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大文学家 第93章 学术论文发表

时间:2018-10-27作者:醉卧笑伊人

    张金荣与黄明毫不犹豫地为美奈子付出了天价的出台费,这甚至都惊动了王德民这位先民会的龙头老大。

    王德民便顺利通过美奈子搭上了这两位青帮高层公子的线,这也算是非常不错的人脉资源了。

    只不过这两位黑道公子在看到现实中的美奈子时,那位之前心中颇为憧憬的黄明,顿时就感觉自己的幻想破灭了,哪怕美奈子身上穿的就是电影中的情趣学生装。

    这大概就好比后世的狼友们兴冲冲地根据那超级诱人的封面或者gif下载了一部片子,打开后一看,才明白什么叫做传说中的“封杀”……

    没办法,现实中美奈子,和电影中拍摄出来的感觉,相差实在太大了,如果说电影中的美奈子确确实实给观众一种女子大学生的感觉的话,那现实中的美奈子,分明就是个没多少亮点的普通夜总会小姐!

    还好张金荣与黄明两人都是那种生冷不忌的老炮儿,即便产生了很大的落差感,但是毕竟电影中给他们营造的刺激感还在,美奈子那女主角的身份对他们的兴趣度来说,也远远大于对方的颜值,他们就是那种有个洞就能透的牲畜。

    再加上这两位确实也不差钱,所以自然也不会觉得哪里吃亏了,他们玩的还是非常尽兴的,毕竟专业技师美奈子的技术确实不错。

    像张金荣与黄明这样慕名而来的老炮儿还有不少,其中有的身份都不比他俩差,甚至来自魔都的shang城区,可以说通过这一部电影,王德民已经彻底走出了困境,还有其他的h电影公司想要出大价钱请他过去当导演、拍摄顾问。

    每次想到这一切都是他的三弟给予他的巨大帮助成就的,王德民心中都充满了感激与钦佩。

    以后若三弟有什么事情求助他这位二哥,王德民肯定倾力相助。

    ……

    对于回到苏州,重新开始自己大学生涯的王德孚来说,他自然不知道他的二哥可以在那个灰色的地下世界获得那么巨大的成功。

    他其实对那个世界并不感冒,尤其是在经过各种取材,更加具体地了解了地下世界之后,他觉得那个世界实在太过冰冷残酷了,而且完全见不得光,不被主流社会认可,游走在法律的边缘,可以说进入那个世界的觉悟,就基本断绝了更加光明璀璨的前途。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王德孚觉得他写一部《龙头》,就能够完全在自己的笔下,体验一回成为最顶尖的黑道龙头老大的感觉,这不就已经足够了吗?

    第93章 学术论文发表-->>(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王德孚觉得他写一部《龙头》,就能够完全在自己的笔下,体验一回成为最顶尖的黑道龙头老大的感觉,这不就已经足够了吗?

    不过他还没有真正开始提笔写这样一部“正能量爽文”通俗小说,哪怕他已经做好了大纲和人设,只因最近他在其他方面还有许多事情要忙,最重要的,自然是在他的本专业哲学领域之中。

    在王德孚上一学期期末即将放假之时,他写了一篇哲学论文,在和自己所在哲学系的系主任曹旭平打过招呼之后,便投给了那份名为《时代与思潮》的哲学期刊。

    这一篇哲学论文,可以说完全开启了王德孚在哲学领域的学术之路,它的大概内容,正是王德孚从大到世界宇宙、小到日常生活中的某些事情的深入思考,最后提出了一个名为“二律背反”的哲学基本概念。

    大概是开学的第三天,王德孚还在教室中和其他同学一起上专业课,就在课间的时候,班长曹荣卿将一个寒假中众多寄给东吴大学哲学系学生的邮件,全部拿到教室里,分发给同学们。

    这年头邮件就是长途联系最为常用的方式,电话基本上只局限在市内,而紧急的消息,也只会用电报,价格十分高昂,所以往往电报内容都比较短小精悍。

    因此,在没有急事的情况下,大家都习惯了用信件交流,笔友非常流行,算是这个时代对文青们来说颇为浪漫的事情。

    然后王德孚便从曹荣卿那儿拿到了不少寄给他的邮件,甚至有一半都是寄给他的,这让曹荣卿不由羡慕道:“默存,崇拜你的文艺青年可真够多的啊,全部被你的才华折服了啊。”

    王德孚确实已经在苏州大市范围内的众多学校中出名了,不仅仅是因为他在东吴大学校报《学桴》上发表的文章让人惊叹,还因为他的散文《清净之莲》已经出现在了著名散文杂志《美文》上,之前他在寒假中写的《烟花不堪翦》也已经寄给了《华夏散文》,等到这一篇散文顺利发表,他的文名肯定会被更多的人知道,崇拜他的人自然也会越来越多。

    王德孚听到班长的话,温和地笑了笑,随口谦虚了几句,他接下来却在众多邮件中,一眼就看到了《时代与思潮》的编辑社寄来的回信,他顿时升起了强烈的期待感,非常急迫地打开了信封。

    然后王德孚便看到了里面《时代与思潮》寄给他的样刊,还没等王德孚打开样刊,却又听曹荣卿饶有兴致地说道:“默存,你居然有订阅这份《时代与思潮》的学术期刊,难道你真准备在哲学领域有所建树吗?你明明有那么高的文学天赋,却去钻研哲学,这不是往死胡同里钻。”

    没错,在曹荣卿看来,哲学这门学科,就是那种完全没有前途的,虚得不行的那种,因为它确实还未成体系,没法去判定谁谁谁的哲学造诣更深,全靠胡吹,这年头的“形而上学”甚至都还没有更进一步的含义,所以才可以被认为是“玄学”。

    而文学却不一样,虽然有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说法,但是哪个人文章写得好、有文采、有思想、有内涵,也是非常明显的。

    曹荣卿觉得王德孚更加适合在文学领域发展,分心去搞哲学的话,那就是浪费时间。

    王德孚听到曹荣卿的话,随手便翻到了自己刊载在《时代与思潮》上的学术论文,这样说道:“我没有订阅这份学术期刊,只是我的论文在上面发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