

    稀有身份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