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大文学家 第61章 样书

时间:2018-10-05作者:醉卧笑伊人

    王德孚在《情与性》上市之前,除了指导凌静苏创作《烟雨濛濛》之外,他还去拜访了自己所在大学的哲学系主任曹旭平。

    那个时候的王德孚,显然已经不仅仅是写了《听雪之夜》的校园才子,还以一篇《女性的屈从地位》而在苏州、魔都这一带江南地区的名声鹊起的新锐作家,只可惜这年头信息传播速度实在不快,否则要是他的这篇文传到帝都,那他的名气可能就更大了。

    后世的学者如果研究文学史、思想史,说不定还会认为王德孚的这篇杂文,吹响了提倡女权、解放女性的号角,这是一篇具有历史意义的文学作品,可能还会出现在历史考试中当选择题……

    曹旭平身为一个男人,自然下意识抵触王德孚的这篇要解放女性思想的文章,这篇文章甚至还让他对之前王德孚所写的《听雪之夜》而产生的好感,都降低了。

    主要是此人虽然没有娶姨太太,但是却相当喜欢狎妓。

    没错,这个时代的青楼、妓院依旧存在,是合法的娱乐场所,旧式文人依旧觉得在青楼扬名、纵情声色,是一件风流雅事,只可惜在这个时代,能写出古时水准诗词的旧式文人,实在太稀少了。

    帝国政府倒也没有取缔青楼、妓院,只是认为它们需要更好的法律去规范,妓女一定要定期体检,拥有合法的妓女证书,才能上岗,不合法的野鸡、流莺坚决打击,并用媒体舆论宣传不合法狎妓的危害。

    曹旭平倒也不算是旧式文人,但他确实喜欢狎妓啊,他曾对自己妻子表示——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爱你,但是狎妓我真的改不了。

    神奇的是,曹旭平的妻子当然选择原谅了他,并没有在意他狎妓这件事,甚至还觉得,曹旭平只要不像其他男人那样,将外面的女人娶回来当姨太太,那就已经很不错了。

    然而王德孚去见曹旭平,却并没有遭到什么冷遇。

    除了曹旭平确实欣赏王德孚的才华、以及他在哲学系的成绩、风评都很不错外,还因为校方高层对王德孚那篇杂文的重视。

    这篇文章可是直接让校方高层统一了意见,下一学年便开放女子入学。

    在曹旭平与王德孚交谈的过程中,他倒是更加欣赏整个哲学系的新生了,只因对方显然已经通读了他自以为傲的哲学学术专著《哲学与灵魂》,还深入钻研了一番,思考出来的东西头头是道,让曹旭平听得很是愉悦,虽然他并没有听得太懂……

    但这不要紧,哲学这种务虚的东西,你越说得人听不懂,那越说明你牛逼啊!

    可能一位学者最大的快乐,就是自己的著作,可以启迪读者,很显然,曹旭平认为他的作品启迪到了在文坛上声名鹊起的王德孚,这是一件多么有成就感的事情!

    于是,当王德孚提出他也写了哲学学术论文,想向哲学学术期刊《时代与思潮》投稿,可却没有一位老师指导,所以希望曹旭平不吝赐教之后,已经被王德孚吹捧得心花怒放的曹旭平,当然一口答应下来。

    曹旭平对于王德孚在哲学上的造诣,那绝对是认可的,能把他的《哲学与灵魂》都钻研得这样深刻的学生,文笔还那么好,写出来的哲学论文,能差吗?

    就这样,王德孚总算将自己在哲学领域走出第一步的障碍,就这样扫除了。

    他的第一篇哲学论文如无意外,肯定能够在学术期刊上刊载。

    不过这样的论文作品,肯定没法像《女性的屈从地位》这样的杂文引发一个暂时的热点问题,但它却可以一步一步奠定王德孚在哲学界的地位。

    ……

    王德孚在《情与性》正式出单行本之前,他就拿到了这部小说的样书,它的封面依旧非常惹人遐想,正是两个美貌动人的女子,一个衣着古典,有古代仕女的温婉之感,另外一个衣着时髦、摩登靓丽,就好像走在时代最前沿的大明星。

    封面上除了画像之外,还有一句书中的金句——从现在起,我开始谨慎地选择我的生活,我不再轻易让自己迷失在各种诱惑里。我心中已经听到来自远方的呼唤,再不需要回过头去关心身后的种种是非与议论。我已无暇顾及过去,我要向前走。

    《情与性》在经过王德孚的删改之后,那些原本他想用来水字数的h描写,已经大幅减少,还加入了不少情与性、灵与肉的哲学探讨,可谓意蕴深远,希望读者看了之后能够思考——什么才是人类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这毫无疑问让从连载第三期开始,普通读者的追读热情,就开始下降,反正王德孚的那位室友柳青山,就表示已经没耐心看下去了。

    不过柳青山倒是没有退订《红蔷薇》,主要是《红蔷薇》之上竟然又出现了其他小h文,显然是《情与性》的跟风之作,只可惜文笔与逼格都差《情与性》太远了,但是却胜在简单粗暴、较为实用,这白话小h文,总比《姑苏晚报》上那些文言小h文,更能刺激读者欲望。

    普通读者没有耐心看下去,却不代表那些喜欢有深度有内涵作品的读者,会放弃追读这部作品,他们甚至还因为作品陡然增加的格调与深度,都十分惊喜,倒是让“伊人女士”这位新人作家的粉丝凝聚力,变得极高。

    这大概就好比后世的网文圈内,大部分高质量小白文作品的成绩与收入,要比同样高质量的文青作品好,但是论起粉丝的凝聚力,显然还是文青作品的高,而文青作品的影响力,往往都会扩散到网文圈外,典型的例子就是大神作家烽火戏诸侯,他的作品《雪中悍刀行》中的“剑来梗”,都成了段子流传到了电竞圈,成了众生平等的“羊来”。

    《情与性》撇开h描写、哲学探讨,其实也能算是一部水准之上的鸳鸯蝴蝶派小说,它的文笔之高、其中的现代诗之出众,足以让众多文艺青年为之而着迷。

    因此,王德孚虽然对其单行本的销量不是很期待,但它绝对可以让“伊人女士”一举成名!
小说推荐