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大文学家 第97章 真实

时间:2018-11-02作者:醉卧笑伊人

    王德孚自从那日离开凌静苏的园林式别墅去魔都之后,就基本和凌静苏断了联系。

    没办法,在这个没有网络、没有手机的时代,想要随时随地保持联系,那是不可能的。

    凌静苏自己也回帝都与父母相聚的,期间她忍不住向王德孚写了一封信,算是她回家之后心情郁结的吐槽与发泄。

    原来是凌静苏的父亲又给自家女儿介绍对象了,他很发愁这个他已故原配的女儿已经成了大龄剩女。

    凌静苏当然很不爽这样的事情,她甚至因此都觉得自家后妈比亲爹都好,因为后妈才懒得管她的婚事,让她很清净,不妨碍她的创作。

    而且凌静苏的父亲给她介绍的对象,可以说一年不如一年,摆明了就是在提醒她,女人的价值,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

    哪怕是在后世,过了二十五岁的女人,也需要好好抓紧了,否则真到了三十的话,那好男人估计都被那些更加年轻貌美的女子挑光了,总不会在那干等着。

    而在这个时代,二十五岁的女人,估计就可以类比成三十岁的大龄剩女,所以还能介绍给她多好的男人呢?

    心情郁结的凌静苏,不由更加思念与王德孚在一起的日子,那是最为轻松愉悦的,甚至她觉得自己每多和他在一天,她就赚到了。

    有时候凌静苏也忍不住想,如果她的父亲可以给她介绍像王德孚那样容貌顶尖、才华出众,并且还懂得怎样掌控女孩心思,让她心甘情愿去投入感情的话,说不定她就嫁了。

    只可惜像王德孚这样的男人,在这世上都是独一无二的,她从小到大,都没有遇到过能够与他媲美的。

    凌静苏在王德孚这个年纪的时候,可以说正在尽情地享受同龄男性的追捧,然而那些甘于放下架子,好好跪舔她的,都是让她看不上的,不管是容貌还是才华,可那些长得帅或者有才的,反而放不下架子。

    难不成还让她也像那种普通女孩一样,也去围着那些还算优秀的男人转?

    这是凌静苏绝对做不来的,她也是从小被宠到大的官家大小姐,为人又比较高冷,骨子里的自恋,让她养成了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习惯。

    所以她伤了不少追求者的心,因为她享受了他们的付出,不管是时间上的还是金钱上的,偏偏她自己付出的极少,最多回请一些饭,一起看电影看戏什么,或者装作认真地送追求者礼物,否则凭什么让他们一直保持热情呢?

    有些追求者甚至都一厢情愿地将她当成自己的未来媳妇,甚至还和其他追求者大打出手,可是他们的结局,无一例外都是“相处这么久,发现果然还是不合适,就做普通朋友吧”。

    说是说做“普通朋友”,实际上是渐渐彻底断了联系,不带丝毫留念。

    其实从一开始,她就没有心动的感觉,只是有时习惯了男人对她好,还是挺舍不得放弃的,日久生情也很正常,可是让她完全交出自己,甚至成为对方的妻子,那是绝不可能的。

    她从来就没有一对一地好好和男人谈过,从来都是一对多,看追求者们怎么讨好她、取悦她,为她而互相争斗。

    她永远以高冷的单身状态示人,不承认自己恋爱过,因为她守身如玉,还是处子之身,这就说明她很纯洁。

    如果轻易将自己交出去了,她岂不是就变得掉价了?

    她就是这样玩到了这个年纪,一直来到苏州,她都还有不少对她念念不忘的男人,和她保持着联系。

    这就是人性黑暗面极多的凌静苏,可能也只有一直和凌静苏保持真正纯洁的朋友关系的杜书桓,才知道她是怎样的女人,所以他才担心王德孚这样涉世未深的大学生,被凌静苏玩弄得身心俱伤。

    杜书桓却不知道王德孚这渣男本质上和凌静苏是一类人……

    而凌静苏在遇到王德孚之后,才不知不觉地开始转变。

    偏偏她在王德孚这个年纪的时候,也绝对没法放下自己的骄傲,去迎合对方,这就形成了一个死结。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或许这也是她和他之间的缘分,他们年龄不相称,可是相处起来却无比轻松、愉悦、默契,不需要去完全定死两人之间的关系,反而给予了双方最大的自由。

    凌静苏一开始也没有觉得自己对王德孚有多心动,她或许就不是那种会一见钟情的女人,只不过她得承认,王德孚给她的感觉很好,他的外表,让她觉得最有眼缘。

    不过说真的,王德孚的外表能让女人感到没有眼缘的,可能也只有那位真.脸盲的陈清焰了。

    凌静苏以为她会和之前一样,可以很坦然地享受这种暧昧关系,她都没有将自己的年龄当回事。

    可是,随着她发现王德孚比她更加坦然、更加不在乎和她能不能一直在一起后,她就做不到像曾经那样超然,她渐渐沦陷。

    她开始变得卑微,开始在意自己的年龄,开始更加迎合王德孚的喜好进行打扮,开始在他身上花费时间、精力、金钱,开始在意更多的东西,比如王德孚是不是还会和其他女人有暧昧。

    她以前根本不在意追求她的男人是不是还和其他女人暧昧,虽然被她发现之后,她就直接以此断绝关系,反而还令那个男人非常后悔、内疚、自责。

    她也不会在乎最接近她的那个男人,名义上的男朋友,要求她断绝和其他追求者之间的联系,她认为这是她的感情自由,如果他再干涉,那他就滚吧。

    可是现在,她就会忍不住多想,甚至还在写给王德孚的信中试探——这一次你回去,家中长辈有没有要给你介绍未婚女孩……

    凌静苏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和她那些追求者一样的人,她以前可是最瞧不起这类人了,甚至认为他们对她好就是应该的,而她不是也给他们回礼了吗?这是他们的荣幸。

    王德孚那会儿收到凌静苏那篇几十页的长信,也就随意翻了翻,便继续构思新《龙头》。

    这实在是真实得不能再真实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