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大文学家 第96章 书名的改变

时间:2018-11-02作者:醉卧笑伊人

    曹旭平的这番话,显然就是在进一步激励王德孚,只因这年头其实好文章真的有很多,但是能够保证好文章可以在影响力大的媒体上发表,这就很不一般了。

    王德孚偏偏又是那种满脑子好文章的人,但是却苦于名望太低,影响力大的媒体不一定会愿意刊载他的作品,他缺少的就是让自己更加有逼格的作品被大众所欣赏到的机会。

    没办法,如果说那种迎合市场的作品,可以做到“酒香不怕巷子深”的话,那比较有深度、有思想性的作品,就需要媒体在背后发力了,同时还需要各种专家教授的解读,背后有大佬力挺,那才能保证它的影响力。

    像王德孚的那本《情与性》,如果不是有文坛大佬何守常为其鼓吹,紧接着又有各种小资文艺青年各种推崇,甚至在报纸上为其抒发感慨,使得它的名头更加响亮的话,那他这部作品的销量,肯定凉凉了。

    说起来也非常巧合,那位非常欣赏王德孚的新锐才女作家梁婧,或者说是敏锐地发现可以通过蹭王德孚的热度,让自己更加迅速出名的女孩,她居然也为《情与性》写了几千字的感怀,甚至都对“伊人女士”隔空喊话,希望能够与“伊人女士”好好结交一番。

    这篇感怀的名字就叫《轻重之间》,她在文章中这样写道——

    “比起这部好书的中文名字《情与性》,我更喜欢它的外文名字《生命不能承受之轻》,这也是我这篇抒发我自己情绪的文章的名字《轻重之间》的由来。

    人们常常感叹生命的沉重,活着总有一种不堪重负的感觉,为什么会感到沉重?

    ……(省略五百余字)

    人的一生是一张永远不能成为正式作品的草稿,是一场永远不能正式登上舞台的彩排,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到头来,我们自己是无法通过比较来检验出究竟是哪种生活方式更正确,于是我们没有必要把每一次的选择都看得是那样的重要,那样的沉重,我们尽可以去做一个凡夫俗子,随心所欲地去享受生活的轻松,然而,真的能够这样吗?

    也许有的人真的可以,但是,也还是会有一些人是难以承受住这种生命之轻,有甚于生命之重,正如文中的徐诗哲和他的情人陆罂梦,在他们的身上,灵与肉是相分离的,肉体能尽享的轻却使灵魂感到莫名的沉重。

    而徐诗哲越是和陆罂梦缠绵,他对其互相深爱之人的张婉怡就在不知不觉中越让他感到灵魂上的束缚。

    ……(省略近千字)

    矛盾的人生,人生的矛盾,使我们常常茫然不知生命到底是何物,也正因为这种茫然,让我们承受了比沉重更痛楚的苦。

    到头来不得不说,一个不值得认真对待的人生,要比一个责任重大,充满痛苦抉择的人生更加令人难以承受。

    ……”

    该说不愧是才女梁婧,她居然可以从《情与性》这样一篇表面似乎就是在写渣男诗人嬉游花丛的作品中,感悟出这么多人生哲理,只能说她应该就是《情与性》这部作品的目标读者了,所以王八看绿豆,完全看对眼了!

    像她这样文青读者,其实一点也不少,他们都为《情与性》这部作品的销量和名气的扩大,做了很大的贡献。

    许多文青们甚至还搞出了《情与性》的书友圈,一起聚集起来讨论这部作品时,各种很不错的精彩短评都出现了——

    第96章 书名的改变-->>(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许多文青们甚至还搞出了《情与性》的书友圈,一起聚集起来讨论这部作品时,各种很不错的精彩短评都出现了——

    “这本书如果只打算看一遍,还是趁早放弃吧,它绝不是让人囫囵吞枣的鸳鸯蝴蝶派作品,而是一部上升到哲学高度的小说。”

    “如此有格调的大作,不是你想读,想读就能读懂。”

    “曾一度怀疑自己的阅读速度怎么退化到如此地步,但读完才发现这书确实要慢慢消化才是。今天来参加讨论之前硬生生地看哭了。”

    “伊人女士对于媚俗的阐述,让我把腿都拍红了。她犀利的让人忍俊不禁,同时也刻薄的让人狼狈不堪……”

    “当生活变成轻飘飘的,没有值得奋斗的东西。随着生活失重,生活也就失去了意义。而只有责任才是生命的阳光,一个有负重感的人,他能带来的、所焕发的神采是生机勃勃的。人生因责任而充实,因充实而饱满,因饱满而光辉。”

    ……

    很显然,随着《情与性》的再版,原本那些欲购一本而不得的文青读者,在人手一本买到这部作品之后,它的口碑彻底发酵,名气与日俱增!

    不管是小有名气的才女作家在报刊杂志上发表感怀,还是文青读者聚集起来组成书友圈讨论,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增加它的知名度。

    而不管是真文青还是假文青,都更加喜欢它的另外一个名字《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如果《情与性》再版的卖完之后,说不定会将书名直接改成前者。

    总编凌静苏也为此事与王德孚沟通过,而王德孚当然不会反对,只因这两个书名的逼格到底谁高谁低,可谓一目了然。

    只不过一开始《情与性》还没有被吹出这样的名声与格调,所以需要书名稍微通俗易懂一点,骗读者入坑。

    而现在,随着读者群体的渐渐扩大与稳固,它已经可以去获得属于纯文学的特权,即取一个让读者不明觉厉的书名,进一步提高书的逼格,根本不用管普通读者看不看得懂。

    普通读者看不懂,那才是基本操作。

    ……

    王德孚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系主任曹旭平,表示绝不会让学校失望,他肯定会抓住这样的好机会。

    不过具体要写什么能够像《女性的屈从地位》那样引起一时轰动的思想性作品,他还要仔细考虑考虑。

    而在这个时候,王德孚又接到了凌静苏共进晚餐的邀请,说是要讨论她的作品《烟雨濛濛》的连载问题,还有王德孚那部再版的《情与性》的版税,也要和他结算一下。

    其实王德孚知道,凌静苏应该是想他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